来自 历史人物 2019-08-20 21:4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历史人物 > 正文

郭熙简介,神宗好熙笔

郭熙字淳夫,平民出身,是北宋著名画家、绘画理论家,被誉为“北宋绘画大师”、“水墨山水宗师”。郭熙师法李成,他的画真实、细致,创造出“卷云皴”的技法,善于营造优美动人的意境,代表作有《早春图》《关山春雪图》《窠石平远图》等。郭熙的山水画技法对后世影响很大,他的绘画和艺术理论在中国画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人物生平 郭熙(1023年--约1085年),字淳夫、河阳温县人,北宋绘画大师。神宗熙宁元年奉诏入图画院,初为“艺学”,后任翰林待诏直长。宋神宗赵顼深爱其画,曾“一殿专皆熙作”。王安石变法时新立中书、门下两省和枢密院、玉堂等墙上壁画。皆为其所作。郭熙擅画山水,无师承,早年风格较工巧,后取法李成,画艺大进,到晚年落笔益壮,能自放胸臆 ,炉火纯青。其画论有《林泉高致》,提出高远、深远、平远“三远法”。画山石多用“卷云”或“鬼脸”皴;画树枝如蟹爪下垂,笔势雄健,水墨明洁。传世作品有《早春图》、 《窠石平远图》 ,以及《树色干远图》、《早春图》、《关山春雪图》、《山林图》、《秋山行旅图》、《幽谷图》等。 他擅长山水,出身布衣,好道学,喜游历。善画,初无师承,后在临摹李成山水画中受到启发,笔法大进,亦能自放胸臆,笔势雄健,水墨明洁。画山石多用卷云或鬼脸皴,画树如蟹爪下垂。熙宁(1068年-1077年间)为图画院艺学,后任翰林待诏直长,成为宫廷画院重要成员。于画论方面亦有建树,总结出对四季山水的审美感受及山水构图三远法等。创作活动旺盛的时代正是宋神宗在位的熙宁、元丰间(1068年-1085年),深受神宗的恩宠,有“神宗好熙笔”,“评为天下第一”之说。郭熙的作品 其作品有《奇石寒林图》《古木遥山图》《烟雨图》《晴峦图》《幽谷图》《平远图》等30件。著有画论《林泉高致》,为其子郭思纂集,为中国第一部完整而系统地阐述山水画创作规律的著作。郭熙早春图 《早春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为郭熙晚年之作。此图主要景物集中在中轴线上,以全景式高远、平远、深远相结合之构图,表现初春时北方高山大壑的雄伟气势,渲染出画面宁谧而生机勃勃的氛围。为观者营造了“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境界。 这幅画中的建筑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近代很多建筑史的学者,是利用这张画里的建筑把它放大以后去断定宋人是怎么盖房子的。 《早春图》在北宋灭于金后,留在了金朝宫中,被爱好书画的金章宗珍藏。明代初年,被收藏于明代内府。至清代,此图归著名收藏家耿昭忠、阿尔喜普所有,后归入清宫,并得以流传至今。人物评价 神宗赵顼曾把秘阁所藏名画令其详定品目,郭熙由此得以遍览历朝名画,“兼收并览”终于自成一家,成为北宋后期山水画巨匠,与李成并称“李郭”,与荆浩、关仝、董源、巨然并称五代北宋间山水画大师。郭还精画理,提倡画家要博取前人创作经验并仔细观察大自然,他观察四季山水,有“春山淡冶如笑,夏山苍翠如滴,秋山明净如妆,冬山惨淡如睡”之感受,在山水取景构图上,创“高远、深远、平远”之“三远”构图法。苏东坡在《题郭熙秋山平远图》诗中感慨道:“木落骚人已怨秋,不堪平远发诗愁。”

郭熙,字淳夫,河南温县人,是北宋时期著名的画家和绘画理论家,活跃在熙宁和元丰一朝。郭熙的画作深受宋神宗赏析,多有宠信,“评为天下第一”。

郭熙(约1000-约1080),字淳夫,今河南孟县人,北宋画家、绘画理论家。郭熙出身平民,早年信奉道教,游于方外,以画闻名。熙宁元年召入画院,后任翰林待诏直长。山水师法李成,山石创为状如卷云的皴笔,后人称为“卷云皴”。树枝如蟹爪下垂,笔势雄健,水墨明洁。早年风格较工巧,晚年转为雄壮,常于巨幛高壁作长松乔木,曲溪断崖,峰峦秀拔,境界雄阔而又灵动飘渺。

什么是死而不朽?春秋时期优秀的外交家、鲁国大夫叔孙豹在回答这个问题时给了一个经典的答案:“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意思是说,一个人如果在道德、事功、言论的任何一个方面有所建树,能传之久远,就会虽死犹生,声名永远立于世人之心,这就是不朽。北宋中期,有这么一位画家:他为后世留下了一部极其重要的山水画论著作,其也因此成为美术史上永远无法忽略的一个重要人物。或许这就是因“立言”而不朽的典型范例吧。他就是郭熙。

人物档案

郭熙在学画之初并无老师,后在临摹李成山水画中受到启发,笔法大进,亦能自放胸臆,笔势雄健,水墨明洁。画山石多用卷云或鬼脸皴,画树如蟹爪下垂。1068-1077年间为图画院艺学,后任翰林待诏直长,成为宫廷画院重要成员。于画论方面亦有建树,总结出对四季山水的审美感受及山水构图三远法等。创作活动旺盛的时代正是宋神宗在位的1068-1085年,深受神宗的恩宠,有“神宗好熙笔”,“评为天下第一”之说。

郭熙,出身布衣,曾是宋神宗最宠爱的宫廷画师,那时的皇宫中随处可见他的作品。他也曾备受哲宗皇帝的冷落,其作品甚至被当作抹布擦桌子。经历过人生的大起与大落后,他归隐林泉,约九十岁高龄仙逝,身后又被徽宗皇帝追封为正议大夫。陈传席教授在其编写的《中国山水画史》中专门用一整章的篇幅来讲郭熙和《林泉高致》,并说明了原因:郭熙是个画家,然单就他的画而论,其在山水画史上还不够一章的地位;郭熙同时也是一位理论家,他的《林泉高致》奠定了他在画史上的不朽地位。

姓名:郭熙

郭熙艺术特点

山水画发展到北宋,李成被奉为画坛至尊,成为众多画家效法模仿的对象。为了表达崇拜之情,很多人甚至改名为“宗成”“希成”“效成”之类。郭熙生逢其时,自不能例外。他师承李成,且受范宽影响,但他并没有被束缚,而是在其之上注入时代的新鲜血液,以雄健圆浑的笔意来表现“李成式”的清秀灵动,创造出一种既雄伟又秀气,既厚重又轻灵,壮美与优美兼而有之的新风尚。现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早春图》是郭熙最重要的代表作品。该图以全景式高远、平远、深远相结合之构图法,表现初春时节北方高山大壑的雄伟气势,细微处有呼应,大开合处相顾盼,气势浑成,情趣盎然,为观者营造了一个“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境界——瑞雪消融,云烟变幻,大地复苏,草木生发,一片欣欣向荣的早春景象——真是令人流连忘返,百看不厌!

字:淳夫

北宋大画家郭熙工画山水寒林,宗李成法,山石用“卷云”或“鬼脸”皴法,画树枝如蟹爪下垂,笔力劲健,水墨明洁。布置笔法独树一帜,早年巧赡致工,晚年落笔益壮,常于高堂素壁作长松巨木、回溪断崖、岩岫巉绝、峰峦秀起、云烟变幻之景。

图片 1

国家:中国

作为同时从事绘画实践的理论家,郭熙提出了画家必须在后天广闻博识、饱游饫看的主张:“其要妙欲夺其造化,则莫神于好,莫精于勤,莫大于饱游饫看,历历罗列于胸中……今执笔者所养之不扩充,所览之不淳熟,所经之不众多,所取之不精粹,而得纸拂壁,水墨遽下,不知何以掇景于烟霞之表,发兴于溪山之颠哉!”广泛游历、多看真山真水,勤于观察、熟记各地不同的山水风物,便能扩充画家的学养,使得胸中有丘壑,这样就能使画家在创作中把高明的格调体现在溪山烟霞之中,收到夺造化之功,穷尽要妙的艺术效果。这是一条切实可行的历练积累之路,对于很多后世学画者有着具体的指导意义。

早春图 郭熙 作

民族:汉族

郭熙主张画山水画之前应该走近名山大川,深入、细致地进行观察实践,从而获取最适合表现山水形质的表现技法。他首先用画花、画竹之前的观察揣摩过程来比附画山水,进而提出了这一观点:“学画花者,以一株花置深坑中,临其上而瞰之,则花之四面得矣。学画竹者,取一枝竹,因月夜照其影于素壁之上,则竹之真形出矣。学画山水者何以异此?盖身即山川而取之,则山水之意度见矣。真山水之川谷远望之以取其势,近看之以取其质。”多方位接近实物,远望近观,取势取质,然后方能生动传神地表现出山水的神与意、势与质。

郭熙,字淳夫,河阳温县人,世称“郭河阳”。关于他的生卒年月,史书上没有确切的记载,现当代美术史学著作中有多种不同的推测,比较公认的说法是他生活在约1000年至1090年间。与大部分画工不同的是,郭熙出身于平民家庭,祖上并没有人会画画。郭熙的儿子郭思在《林泉高致》的序中称父亲“少从道家之学,吐故纳新,本游方外。家世无画学,盖天性得之,遂游艺于此以成名焉”。根据字面意思,我们可以理解为郭熙的绘画才能不是来自于家族的传承,而是他自己的天赋。

所处朝代:北宋时期

在具体的绘画过程中,郭熙还强调根据表现对象的不同而呈现其不同状貌,他详细列举了数种不同的山、石、水、木的特点:“山有戴土,山有戴石。土山戴石,林木瘦耸;石山戴土,林木肥茂。木有在山,木有在水。在山者,土厚之处有千尺之松;在水者,土薄处有数尺之檗。水有流水,石有盘石;水有瀑布,石有怪石。瀑布练飞于林木表,怪石虎蹲于路隅。”既然自然界的山、石、水、木千姿百态,那么其表现技法也就应该因势象形,法无定则。郭熙在“画诀”一章中把这种应物象形的笔墨表现总结为类似警句的两句话:“一种使笔,不可反为笔使;一种用墨,不可反为墨用。”不拘泥于特定的笔墨法则,这是郭熙对后世习画者的谆谆告诫。

至于郭熙是如何学画与成名的,几乎没有任何历史记载,想必是天赋加积年累月努力的结果,因为任何成功都没有捷径。嘉祐年间(1056—1063),郭熙已经成为当时的著名画家,经常应邀到高官贵族家里创作。1068年,年过花甲的郭熙跟随宰相富弼来到汴京,进入其艺术创作生涯最光彩照人的时期。刚一进京城,郭熙马上就受到“公卿交召”,开始频繁地进行山水画创作,然后又奉命为宫中殿壁和御书院御前屏障作画。神宗皇帝非常欣赏他的作品,遂封他为御书院艺学。

出生地:河阳温县

郭熙艺术成就

郭熙本人怀有一颗林泉之心,并不贪图荣华富贵,而是更向往山林之乐与自由创作的生活。他经常以父母年龄大了要尽孝为借口乞求还乡,但皇帝实在是喜欢他的画,因而一再挽留。君命难违,郭熙最终还是成了一名画院的专业画师,并且青云直上,备受神宗的宠遇。为了褒奖他,神宗皇帝授予他御书院的最高职衔——待诏,最后官至翰林待诏直长(约相当于现在的国家画院院长)。

出生日期:约1000年

神宗赵顼曾把秘阁所藏名画令其详定品目,郭熙由此得以遍览历朝名画,“兼收并览”终于自成一家,成为北宋后期山水画巨匠,与李成并称“李郭”,与荆浩、关仝、董源、巨然并称五代北宋间山水画大师。郭还精画理,提倡画家要博取前人创作经验并仔细观察大自然,他观察四季山水,有“春山淡冶如笑,夏山苍翠如滴,秋山明净如妆,冬山惨淡如睡”之感受,在山水取景构图上,创“高远、深远、平远”之“三远”构图法。

由于郭熙很擅长鉴定画作,神宗就把自己收藏的所有汉唐以降的名画都交给他鉴赏并详定品目,而且还让他担任主考官,考校天下画生。凡是宫廷中重要的地方以及难度较大的画,神宗都要郭熙去画。他的画作还被当作国礼赐给高丽国。有一次,郭熙画了一幅《朔风飘雪图》,神宗看了非常赞赏,认为神妙如动,当即赐给郭熙宝花金带,还说:“为卿画特奇,故有此赐,他人无此例。”宋神宗时期,整个宫廷中几乎全都是郭熙的画作。

逝世日期:约1080年

郭熙的山水画曾对当时画院内外的山水画创作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对推动北宋山水画的全面发展和繁荣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其山水画论《林泉高致》亦对北宋之后的中国山水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虽然郭熙的山水画与山水画论奠定了他在中国美术史上的重要地位,获得了被后人称作“画中正派”、“画中圣贤”的殊荣,但郭熙也曾遭遇画史中令人难以相信的冷落。郭熙的遭遇和艺术成就使他成了中国美术史上颇有争议的人物。但是,长期以来,由于相关文献资料的匮乏,当涉及到郭熙这位历史上的重要画家时,大多数研究者还基本上限于对《林泉高致》一书中郭熙山水画思想的阐释,致使至今我们对郭熙其人、其画的认识仍很模糊。

郭熙在宫廷中作画一直到晚年。1085年宋神宗去世,这时候的郭熙已届耄耋之年。他的名字似乎在一夜之间就从宫廷画院中消失了,因为从此再也见不到有关郭熙在画院中的行迹记载。从哲宗皇帝开始,北宋朝廷上下被极浓的保守氛围笼罩着,艺术创作和欣赏活动也开始趋向“好古”。北宋山水画风由水墨淡渲转向追摹唐代的青绿重彩,画家们取名也不再偏好“宗成”“希成”“效成”,而以“宗古”“师古”“复古”为时尚。例如大家熟知的南宋著名画家李唐,字唏古,就是这个意思。在这样的境遇下,郭熙的作品也遭遇了厄运。他的大量作品被退出内府,甚至还有一些被用来当抹布擦桌子。简直是暴殄天物啊!在《宣和画谱》中记录,北宋末年御府中所藏郭熙的画作只有区区30幅。

职业:画家、绘画理论家

郭熙代表作品

不过在画院外,很多文人士大夫依旧十分喜爱郭熙的画。直至去世前,郭熙一直没有停止自己的画笔。大名鼎鼎的苏轼兄弟、黄庭坚都是郭熙的“粉丝”。尤其是黄庭坚,留下了多篇赞颂郭熙作品的诗作。其中,他在《次韵子瞻题郭熙画秋山》写有“玉堂卧对郭熙画,发兴已在青林间”,把对郭熙的激赏与仰慕之情态表现得相当充分。不过,与苏、黄交往密切且曾经是郭熙在画院同事的书画学博士米芾,却态度迥异。米芾的专著《画史》记录了从魏晋一直到北宋末年的画家及其作品的流传情况,但对郭熙其人其画只字未提。甚至在米芾称作“今入画亦不足深论”和“不如吾曹议论者”的画家当中,依然没有郭熙的名字。在米芾的眼中,郭熙似乎就是画界的局外人。

宗教信仰:道教

《窠石平远图》、《山村图》、《溪山行旅图》、《关山春雪图》、《溪山访友图》、《幽谷图》、《树色平远图》、《早春图》、《奇石寒林图》、《秋山行旅图》、《双松图》、《秋江觅渡图》、《雪山图轴》、《雪山兰若图》、《春江帆饱图》。

米芾为什么如此轻视郭熙呢?想来无非是因为郭熙出身平民,又是专业画家,身份低贱,创作追求一丝不苟,与米芾所倡导的文人画逸笔草草的“墨戏”完全不是一个调调,在审美趣味和艺术形式上有着天壤之别而造成的。然而,光阴才是最终的判决者。经过近千年的时光洗礼,郭熙的存世作品依然有《早春图》《关山春雪图》《窠石平远图》《幽谷图》等多件,而米芾的云山“墨戏”早已消失无踪。目前我们看到的唯一 一幅米芾画作就是他在《珊瑚帖》上所绘制的《珊瑚笔架图》。

主要成就:山水画 国画理论

作品欣赏:

图片 2

代表作品:《早春图》《关山春雪图》《窠石平远图》《幽谷图》

北宋 郭熙 山村图 绢本淡设色 109.8x54.2厘米 江苏省南京大学历史系藏

幽谷图 郭熙 作

郭熙出生在一个普通老百姓家里,早年信奉道教,所以喜欢四处游历。因为他善画,在游历期间画了不少画作,最后也因画出名。

北宋 郭熙 山村图 局部

图片 3

虽然说郭熙的画技不错,但实际上他比给拜那位大画家为师,而是自学成才,在临摹李成山水画中受到启发,笔法大进,亦能自放胸臆,笔势雄健,水墨明洁。在画山石的时候,郭熙独创了一种状如卷云的皴笔,后来被人们称为“卷云皴”,是他画作的一个典型特征。

北宋 郭熙 山村图 局部

窠石平远图 郭熙 作

晚年的时候,郭熙的名气越来越大,最后在熙宁元年的时候,被召入宫廷画院,在这儿也算锻炼学习了不少绘画技艺。后来因为受到宋神宗宠信重用,担任翰林院待诏直长,成为宫廷画院重要成员。

《山村图》是一幅布局深宏、描绘细腻的全景山水,是郭熙山水画的经典。描绘了北方夏日山村景色和巍峨巨峰下的峡谷中人们的隐居生活。图中雄峰大岭拔立江边,巍峨高耸,气势雄浑,巨壑宽谷迂回折转于峰峦之间,整幅作品山势险峻,气势恢宏,细节之处描写入微,村落、人物生动传神。

作为一名供奉于朝廷的画院画家,尽管郭熙在山水画艺术上成就卓然,但由于传统文化中画工、画院画家地位和身份低贱的习俗,无形中已经影响到了他在世人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郭熙本人应该是清醒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并没有像其他画工一样让儿子继承自己的事业,而是让他们读书学习、参加科举考取功名。郭熙的小儿子郭思尽管也擅长绘画,画马颇得曹霸、韩幹遗法,但其主业还是读书科举。郭思在元丰年间(1078-1085)进士及第,跨入上流社会,历任提举成都府等路茶事,兼提举陕西等路买马监牧、秦凤路经略安抚使等。南宋高宗建炎四年,其提举嵩山崇福宫,卒于任上。

不仅仅是绘画技艺了得,郭熙后来还根据自己的绘画心得,整理出了一系列的绘画理论,比如他总结出对四季山水的审美感受及山水构图三远法等。

郭熙以山水画知名于时,尤其擅长表现季节和气候特征的山水画。《山村图》于夏季山野风景中穿插村落及隐居的生活,远方两座高大的山峰居中耸立,围绕着点叶的树丛,在山岩怀抱中有一片平旷的土地和高下参差的屋宇;画面中部的房舍、左侧下部依山傍水的庭榭,山势奇险在烟蔼中浮现,其下为两山夹峙的峡谷,下部平坦处建有山庄及亭阁,山麓浅沙平岸有渔船停泊,山水中点缀乘轿的士大夫及朴野的渔夫山民,虽寥寥数笔,但人物神情动态跃然于绢素。此图虽无款识,但似卷云状的山石和壮健的笔墨正是郭熙的本色,画中山峦林木郁郁葱葱,展现的是“夏山苍翠而如滴”的风貌。

郭熙去世多年后,1117年宋徽宗在垂供殿召见郭思。这位艺术家皇帝回忆起了自己少年时代皇宫中到处是郭熙作品的时光,百感交集。徽宗皇帝对郭熙的技艺予以了充分肯定,后来还追赠郭熙为正议大夫。郭思为了阐扬其父的潜德懿行、孝友仁施,以及绘画上的卓越成就,将郭熙生前谈论绘画的口述笔记重新整理,再加入自己的一些评语和见闻编纂成书。这就是如今我们所熟知的《林泉高致》。

所谓的四季山水感受,在于“春山淡冶如笑,夏山苍翠如滴,秋山明净如妆,冬山惨淡如睡”。而山水构图三远法,指的的是“高远、深远、平远”的构图方法。

溪山访友图绢本,墨笔,纵:96.5厘米,横:46.3厘米云南省博物馆藏

《林泉高致》作为郭熙的创作经验和艺术见解,涉及面很宽,有关山水画的方方面面,从起源、功能到具体创作时构思、构图、形象塑造、笔墨运用和观察方法等都有很好的说明。该文不仅内容全面,而且文笔优美,其中所言“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概括得实在是太经典了!身为一名以画为生的专职画家,能够对画法、画理作出如此精美而全面的总结,是不是文人身份还重要吗?

这些绘画理论的提出,意味着他不仅是一位画家,同时也是一位绘画理论家。

此画写深秋山水。凌云而出的高山,清冽的溪水,巨石突兀,长松乔木,点缀着寻幽访友的高士,表现了寄情林泉的雅兴。画幅右上方有作者楷书“臣郭熙”三字款识,应系在画院奉旨所作,此图笔墨秀劲章法严整,绘制年代应在《早春图》之前,是现存郭熙传世绘画中的早期之作。

图片 4

郭熙一生最大的伯乐,莫过于宋神宗,宋神宗对他大为赞赏,有“神宗好熙笔”,“评为天下第一”之说。

窠石平远图绢本,墨笔,纵:120.8cm,横:167.7cm,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关山春雪图 郭熙 作

因为受到宋神宗欣赏,所以郭熙受宋神宗特批任命,将秘阁所藏名画制定一个详细的品目。借此机会,郭熙得以遍览历朝名画,“兼收并览”终于自成一家,成为北宋后期山水画巨匠,与李成并称“李郭”,与荆浩、关仝、董源、巨然并称五代北宋间山水画大师。

窠石平远图局部

他创作颇丰,存世的画作也不少,有《早春图》《关山春雪图》《窠石平远图》《幽谷图》等。

画面近景,溪水清浅,岸边岩石裸露,石上杂树一丛,枝干蟠曲,有的叶落殆尽,有的画出老叶,用淡墨渲染。远处,寒烟苍翠,荒原莽莽,群山横列如屏障,天空清旷无尘,是一派深秋的景象。

在郭熙的山水画理论中,主张深入真山实水作观察体验为创作的先决条件。在深入实际体察时,他采用了对比的观察方法。《窠石平远图》画的是北方的深秋。从对比观察中,他体会到“西北之山多浑厚”,“其山多堆阜,盘礴而连延,不断于千里之外,介丘有顶而迤逦,拔萃于四逵之野。”画中的窠石和远山正体现了这些特点。窠石用卷云皴法,以表现北方山水的浑厚和盘礴,是郭熙的创造。而秋天,他的感受是“秋山明净而如妆”,“秋山明净摇落人肃肃”,画中没有萧瑟和悲凉,从构图的气势,用笔的利爽,给人以肃穆、庄重、清神的美感。特别是曲折的溪水,明澈澄鲜,不激不怒,且清且浅,与历历的窠石相联系,给人以“水落石出”的感觉。这一深秋景色富于神韵,是一般画家难以察觉和表现得出的。

中国山水画取景构图的“三远”法则是郭熙首先总结出来的。“三远”即高远、深远和平远。《窠石平远图》标明了所采用的是“平远”法。郭熙解释说:“自近山而望远山,谓之平远”。画中取景,视平线在下部约三分之一处,平视中使景物集中。自前景透过中景而望远景,层次分明,表现出纵深的空间距离,画面虽着墨不多,但境界阔大,气势雄壮,使人观之精神振奋。

现今能见到的郭熙作品并不多,真正可信的不过六、七幅。《窠石平远图》是其中署有年款的一幅,创作于元丰元年戊午(1078年),是郭熙晚年的杰作,也是欣赏他的画作和理解他的美术理论的绝佳作品。

早春图轴纵158.3厘米,横108.1厘米,绢本,水墨 台北故宫博物院珍藏

早春图局部

早春图局部

早春图局部

山,笼罩着薄雾,迷迷蒙蒙;山势蜿蜒曲折,连绵起伏;山脉愈翻愈高,愈翻愈奇;山峰或揖让顾盼,或高耸独立,令人仿佛已经置身其中。但见怪石林立,古木参差,飞瀑流泉,层楼高阁,有若桃源仙境。山间一道清泉从岩缝中飞流直下,一波三叠,流水潺潺。树木已经长出嫩芽,显得生趣盎然。

由此可见,严冬已经过去,春雪消融,大地转暖复苏,春光已悄悄降临人间。

左边汀岸旁系着一条小船,岸上渔夫肩挑着担子,渔妇一只手抱着一个孩子,另一只手牵着一个孩子,正有说有笑,喜逐颜开地往家走,前面跟着条活蹦乱跳的小狗,煞是可爱。在他们回家的路上,一渔夫正舍舟登岸。山径栈道上,更有樵夫旅客行走往来。

宋神宗尤其喜欢郭熙的画,将他的画在宫中到处悬挂,但神宗去世后,他的画不再受重视,遭受冷落。郭熙著有一部重要的山水画论著,叫《林泉高致》,他在里面提出了著名的“三远法”理论,对后世的绘画发展有着巨大的影响。

这幅画的构图就是“三远法”理论的充分证明:从水边山石到远方山峰自上而下的“高远”;从前山望后山,茫茫无限的“深远”;从近山望远山,恬淡缥缈的“平远”。他将“三远”法结合使用,巧妙地展示了峰峦秀挺,烟霭浮腾,林木舒发,溪流淙淙的景象;渔夫樵子,旅客游人,置身其中,个个意态欣然。

整个画面给人的感觉是,山川里荡漾着清新的气息,饱含着活泼的生机,洋溢着喜悦的情绪。景致空明、净洁,幽趣万千。

郭熙常论山的画法说:“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用“春山淡冶而如笑”形容他这幅《早春图》确是再恰当不过了。

郭熙 树色平远图 绢本设色 35.5×103.2厘米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郭熙 树色平远图 细节

《树色平远图》表现深秋郊外的优美景象。开卷处为远山野水,次而出现坡陀老树,冈阜上筑有凉亭,正是文人雅士诗酒嘉会的理想佳处。画中点缀有拄杖的老人,携琴捧盒的仆夫,水面的小舟和飞翔的野凫,都渲染了浓郁的诗意。此图无款,卷后有元明诸家诗文题跋。

此图与郭熙的另一副传世名画《窠石平远图》画风和构图极为相似,描绘一河流两岸树色平远的景色。画中之景以河为界可分作前后两部分。前景画河流近岸,平地坡石,其上生古树数丛,枝干盘曲伸张,树上枯藤缠绕,垂蔓点水。整个景物清寒枯硬,其境界清旷平淡。画面以平远布局,构景简洁,开阔而均衡。其树似鹿角蟹爪,山石笔法灵活多变,墨色浓淡变化丰富而微妙,所造之境具体真实,从中可以看出李成画风的影响,同时又体现出郭熙山水画的典型风格。

郭熙 溪山秋霁图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郭熙 溪山秋霁图 细节

郭熙 溪山秋霁图 细节

本图以长卷形式表现秋日雨过天晴后郊野的清丽风光。卷中忽而两山夹峙野水逶迤,忽而重岩叠嶂连绵而起,忽而江水横陈浩淼空阔,其中点缀高人逸士渔夫钓者,表现其悠闲生活情趣。宋人论画山水谓需写出可游可居之景,此图布置有序,意境优美,正体现了这一要求。画上无作者款识,元时曾经倪瓒、柯九思等人收藏,定为郭熙之作,但此画画风清润素雅,用笔尖利,与传世的郭熙雄健浑厚之画风颇不相同,谢稚柳更定为王诜之作,但原画收藏者美国弗利尔美术馆仍认定为郭熙作品。

幽谷图

《幽谷图》为立轴,绢本,纵168厘米,横53.6厘米。在狭长的竖式画幅上,画家以俯视的角度表现了皑皑白雪覆盖下的深山大壑。画面远景是矗立的崇山峻岭;中景处,两旁为陡立险峻的悬崖,中间为幽深的峡谷,雪雾、烟岚弥漫山间,展现出一种高峻奇险、幽深神秘的境界。白茫茫的大雪,为画面营造出荒寒、萧瑟的气氛。在积雪中毅然成长的树木,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画面远处,葱郁的树木密布山顶,簇拥成一大片。几株怪树斜长在陡峭的山崖上。深暗的树身,在白雪的映衬下格外显眼。树叶已落尽,光秃秃的枝丫如蟹爪或鹿角般随风摇摆。画面上的树木或傲然挺立,或弯腰低头,或俯身下探,似乎向观者竭力展现自己抗严寒、斗风雪的风采。沿着幽深的石谷向下看,没想到,这冰天雪地中竟有泉水从石罅中缓缓流出。涓涓而下的清流冲刷着冰冻的湖面。流水不止,生命不息,自然万物是不可能被冰雪所压垮的。作品中,雄浑的雪山、幽深的沟壑、干枯的树木,似乎传达着“冬山惨淡而如睡”的幽寂;而树枝的遒劲、老树干的苍浑、树林的繁茂,似乎在力排冬雪的掩埋、消除冬雪的睡意;淙淙的泉音,又似乎在呼唤大地赶快苏醒……

郭熙的《幽谷图》虽是局部取景,但却以深远法营造出高旷的意境,是一幅构图奇特的杰作。此图主要用淡墨描绘,具有笔简气壮景少意长之妙。画家以淡墨画山,用浓墨写树,以雪山的莹润映衬老树的枯瘦、苍劲,以树木的深暗反衬雪山的明净,营造出秀润宁静、清气逼人的画境。画中的枯树以劲健的笔法绘出,突出了树木的坚挺;树叶皆以泼墨大点写出,表现出了树叶的茂盛。画家在洁白的绢素上以淡墨勾勒景物的轮廓,衬托出雪山的莹润;山谷以淡墨皴擦,表现了山体的立体感;山顶以更淡的墨轻染,甚至留白,突出了积雪的厚重;天空、水面以淡墨烘染,给人一种清幽之感。画家利用这些细腻而精微的表现手法,营造出雪后的高寒之境。

《幽谷图》曾著录于《宣和画谱》。起初,它被北宋宣和内府收藏,钤有“宣和宝殿”朱文印;后来又被明内府收藏,钤有“典礼纪察司印”;再后又被明代的张孝思,清代的梁清标、安岐及乾隆内府,近代的蔡金台、靳伯声等收藏,均钤有鉴藏印。由此可见,《幽谷图》是一幅流传有绪的作品。

郭熙 关山春雪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

本图以立幅形式表现深山春雪过后的景色,画之上部雪山巍峨,峻峭的山峦和茂密的林木衬出山中的屋舍,溪水流淌,水磨欢转,使寂寥静谧的雪山增添了生气。画幅左下方山石上有“熙宁壬子二月奉王旨画关山春雪之图,臣熙进”款识,可知此图绘制时间与《早春图》为同一年,画法有大体相近。

郭熙 寒林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本图于双幅拼成的立轴上画古柏一株,旁衬以寒林枯木,古柏老干虬枝,寒树木叶尽脱,二者各具姿态,鲜明地写出了柏树历经岁寒不凋的品格。郭熙不专以画寒林著称的,但这方面也具有相当的造诣,他曾在宋宫钦明殿中图绘《松石平远图》,可惜未流传至今,此幅寒林图无作者款识,曾经清宫收藏,虽不能断言出自郭熙之手,但作为李郭传派的宋代优秀作品当无疑义。

郭熙 双松图

郭熙《双松图》画面双松矗立,双松插天,高入云表,枝干龙钟,叶茂荫浓。其旁枯木槎枒,谷深崖陡;其下坡回岩转,溪远雾重。该画尺幅巨大,保存尚佳,是震人心魄的一件高古巨制旧传为郭熙所作,虽未必是,但境界阔大,气势壮伟,笔墨凌厉,有嶒嵘峻拔之慨,气宇自是不凡。曾经石渠旧藏,后逸出宫外,为天津徐世昌所得,解放前曾在日本东京举办之《唐宋元明名画展览》中展出并出版,是有声于当时的名作之一。该画曾为民国大总统徐世昌所藏,图中除乾隆嘉庆鉴藏印之外另有“弢斋秘籍”印文,此印为徐世昌藏印,“退耕堂”为其斋名。

郭熙 春江帆饱图页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春江帆饱图》传为郭熙作品,其画风也与郭熙相似。原载《四朝选藻册》,绘远岫高松,中分一水。右岸竹离茅舍,窜石丛林。岸边二帆船停泊。远方夕阳西下,江水如潮。二小船饱帆破浪前进,从而点出了画面的主题。图中远山用淡墨勾染,浓墨点小树,松树,帆船用细笔勾描。全图笔法缜密严谨,画风学郭熙一派而又另立新意,不愧是宋期小幅山水的佳作。画面无款。对幅有清高宗弘历的题诗。此作曾经清内府收藏,《石渠宝笈续编》著录。

《秋江觅渡图》,宋代,郭熙,斗方之一,绢本设色,纵25.5厘米,横24.4厘米,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郭熙《秋江觅渡图》本图为一斗方,描绘河岸点景人物,山石隅于一角,册页右上题款“郭熙秋江覓渡”,是否郭熙原画做尚存争议,有专家认为应为元人仿作。

宋(传)郭熙 古木遥山图 上博藏

清 仿郭熙 溪山无尽图 绢本设色 28.4 x 194.0 cm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郭熙 雪山图轴 上海博物馆藏

《雪山兰若图》,宋代,郭熙,绢本设色,规格不详,弗利尔美术馆藏

感谢收看,阳阳说画致力于为您呈现精美画卷。

欢迎收藏转发,如有问题欢迎在评论处留言。

敬请关注“阳阳说画”,谢谢!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郭熙简介,神宗好熙笔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