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历史人物 2019-10-02 06:0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历史人物 > 正文

柳浑简介_柳浑列传翻译_柳浑,一字惟深

柳浑原名柳载,人称柳宜城,生于襄州襄阳河东柳氏东眷房,是唐朝政治家、诗人。他年少时就成了孤儿,后发奋读书,考中进士,担任过衢州司马、监察御史、迁左散骑常侍、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职,封爵宜城县伯。著有《请禁田季羔货宅奏》《牡丹》等作品,于789年逝世,谥号为贞,后来得以绘像凌烟阁。人物生平 柳载生于汝州梁县梁城乡思义里。他幼时便成为孤儿,有巫人给他看相说,“此儿相贱,且短命,若为僧、道,可缓死。”家人欲从其言。柳载说:“不读诗书,去当术士,不如速死。”于是发奋求学。 唐玄宗天宝元年,柳载登进士第,任单父县尉。唐肃宗至德(756年—758年)年间,被江西采访使皇甫侁任命为判官,后迁衢州司马。 柳载曾一度弃官隐居武宁山。不久,被召回朝廷,拜监察御史。柳载生性放旷,不愿在朝廷做事,想求外职,“宰相惜其才,留为左补阙”。其后任殿中侍御史、知江西租庸院事。 唐代宗大历二年,魏少游镇江西,柳载任判官,累授检校司封郎中。开元寺僧与酒徒夜饮,失火,却归罪于守门人。人均知此系一冤案,不敢言。惟柳载与同僚崔祐甫为守门人鸣冤。自此,他以公正闻名当时。大历六年,路嗣恭接替魏少游,又任命柳载为都团练副使。大历十二年,柳载出任袁州(治所在今江西省宜春)刺史。 大历十四年,崔祐甫入朝为相后,推荐柳载为谏议大夫、浙江东西黜陟使。回朝后,加朝散大夫。又转任左庶子、集贤殿学士、尚书右丞,后加银青光禄大夫,迁官右散骑常侍。 “奉天之难”时,唐德宗李适出逃奉天,柳载则隐匿于终南山。叛将朱泚以同平章事官职相诱,柳载未就。随后,柳载历经艰辛,十日之后才抵达奉天行在。后又随德宗逃往梁州。李晟收复长安后,柳载随德宗回朝,他对德宗说:“顷为狂贼点秽,臣实耻称旧名,矧字或带戈,时当偃武”,于是请求改名为柳浑。 贞元元年,柳浑被拜为兵部侍郎,获封宜城县伯。 贞元三年,柳浑以本职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判门下省,出任宰相。一次,德宗命玉工制作玉带,误伤一锷。工人害怕,至市上买他玉补上。德宗一看,不是同类,认为有欺君之罪,欲将玉工处死。柳浑说:“以法律,误伤乘舆器服,罪当杖。”由于柳浑执法公正,玉工杖打六十,得免一死,其余工人也被释放。 韩滉自镇海军入朝,德宗委以重任。朝臣虽有议论,均未直言。韩滉事无巨细,一概过问。有时竟超越自己职权以外。柳浑虽为韩滉所推荐,但也厌恶其专政,对韩滉说:“先相国因处事偏激,不一年而去任,今公奈何又蹈前非!”韩滉悔恨,其威稍减。 后来,德宗听信大将马燧等人的建议,与吐蕃订盟约于平凉。有人认为,此约可保百年无事。而柳浑却跪谏说:“吐蕃人面兽心,不可信。”德宗变色说:“浑,儒生,不晓边境之事。”果不出浑所料,夜半,邠宁节度使韩游瑰飞奏朝廷,告知吐蕃背盟,“将校皆覆没”。次日,德宗慰勉柳浑说:“你是一儒士,竟知万里以外的敌情,可嘉。”自此对柳浑骤加礼遇,在随后与宰相李泌的谈话中,甚至想将“刑法委浑”。 当初,柳浑与张延赏一同出任宰相,柳浑在议事时,屡次与张延赏产生分歧。张延赏让亲信对柳浑说:“相公是有德望的老臣,只要在朝堂上少说话,宰相之位便可保长久。”柳浑说:“你替我向张公道歉,我柳浑的头可以被砍下,舌头说话却是不能禁止的!”自此以后,两人便互生嫌隙。德宗喜欢斯文儒雅、不露锋芒的人,但柳浑朴实而正直,轻率而简易,举止随意,在德宗面前还常说俗语。德宗积累不满,打算将柳浑贬为王府长史,经李泌劝谏,德宗才将他罢为右散骑常侍。 柳浑与人交,以真诚相见。勤俭,不谋私利,不置产业。贞元五年二月五日,柳浑病逝于长安昌化里的家中,享年七十五岁。 [25] 谥号“贞”。 大中二年七月十一日,柳浑与李岘等共三十七人得以绘像凌烟阁。柳浑的后人 柳浑为西晋汝南太守柳卓的后代,如今他的直系子孙数以万计,分布在江西宜春、上栗、武宁、湖南、湖北等地。柳浑墓 一本传承400年的柳氏家谱中标有柳浑墓葬地的简易图,10多位柳氏后裔进而根据此图,在上栗与宜春交界的洪塘镇江村找到了始祖柳浑的墓。墓碑刻有“宰相柳浑墓” 字样及其夫人和子孙的姓名。 柳明春说,1950年以前,萍乡县一直属于袁州府管辖,因几度柳浑隐居,加上他们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标有柳浑墓地的家谱一直不外传,所以外界对柳浑墓地一直是个谜。柳明春说,20多年前,上栗柳氏后人发现柳浑墓并修缮。 柳浑功在千秋,泽被后代,其直系子孙数以万计,分布在江西宜春、上栗、武宁、湖南、湖北等地。其中江西武宁有“柳山”、“柳浑精舍”等名胜古迹,江西宜春有柳浑墓,江西万载、上栗等地,都有柳氏宗祠。人物评价 李适:①卿文儒之士,而万里知军戎之情。②自今凡军旅粮储事,卿主之。吏、礼委延赏,刑法委浑。 李泌:浑褊直无他。 李勉、卢翰:吾辈方柳宜城,悉为拘俗之人也。 刘昫:①张镒、萧复、柳浑,节行才能訏谟亮直,皆足相明主,平泰阶,而卢杞忌之于前,延赏排之于后,管仲有言:“任君子,使小人间之,害霸也。”②得人则兴,失人则亡。镒、复、浑去,宗社其殃。 宋祁:祐甫发正己隐情,浑策吐蕃必叛,伐谋知几,君子哉! 李塨:“去圣教为异术,不若速死。”伟哉斯言!卒为唐名相,有以也夫。 蓝鼎元:浑言弃圣教为异术不若速死,又曰头可断舌不可禁,可想见其为人矣。浑持正不阿,知大体,又有远识,能料事未然,亦一代名臣也。浑不为异术,故能浩气孤行,超然功名之外,人品事业岂不由学术哉?

本 名:柳浑

柳浑,字夷旷,一字惟深,本名载,梁仆射惔六世孙,后籍襄州。天宝初,擢进士第,调单父尉,累除衢州司马。弃官隐武宁山。召拜监察御史,台僚以仪矩相绳,而浑放旷不乐检局,乃求外职。宰相惜其才,留为左补阙。朱泚乱浑匿终南山贼素闻其名以宰相招执其子榜笞之搜其所在浑赢服步至奉天改右散骑常侍。贼平,奏言:“臣名向为贼污,且‘载’于文从戈,非偃武所宜。”乃更今名。贞元元年,迁兵部侍郎,封宜城县伯。三年,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判门下省。帝尝亲择吏宰畿邑,而政有状,招宰相语,皆贺帝得人,浑独不贺,曰:“此特京兆尹职耳,陛下当择臣辈以辅圣德,臣当选京兆尹承大化,尹当求令长亲细事。代尹择令,非陛下所宜。”帝然之。浑瑊与吐蕃会平凉,是日,帝语大臣以和戎息师之便。马燧贺曰:“今日已盟,可百年无虏患。”浑跪曰:“五帝无诰誓,三王无盟诅,盖盟诅之兴皆在季末。今盛明之朝,反以季末事行于夷狄。夫夷狄人面兽心,易以兵制,难以信结,臣窃忧之。”李晟继言曰:“蕃戎多不情,诚如浑言。”帝变色曰:“浑,儒生,未达边事,而大臣亦当尔邪?”皆顿首谢。夜半,邠阳节度使韩游瑰飞奏吐蕃劫盟,将校皆覆没。帝大惊,即以其表示浑。明日,慰之曰:“卿,儒士,乃知军戎万里情乎。”益礼异之。浑警辩好谈谑,与人交,豁如也。以右散骑侍罢平章事,免后数日,置酒召故人出游,酣肆乃还,旷然无黜免意。时李勉、卢翰皆以旧相阖门奉朝请,叹曰:“吾等视柳宜城,真拘俗之人哉!”五年卒,年七十五,谥曰贞。

平凉劫盟,指贞元三年,吐蕃宰相尚结赞诈盟,伏军劫盟坛唐朝使臣及随从官员的事件。 事件背景 唐德宗建中(780年至783年)年间吐蕃要求与唐确立甥舅之国的关系,而不用臣国之礼。 建中四年,两国举行了清水会盟。这次会盟基本满足吐蕃的要求,两国改以贺兰山为界。 贞元二年九月,吐蕃叛盟,尚结赞率军攻打泾州、陇州、邠州、宁州,京城戒严,李晟率军在汧城大败吐蕃军,攻克摧沙堡。十一月,吐蕃攻克盐州、夏州、银州、麟州,刺史杜彦光、拓跋乾晖等出逃。 尚结赞对他的部下说:唐之名将,李晟与马燧、浑瑊耳,不去三人,必为我忧。他进入凤翔境内,并不掳掠,带着士兵两万人一直开到凤翔城下说:李令公叫我们到这里来的,为什么不出来犒劳我们!过了一夜,尚结赞才领着人马退去。宰相张延赏向德宗说李晟的坏话,在韩滉、刘玄佐的协调下,李晟得以继续驻守凤翔。 平凉会盟 贞元三年,尚结赞向马燧表示要会盟,马燧同意了,李晟和韩游瓌反对。这时,韩滉去世,张延赏和马燧劝说皇帝罢免了李晟的军职,三月廿三,回京任太尉、中书令。主和派占据了上风。三月廿七,马燧也回京。四月十七,德宗任命崔浣为鸿胪卿,让他要求吐蕃先归还盐州、夏州两地。五月初一,浑瑊从咸阳入京朝见,德宗任命他为清水会盟使,兵部尚书崔汉衡为副使,司封员外郎郑叔矩为判官,特进宋奉朝为都监。尚结赞要求在原州的土梨树会盟。神策军将领马有麟怕吐蕃凭借土梨树的险阻设下埋伏的兵马,建议在平凉川会盟。李晟深切告诫浑瑊在会盟地点要严密防备。张延赏认为李晟这样说会破坏了对吐蕃的诚意。闰五月十九日,浑瑊和尚结赞在平凉会盟,尚结赞预先埋伏骑兵于盟坛西部,数万吐蕃骑兵一起杀出,唐军的外围部队被吐蕃擒获。浑瑊、崔汉衡刚刚换下朝服,就见吐蕃军队来劫持使臣。浑瑊迅速跳上身边一匹马,逃出平凉川。吐蕃在他身后放箭,但没有射到他。结果唐朝除了主盟官员外,其余六十多名官员,包括副使崔汉衡和宦官俱文珍等其他会盟人员全部被吐蕃擒获。唐军死五百多人,被俘一千多人,史称平凉劫盟。 后事 尚结赞本来计划李晟罢官、擒获浑瑊,再使这些责任归于马燧,这样唐朝的良将就可以尽除了。张延赏知道后,羞愧而终。马燧被夺兵权,备受德宗冷落。李晟在会盟前就因尚结赞的计谋而升太尉虚职被削权。 李泌建议唐德宗联络回纥、南诏、大食、天竺围攻吐蕃,德宗与回纥武义成功可汗订立贞元之盟。秋季,吐蕃把掳掠的年老体弱的人,有的砍断手臂,有的挖去眼睛,然后将他们抛弃。在安化峡对掳掠的成年壮丁一万多人说:准许你们向着东方哭泣,告别故乡!大家放声大哭,从山崖跳下深谷而死亡和受伤的有一千多人。之后,吐蕃兵势渐弱,被西川节度使韦皋和回纥多次击败。贞元九年,唐朝收复盐州、夏州等州县。贞元十三年,尚结赞和吐蕃赞普赤松德赞去世。 长庆元年,吐蕃内部分裂,国势衰落,再次请求与唐会盟。后两国在长安西郊进行会盟,以清水会盟确立的边界为界。史称长庆会盟,从此之后,两国关系趋于缓和,但是也被连年战争所困而无力再战。

别 称:柳载、柳宜城

图片 1

字 号:字夷旷,一字惟深

柳浑,字夷旷,又字惟深,本来名字叫载,南朝萧粱仆射柳惔六世孙,后入了襄州籍。天宝初年,他被选拔为进士,调为单父县尉,多次升迁为衢州司马。弃官隐居在武宁山中。召拜为监察御史,御史台同僚用仪法规矩来约束他,但是柳浑放旷豁达不乐意受此拘束,于是请求到外地任职。宰相爱惜他的才能,留他在朝廷当左补阙。朱泚起兵叛乱,柳浑躲藏在终南山中。贼早就知道柳浑的名声,用丞相的职位来招用他,逮捕了他的儿子严刑拷打,多方搜索他的住处。柳浑穿着破烂衣服步行到皇帝避难的奉天城,改授为右散骑常侍。平定朱泚叛乱后,柳浑上奏说“臣的名字从前被贼人玷污,并且‘载’字从文字上讲从戈,与停息战事不相宜。”因此改名为“浑”字。贞元元年,升为兵部侍郎,封宜城县伯。三年,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然归属门下省。皇帝曾经亲自选择官吏治理京畿属邑,而且从政有成绩,召宰相来说起此事,大家都祝贺皇帝知人善任,只有柳浑不贺,说:“这只是京兆尹的职责,陛下应当选择大臣来辅佐圣德,大臣应当选择京兆尹接受广泛深入的教化,京兆尹应当选拔县令亲自处理小事。代替京兆尹选择县令,这不是陛下所应当干的。”皇帝听了,赞成他这意见。浑瑊与吐蕃在平凉会盟,这天,皇帝告诉大臣们与戎人议和以息战的好处。马燧祝贺说“今天会盟,可以百年没有强虏危害了。”柳浑跪着说“五帝的时候没有训诚勉励民众的文告,三王的时候没有结盟立誓,凡结盟立誓的兴起都在王朝末年。当今正是盛明的朝代,却用王朝末年的方法对待夷狄。夷狄人面兽心,容易用兵力制服,很难用信义结交,臣私下里为这件事担忧。”李晟接着说:“蕃戎有很不近人情的地方,确实像柳浑所说的那样。”皇帝龙颜大怒,说“柳浑,是个儒生,不知边疆事务,而大臣也当这样吗?”大家都顿首谢罪。半夜,邠阳节度使韩游瑰派人飞奏吐蕃劫盟(平凉劫盟,指吐蕃大相尚结赞借约唐会盟平凉之际,企图伺机劫唐主盟使浑瑊),将校全军覆没。皇帝大惊,立即把奏表让柳浑看。第二天,皇帝慰问柳浑说:“你,虽然是儒士,却了解万里之外的军机情况啊。”对他更加礼遇尊敬了。柳浑头脑敏捷喜欢辩论,和人交往,开阔大度。以右散骑常侍罢平章事,罢免后几天,购买酒召故人出游,纵酒狂放极乐才归还,开朗得没有被罢黜的意思。当时,李勉、卢翰都以先朝旧宰相的身份闭门享受朝请待遇,叹息道:“我们与柳宜城相比,真是受风俗习惯拘泥的人啊!”贞元五年去世,终年七十五岁,谥号为贞。

所处时代:唐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汝州梁县梁城乡思义里

主要作品:《请禁田季羔货宅奏》《牡丹》

主要成就:立朝正直官 职兵部侍郎、平章事、右散骑常侍

爵 位:宜城县伯

谥 号:贞

籍 贯:河东解县

柳浑–唐代名相

柳载生于汝州梁县梁城乡思义里 。他幼时便成为孤儿,有巫人给他看相说,“此儿相贱,且短命,若为僧、道,可缓死。”家人欲从其言。柳载说:“不读诗书,去当术士,不如速死。”于是发奋求学。

唐玄宗天宝元年,柳载登进士第,任单父县尉 。唐肃宗至德(756年—758年)年间,被江西采访使皇甫侁任命为判官,后迁衢州司马。

柳载曾一度弃官隐居武宁山。不久,被召回朝廷,拜监察御史。柳载生性放旷,不愿在朝廷做事,想求外职,“宰相惜其才,留为左补阙”。其后任殿中侍御史、知江西租庸院事。

唐代宗大历二年,魏少游镇江西,柳载任判官,累授检校司封郎中。开元寺僧与酒徒夜饮,失火,却归罪于守门人。人均知此系一冤案,不敢言。惟柳载与同僚崔祐甫为守门人鸣冤。自此,他以公正闻名当时。大历六年,路嗣恭接替魏少游,又任命柳载为都团练副使。大历十二年,柳载出任袁州(治所在今江西省宜春)刺史。

大历十四年,崔祐甫入朝为相后,推荐柳载为谏议大夫、浙江东西黜陟使。回朝后,加朝散大夫。又转任左庶子、集贤殿学士、尚书右丞,后加银青光禄大夫,迁官右散骑常侍。

“奉天之难”时,唐德宗李适出逃奉天,柳载则隐匿于终南山。叛将朱泚以同平章事官职相诱,柳载未就。随后,柳载历经艰辛,十日之后才抵达奉天行在。后又随德宗逃往梁州。李晟收复长安后,柳载随德宗回朝,他对德宗说:“顷为狂贼点秽,臣实耻称旧名,矧字或带戈,时当偃武”,于是请求改名为柳浑。

贞元元年,柳浑被拜为兵部侍郎,获封宜城县伯。

贞元三年,柳浑以本职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判门下省,出任宰相。一次,德宗命玉工制作玉带,误伤一锷。工人害怕,至市上买他玉补上。德宗一看,不是同类,认为有欺君之罪,欲将玉工处死。柳浑说:“以法律,误伤乘舆器服,罪当杖。”由于柳浑执法公正,玉工杖打六十,得免一死,其余工人也被释放。

韩滉自镇海军入朝,德宗委以重任。朝臣虽有议论,均未直言。韩滉事无巨细,一概过问。有时竟超越自己职权以外。柳浑虽为韩滉所推荐,但也厌恶其专政,对韩滉说:“先相国因处事偏激,不一年而去任,今公奈何又蹈前非!”韩滉悔恨,其威稍减。

后来,德宗听信大将马燧等人的建议,与吐蕃订盟约于平凉。有人认为,此约可保百年无事。而柳浑却跪谏说:“吐蕃人面兽心,不可信。”德宗变色说:“浑,儒生,不晓边境之事。”果不出浑所料,夜半,邠宁节度使韩游瑰飞奏朝廷,告知吐蕃背盟,“将校皆覆没”。次日,德宗慰勉柳浑说:“你是一儒士,竟知万里以外的敌情,可嘉。”自此对柳浑骤加礼遇,在随后与宰相李泌的谈话中,甚至想将“刑法委浑”。

当初,柳浑与张延赏一同出任宰相,柳浑在议事时,屡次与张延赏产生分歧。张延赏让亲信对柳浑说:“相公是有德望的老臣,只要在朝堂上少说话,宰相之位便可保长久。”柳浑说:“你替我向张公道歉,我柳浑的头可以被砍下,舌头说话却是不能禁止的!”自此以后,两人便互生嫌隙。德宗喜欢斯文儒雅、不露锋芒的人,但柳浑朴实而正直,轻率而简易,举止随意,在德宗面前还常说俗语。德宗积累不满,打算将柳浑贬为王府长史,经李泌劝谏,德宗才将他罢为右散骑常侍。

柳浑与人交,以真诚相见。勤俭,不谋私利,不置产业。贞元五年二月五日,柳浑病逝于长安昌化里的家中,享年七十五岁。谥号“贞”。

大中二年七月十一日,柳浑与李岘等共三十七人得以绘像凌烟阁。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柳浑简介_柳浑列传翻译_柳浑,一字惟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