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历史人物 2019-10-05 00: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历史人物 > 正文

骆统简介和故事,会稽乌伤

骆统字公绪,生于浙江义乌,是三国时期的将领、学者。年仅20的骆统担任乌程相,颇有政绩,后又历任行骑都尉、中郎将、偏将军、濡须督等职,封爵新阳亭侯;著有文集十卷,曾防蜀御魏,屡谏孙权尊贤纳士,为人正直不屈、深明大义,陈寿称他“抗明大义,辞切理至”。公元228年,骆统逝世,年仅36岁。人物生平 少年立志www364949com 1骆统 骆统字公绪,籍贯会稽乌伤。其父骆俊,官至陈国相,因不答应袁术借粮的请求,为其所派刺客暗杀。 公元200年,骆统母亲改嫁给华歆做妾,骆统当时八岁,于是与亲戚一道回到乌伤。他的母亲来送别,骆统拜辞母亲上车后,脸朝前而不往后望,他的母亲哭着跟在车后。赶车的人说:“夫人还在那里。”骆统说:“不想增添母亲的思念,所以不回头看他。” 他侍奉嫡母甚为恭谨。当时年岁饥荒,乡里及远方来的人大多生活困顿,骆统为了帮助他们而减少自己的饮食。他的姐姐仁爱有德行,守寡无儿回到娘家,看到骆统的样子心里十分难过,多次问他是什么原因。骆统说:“士大夫们连糟糠都不能吃饱,我哪来心思自己一个人吃饱?”他的姐姐说:“真是这样,为什么不告诉我,而自己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于是她就将自己的粮食给了骆统,又将此事告知母亲,他的母亲也认为他很贤德,于是叫人分发施舍粮食,骆统由此名声显扬。 惠泽百姓 公元212年,孙权以讨虏将军身份兼任会稽太守,骆统时年二十岁,被试用为乌程国相,乌程百姓超过万户,都赞叹他能仁惠治理。孙权嘉奖他,召他为功曹,代行骑都尉,并将堂兄孙辅的女儿稼给他为妻。骆统致力于补救考查时政,如有什么见闻,他绝不让事情过夜再办。他常劝说孙权尊重接待贤良人士,勤勉探究时弊;飨宴赏赐时,可让大家分别进见,对他们嘘寒问暖,施以亲密情意,启发诱导他们说出心里话,观察他们的志趣,使他们都感恩戴德,怀着报答之心,孙权接受了骆统的建议。 孙权前期所以能推诚信士,求贤若渴,恤民如稚子;同时,量能授器,德能容人,亲以致爱,其间与骆统的剖心赤诚、刚正为人、谏以补过是密不可分的。 上疏勤政 骆统后来出任建忠中郎将,带领武射吏三千人。凌统去世后,他又统领凌统的军队。 当时税征徭役繁多,加之瘟疫流行,民户减少。骆统于是上奏说:“臣听说君主治理国家,以占据疆土为强富,控制威福为尊贵,发扬德义为荣耀,永垂胤嗣为大福。然而,财物需要靠民众生产,强盛依赖民众力量,威权要借民众势力,福祚要仗民众殖养,德行要借民众兴盛,仁义要赖民众推行,这六个方面完全具备,然后才能顺应天命、传承福祥,保佑王族巩固国家。《尚书》有言:‘百姓没有国君就不能相互安宁,国君没有百姓就无法开疆辟土。’推理来讨论,就是百姓因君王治理而安定,君王因百姓帮助而立国,这是不可变更的法则。如今强敌尚未消灭,天下尚未安定,三军有无尽的战争,江边有不懈的警备,赋税征调,一向积累苛烦,加之瘟疫造成的死丧祸灾,郡县空虚,田野荒芜。听到所辖城邑的报告,百姓的户口日益减少,又多是残老之人,少有青壮之夫,听到这种情况之后,为臣心中如火焚急。思虑考究其中原因,主要怪于小民不明事理,他们既有安土重迁的习性,而且又因先后出外当兵的人,活着的就生活困苦没有温饱,死了就抛尸露骨不能归葬家园,故此他们更加眷恋故土,害怕远行,把出门远行看得与死亡一般可怕。每次征调劳役,那些贫穷人家负担沉重的人先被派送。稍有财产的人,就出家中钱财来行贿赂,不顾倾家荡产。轻率剽悍之人就逃亡深山险恶之地,与盗匪为伍。百姓困苦虚竭,饥号愁躁,忧愁烦躁就不安心生产,不安心生产则更加招致贫穷,更加贫穷则生活毫无乐趣,故此口腹饿急了,那奸邪之心就萌生,而叛逆的人也越来越多。臣又听说在民间,如果家中生活不能勉强自给的话,生下儿子,大多不去抚养,就连那些屯田兵士,因为贫困也有很多人抛弃孩子。上天送育这些孩子,而作父母者却将他们杀害,既担心这种情况会冒犯天地、撼搅阴阳,又想到陛下开创的国家乃是无尽功业,强邻大敌不是一下子可以歼灭,边疆防守不是个把月可以撤除,而民兵不断减损,后生者不得养育,这不是坚持长久年月,最终取得成功的好情景。国家有百姓,犹如船行水上。水平静则船安稳,水搅动则船不安,百姓虽愚但不可欺骗,虽弱但不可强压。所以圣明君主都重视他们,是因为祸福由他们所决定,故此作君主者要沟通与百姓的信息,以便根据时事民情来制定合宜政策。当今官长居于接近百姓的职位,但他们却以办事周到为能事,向他们所取的超过目前国家的急需,很少有人再能以恩惠来治理,符合陛下上天有覆盖大地般的仁义,布施勤勉体恤民情的仁德。官吏的政务、百姓的习俗,日益颓败,渐至衰微,其势不能再推延过久。治病要赶在病情未恶化之前,除患要赶在祸患未扩延之际。希望陛下能在日理万机的繁忙中抽出一点空闲,留神深思,补救不足,深谋远虑,抚育剩余之民,增添人财之用,使国家事业与三光同辉,与天地等齐。为臣骆统这个大愿能够实现,也足以死而不朽了。”孙权深受感动,对他的意见特别重视。 防蜀御魏 公元222年,骆统随陆逊在宜都击败刘备,战后升任偏将军。 当刘备逃往白帝城时,徐盛、潘璋、宋谦等各自上书,向孙权请求乘机进攻蜀国。孙权征询陆逊的看法。骆统与朱然、陆逊认为曹丕正大规模集结军队,表面上托辞助吴国共讨刘备,实际上心怀险恶奸计,因此应迅速撤兵。不久,魏国果然出兵,吴国三面受敌。 同年,曹仁率军进攻濡须,另派部将常雕等攻袭中洲,骆统与严圭共同抵抗并将其击败,骆统因功被封为新阳亭侯。 英年早逝www364949com 2骆统 骆统后来任濡须督。他多次陈述有益时政的见解,前后上奏书数十次,所说的情况和建议都很有道理,其中尤其是他估计招募的措施在民间助长邪恶败坏风俗,容易使百姓产生叛离之心,应当急切绝止,孙权与他反复辩证,最后还是按骆统的意见处置。 公元228年,骆统去世,年仅三十六岁。骆统是个怎样的人 当时,零陵太守徐陵是有名的清官,他死后家中田地、仆人等都被地方霸主和强人洗劫一空,其子徐平流落街头。骆统得知此事后,一方面代徐平伸冤,请官府惩治坏人,另一方面亲自上书孙权,请他看在徐陵的份上救济徐平。 张温出使蜀国回来后常常宣扬诸葛亮治国有方,孙权心中不满,又担心他有二心,于是在发生暨艳谋反未遂事件后,有人趁机馋害张温,孙权就借此将他削职为民。当时无人敢为张温说话,只有骆统认为张温是小人谗言、君王不明察而造成了结果。虽然暨艳是张温推荐的,但张温也不是唯一推荐他的人,说二人是朋党无凭无据。关于贻误军令,张温奉命行事,军马没有减少、军期没有延误、何罪之有。对于张温出使蜀国有辱本国之事,骆统认为出使他国只要没有屈节,盛赞他国的美好,并不能算有辱本国,而且后来蜀国也派邓芝回访了,这是蜀国是对吴国的尊重,不是张温的私交行为。最后,骆统还表达自己与张温已多年没有联系,并无深交,只是共事的同僚,并非为了私交。然而,孙权最终都没有采纳他的谏言,将张温发还到家乡吴郡。历史评价www364949com 3骆统 朱育:“其聪明大略,忠直謇谔,则侍御史馀姚虞翻、偏将军乌伤骆统。” 陈寿:“骆统抗明大义,辞切理至,值权方闭不开。” 陆机:“骆统、刘基强谏以补过,谋无遗算,举不失策。” 叶适:“骆统区区,独知以民为重,安得长者之言。”

三国人物

骆统(193年—228年),字公绪,会稽乌伤人。三国时吴国将领、学者。陈国相骆俊之子。年二十,就担任乌程相,任内有政绩,使得民户过万。又迁为功曹,行骑都尉。曾劝孙权尊贤纳士,省役息民。后出任为建忠中郎将。凌统卒,统领其部曲。因战功迁偏将军,封新阳亭侯,任濡须督。黄武七年卒,年三十六。有集十卷。 人物生平 少年立志 骆统字公绪,籍贯会稽乌伤。其父骆俊,官至陈国相,因不答应袁术借粮的请求,为其所派刺客暗杀。 公元200年,骆统母亲改嫁给华歆做妾,骆统当时八岁,于是与亲戚一道回到乌伤。他的母亲来送别,骆统拜辞母亲上车后,脸朝前而不往后望,他的母亲哭着跟在车后。赶车的人说:“夫人还在那里。”骆统说:“不想增添母亲的思念,所以不回头看他。” 他侍奉嫡母甚为恭谨。当时年岁饥荒,乡里及远方来的人大多生活困顿,骆统为了帮助他们而减少自己的饮食。他的姐姐仁爱有德行,守寡无儿回到娘家,看到骆统的样子心里十分难过,多次问他是什么原因。骆统说:“士大夫们连糟糠都不能吃饱,我哪来心思自己一个人吃饱?”他的姐姐说:“真是这样,为什么不告诉我,而自己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于是她就将自己的粮食给了骆统,又将此事告知母亲,他的母亲也认为他很贤德,于是叫人分发施舍粮食,骆统由此名声显扬。 惠泽百姓 公元212年,孙权以讨虏将军身份兼任会稽太守,骆统时年二十岁,被试用为乌程国相,乌程百姓超过万户,都赞叹他能仁惠治理。孙权嘉奖他,召他为功曹,代行骑都尉,并将堂兄孙辅的女儿稼给他为妻。骆统致力于补救考查时政,如有什么见闻,他绝不让事情过夜再办。他常劝说孙权尊重接待贤良人士,勤勉探究时弊;飨宴赏赐时,可让大家分别进见,对他们嘘寒问暖,施以亲密情意,启发诱导他们说出心里话,观察他们的志趣,使他们都感恩戴德,怀着报答之心,孙权接受了骆统的建议。 孙权前期所以能推诚信士,求贤若渴,恤民如稚子;同时,量能授器,德能容人,亲以致爱,其间与骆统的剖心赤诚、刚正为人、谏以补过是密不可分的。 上疏勤政 骆统后来出任建忠中郎将,带领武射吏三千人。凌统去世后,他又统领凌统的军队。 当时税征徭役繁多,加之瘟疫流行,民户减少。骆统于是上奏说:“臣听说君主治理国家,以占据疆土为强富,控制威福为尊贵,发扬德义为荣耀,永垂胤嗣为大福。然而,财物需要靠民众生产,强盛依赖民众力量,威权要借民众势力,福祚要仗民众殖养,德行要借民众兴盛,仁义要赖民众推行,这六个方面完全具备,然后才能顺应天命、传承福祥,保佑王族巩固国家。《尚书》有言:‘百姓没有国君就不能相互安宁,国君没有百姓就无法开疆辟土。’推理来讨论,就是百姓因君王治理而安定,君王因百姓帮助而立国,这是不可变更的法则。如今强敌尚未消灭,天下尚未安定,三军有无尽的战争,江边有不懈的警备,赋税征调,一向积累苛烦,加之瘟疫造成的死丧祸灾,郡县空虚,田野荒芜。听到所辖城邑的报告,百姓的户口日益减少,又多是残老之人,少有青壮之夫,听到这种情况之后,为臣心中如火焚急。思虑考究其中原因,主要怪于小民不明事理,他们既有安土重迁的习性,而且又因先后出外当兵的人,活着的就生活困苦没有温饱,死了就抛尸露骨不能归葬家园,故此他们更加眷恋故土,害怕远行,把出门远行看得与死亡一般可怕。每次征调劳役,那些贫穷人家负担沉重的人先被派送。稍有财产的人,就出家中钱财来行贿赂,不顾倾家荡产。轻率剽悍之人就逃亡深山险恶之地,与盗匪为伍。百姓困苦虚竭,饥号愁躁,忧愁烦躁就不安心生产,不安心生产则更加招致贫穷,更加贫穷则生活毫无乐趣,故此口腹饿急了,那奸邪之心就萌生,而叛逆的人也越来越多。臣又听说在民间,如果家中生活不能勉强自给的话,生下儿子,大多不去抚养,就连那些屯田兵士,因为贫困也有很多人抛弃孩子。上天送育这些孩子,而作父母者却将他们杀害,既担心这种情况会冒犯天地、撼搅阴阳,又想到陛下开创的国家乃是无尽功业,强邻大敌不是一下子可以歼灭,边疆防守不是个把月可以撤除,而民兵不断减损,后生者不得养育,这不是坚持长久年月,最终取得成功的好情景。国家有百姓,犹如船行水上。水平静则船安稳,水搅动则船不安,百姓虽愚但不可欺骗,虽弱但不可强压。所以圣明君主都重视他们,是因为祸福由他们所决定,故此作君主者要沟通与百姓的信息,以便根据时事民情来制定合宜政策。当今官长居于接近百姓的职位,但他们却以办事周到为能事,向他们所取的超过目前国家的急需,很少有人再能以恩惠来治理,符合陛下上天有覆盖大地般的仁义,布施勤勉体恤民情的仁德。官吏的政务、百姓的习俗,日益颓败,渐至衰微,其势不能再推延过久。治病要赶在病情未恶化之前,除患要赶在祸患未扩延之际。希望陛下能在日理万机的繁忙中抽出一点空闲,留神深思,补救不足,深谋远虑,抚育剩余之民,增添人财之用,使国家事业与三光同辉,与天地等齐。为臣骆统这个大愿能够实现,也足以死而不朽了。”孙权深受感动,对他的意见特别重视。 防蜀御魏 公元222年,骆统随陆逊在宜都击败刘备,战后升任偏将军。 当刘备逃往白帝城时,徐盛、潘璋、宋谦等各自上 书,向孙权请求乘机进攻蜀国。孙权征询陆逊的看法。骆统与朱然、陆逊认为曹丕正大规模集结军队,表面上托辞助吴国共讨刘备,实际上心怀险恶奸计,因此应迅速撤兵。不久,魏国果然出兵,吴国三面受敌 同年,曹仁率军进攻濡须,另派部将常雕等攻袭中洲,骆统与严圭共同抵抗并将其击败,骆统因功被封为新阳亭侯。 英年早逝 骆统后来任濡须督。他多次陈述有益时政的见解,前后上奏书数十次,所说的情况和建议都很有道理,其中尤其是他估计招募的措施在民间助长-败坏风俗,容易使百姓产生叛离之心,应当急切绝止,孙权与他反复辩证,最后还是按骆统的意见处置。 公元228年,骆统去世,年仅三十六岁。

中文名:骆统

中文名:骆统

返回目录

别 名:骆公绪

别号:骆公绪

国 籍:孙吴

国籍:孙吴

民 族:汉族

民族:汉族

出生地:会稽乌伤

出生地:会稽乌伤

出生日期:公元193年

出生日期:公元193年

逝世日期:公元228年

死日期:公元228年

www.lishixinzhi.com

职业:将领、学者

职 业:将领、学者

重要造诣:防蜀御魏,屡谏孙权

主要成就:防蜀御魏,屡谏孙权

代表作品:文集十卷

代表作品:文集十卷

官职:偏将军、濡须督

官 职:偏将军、濡须督

册封:新阳亭侯

封 爵:新阳亭侯

骆统人物平生

骆统——人物生平介绍少年立志 惠泽百姓

少年发愤

少年立志:骆统字公绪,籍贯会稽乌伤。其父骆俊,官至陈国相,因不答应袁术借粮的请求,为其所派刺客暗杀。公元200年,骆统母亲改嫁给华歆做妾,骆统当时八岁,于是与亲戚一道回到乌伤。他的母亲来送别,骆统拜辞母亲上车后,脸朝前而不往后望,他的母亲哭着跟在车后。赶车的人说:“夫人还在那里。”骆统说:“不想增添母亲的思念,所以不回头看他。”他侍奉嫡母甚为恭谨。当时年岁饥荒,乡里及远方来的人大多生活困顿,骆统为了帮助他们而减少自己的饮食。他的姐姐仁爱有德行,守寡无儿回到娘家,看到骆统的样子心里十分难过,多次问他是什么原因。骆统说:“士大夫们连糟糠都不能吃饱,我哪来心思自己一个人吃饱?”他的姐姐说:“真是这样,为什么不告诉我,而自己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于是她就将自己的粮食给了骆统,又将此事告知母亲,他的母亲也认为他很贤德,于是叫人分发施舍粮食,骆统由此名声显扬。

骆统字公绪,籍贯会稽乌伤。其父骆俊,官至陈国相,因不准许袁术借粮的要求,为其所派刺客谋害。

惠泽百姓:公元212年,孙权以讨虏将军身份兼任会稽太守,骆统时年二十岁,被试用为乌程国相,乌程百姓超过万户,都赞叹他能仁惠治理。孙权嘉奖他,召他为功曹,代行骑都尉,并将堂兄孙辅的女儿稼给他为妻。骆统致力于补救考查时政,如有什么见闻,他绝不让事情过夜再办。他常劝说孙权尊重接待贤良人士,勤勉探究时弊;飨宴赏赐时,可让大家分别进见,对他们嘘寒问暖,施以亲密情意,启发诱导他们说出心里话,观察他们的志趣,使他们都感恩戴德,怀着报答之心,孙权接受了骆统的建议。[4] 孙权前期所以能推诚信士,求贤若渴,恤民如稚子;同时,量能授器,德能容人,亲以致爱,其间与骆统的剖心赤诚、刚正为人、谏以补过是密不可分的。

公元200年,骆统母亲改嫁给华歆做妾,骆统事先八岁,因而与亲戚一道回到乌伤。他的母亲来送别,骆统拜辞母亲上车后,脸朝前而不今后望,他的母亲哭着跟在车后。赶车的人说:“夫人还在那边。”骆统说:“不想增加母亲的忖量,以是不回头看他。”

他奉养嫡母甚为恭谨。事先年事饥馑,乡里及远方来的人大多生涯困窘,骆统为了资助他们而削减本身的饮食。他的姐姐仁爱有品德,守寡无儿回到外家,看到骆统的模样内心非常惆怅,屡次问他是甚么缘由。骆统说:“士大夫们连荆布都不克不及吃饱,我哪来心机本身一小我吃饱?”他的姐姐说:“真是如许,为何不告诉我,而本身把本身折磨成这个模样。”因而她就将本身的食粮给了骆统,又将此事示知母亲,他的母亲也以为他很贤德,因而叫人分发拯救食粮,骆统由此名声显扬。

惠泽庶民公元212年,孙权以讨虏将军身份兼任会稽太守,骆统时年二十岁,被试用为乌程国相,乌程庶民凌驾万户,都赞叹他能仁惠管理。孙权夸奖他,召他为功曹,代行骑都尉,并将堂兄孙辅的女儿稼给他为妻。骆统致力于弥补考核时政,若有甚么见闻,他绝不让事变留宿再办。他常挽劝孙权尊敬招待贤能人士,勤恳探讨弊端;飨宴犒赏时,可以或许让人人离别进见,对他们嘘寒问暖,施以亲热心意,启示引诱他们说出内心话,视察他们的志趣,使他们都感恩戴德,怀着答谢之心,孙权接受了骆统的发起。

孙权前期以是能推诚信士,爱才若命,恤民如幼稚;同时,量能授器,德能容人,亲致使爱,其间与骆统的剖心热诚、朴直为人、谏以补过是密弗成分的。

上疏勤政

www364949com,骆统厥后出任建忠中郎将,率领武射吏三千人。凌统作古后,他又管辖凌统的戎行。

事先税征徭役繁多,加上瘟疫盛行,民户削减。骆统因而上奏说:“臣据说君主管理国度,以占有国土为强富,掌握威福为高贵,发扬德义为光荣,永垂胤嗣为大福。但是,财物需要靠公众消费,强大依靠公众气力,威官僚借公众权势,福祚要仗公众殖养,品德要借公众郁勃,仁义要赖公众履行,这六个方面完整具有,然后能力适应天命、传承福祥,保佑王族稳固国度。《尚书》有言:‘庶民没有国君就不克不及互相舒适,国君没有庶民就没法开疆辟土。’推理来议论,就是庶民因君王管理而清闲,君王因庶民资助而立国,这是弗成调换的轨则。现在劲敌还没有祛除,世界还没有清闲,全军有无尽的战役,江边有不懈的戒备,钱粮征调,一向积聚苛烦,加上瘟疫形成的死丧祸灾,郡县空虚,野外荒凉。听到所辖城邑的申报,庶民的户口日趋削减,又多是残老之人,少有青壮之夫,听到这类状况今后,为臣心中如火焚急。思虑精细精美个中缘由,重要怪于小民不明事理,他们既有安土重迁的习惯,并且又因前后出外投军的人,在世的就生涯困苦没有温饱,死了就抛尸露骨不克不及归葬故里,故此他们越发留恋故乡,畏惧远行,把出门远行看得与殒命一样平常恐怖。每次征调劳役,那些贫穷人家负担沉重的人先被派送。稍有产业的人,就出家中财帛来行行贿,掉臂一贫如洗。草率懀呛之人就流亡深山罪恶之地,与伏莽为伍。庶民困苦虚竭,饥号愁躁,忧闷焦躁就不放心消费,不放心消费则越发招致贫穷,越发贫穷则生涯毫无兴趣,故此口腹饿急了,那奸邪之心就萌发,而起义的人也越来越多。臣又据说在民间,若是家中生涯不克不及委曲自给的话,生下儿子,大多不去抚养,就连那些屯田战士,由于贫穷也有许多人扬弃孩子。上天送育这些孩子,而作父母者却将他们戕害,既忧郁这类状况会搪突寰宇、撼搅阴阳,又想到陛下首创的国度乃是无尽功业,强邻大敌不是一会儿可以或许消灭,边陲戍守不是个把月可以或许除去,而民兵赓续减损,后生者不得哺育,这不是对峙久长年月,终究取得成功的好情形。国度有庶民,如同船行水上。水镇静则船平稳,水搅动则船不安,庶民虽愚但弗成诳骗,虽弱但弗成强压。以是圣明君主都注重他们,是由于祸福由他们所决议,故此作君主者要相同与庶民的信息,以便依据时势民情来制订合宜政策。现今官长居于靠近庶民的职位,但他们却以做事周密为能事,向他们所取的凌驾现在国度的急需,很少有人再能以恩惠来管理,相符陛下上天有掩盖大地般的仁义,布施勤恳体恤民情的仁德。仕宦的政务、庶民的习俗,日趋衰颓,渐至陵夷,其势不克不及再推迟过久。治病要赶在病情未恶化之前,除患要赶在祸殃未扩延之际。愿望陛下能在无所事事的繁忙中抽出一点余暇,注意沉思,弥补缺少,深谋远虑,抚养盈余之民,增加人财之用,使国度奇迹与三光同辉,与寰宇等齐。为臣骆统这个大愿可以或许完成,也足以死而不朽了。”孙权深受感动,对他的意见迥殊注重。

(历史 防蜀御魏

公元222年,骆统随陆逊在宜都击败刘备,战后升任偏将军。

当刘备逃往白帝城时,徐盛、潘璋、宋谦等各自上书,向孙官僚求伺机打击蜀国。孙权咨询陆逊的意见。骆统与朱然、陆逊以为曹丕正大范围集结戎行,表面上假称助吴国共讨刘备,实际上心胸罪恶奸计,因而应敏捷撤军。不久,魏国果真发兵,吴国三面受敌

同年,曹仁率军打击濡须,另派部将常雕等攻袭中洲,骆统与严圭配合反抗并将其击败,骆统因功被封为新阳亭侯。

英年早逝

骆统厥后任濡须督。他屡次陈说无益时政的看法,前后上奏书数十次,所说的状况和发起都很有原理,个中尤其是他预计招募的步伐在民间滋长罪恶松弛习俗,轻易使庶民发生叛离之心,应该迫切绝止,孙权与他重复辩证,最初照样按骆统的意见措置。

公元228年,骆统作古,年仅三十六岁。

骆统汗青评价

朱育:“其智慧简略,奸佞謇谔,则侍御史馀姚虞翻、偏将军乌伤骆统。”

陈寿:“骆统抗明大义,辞切理至,值权方闭不开。”

陆机:“骆统、刘基强谏以补过,谋无遗算,举不失算。”

叶适:“骆统戋戋,独知以民为重,安得父老之言。”

骆统轶事典故

为人伸冤

据《会稽典录》载,零陵太守徐陵为官廉洁,事迹明显,为孙权重用。徐陵身后,家里的境地、童仆、仆众等都被处所霸主和强者劫掠一空,徐陵的儿子徐平落难。骆统晓得后,一面代为申说冤情,辩明是非,请官府惩办暴徒;一面又亲身上书,要求孙权思贤嘉善,拯救徐平。孙权得知后,支配徐平到丹阳太守诸葛恪部下为官。徐平作战英勇,立了许多军功,官至武昌左部督。

疏救张温

辅义中郎将张温出使蜀今后,常常张扬诸葛亮治国无方。孙权心中大为不悦,又忧郁终究不克不及为本身所用。厥后发生了暨艳谋反得逞之事。一些人乘隙馋害张温。孙权即把他削职为民。

事先无人敢为其语言,只需骆统以为张温开罪,其因在于现实不清、证据缺少,完整是君子诽语毁誉、君王缺少明察的效果。他以为暨艳被任命,重要义务不在张温。就算引荐有误,张温也不是第一个引荐暨的人。说张温与暨艳朋党作奸,无凭无据,仅以举才欠妥推定,着实说不过去。关于贻误军令,骆统也举行客观诠释。以为张温一向奉公执行命令,军马没有削减,战场上没有猬缩,军期也没有耽搁,完整经心为国,忠君效能,又何罪之有。对孙权诘问诘责张温出使蜀国有辱本国,骆统以为,为国出使,盛赞他国的优美,只需本身没有屈节,就不克不及说是有辱本国,而是一般的使节之行。蜀派邓芝回访,这是国与国之间友爱的来往。邓芝的回拜,实际上是诸葛亮派邓芝送张温返国,是对吴国的尊敬,不是张温的私情行动。另外,关于别的的罪名,骆统也逐一抗辩。为使孙权纳谏,注解本身的忘我和朴直,骆统最初亮相:“我和张温已多年没有联络。张温既不是我早先的同伙,也不是我对张温有甚么迥殊的情绪,只不过是同事的同寅,都是君王的臣子。若是君王能细加辨析、核实,甚么怀疑都能解开。本日我为张温陈情抗辩,我也并纰谬本身抱有多大的希望。张温已受坐开罪,独行在前;我也愿受耻,罢官免职在后。”惋惜孙权没有采用骆统的谏言。

骆统小我作品

据《全三国文》载,骆统有文集十卷,尚有《表理张温》、《民户损髅上疏》、《陈诸将舟船饰严笺》。

骆统史籍纪录

《三国志·吴书·虞陆张骆陆吾朱传第十二》

骆统艺术抽象

文学抽象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骆统在舌战群儒时进场,欲与赴东吴的诸葛亮争执,被黄盖劝止。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骆统简介和故事,会稽乌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