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世界史 2019-09-13 23: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世界史 > 正文

纯属杞人忧天,是流氓文学

《三国演义》作为“中小学生必读书”,遭到教师和学者质疑

[B]被个别学者认为是“杀人演义”,多数网友认为不能将其踢出四大名着[/B]

 ; ; ; “数代人集体创作的产品……陋巷中顽劣小儿喜欢听的故事”,“诸葛亮就是一个出乎情理之外的人——哪里是人,已几近妖怪”,这些语录出自特级语文教师、北京市海淀区新国语培训学校校长王泽钊的一篇博客。这篇博客在网上掀起了重新评估《三国演义》的热潮,王泽钊不鼓励甚至反对中小学生阅读《三国演义》的观点,在得到一些学者认同的同时,也遭到了网民的激烈反对,在搜狐进行的网络投票中,有62。71%的网友觉得《三国演义》文学价值很高,有67。04%的网友不认为应该把《三国演义》踢出四大名着。

王泽钊特级语文教师,曾执教于青岛二中等重点中学。最神奇的是,23次“护送”学生闯关高考,多次命中高考作文题,其中还有6名学生在高考中写出过满分作文。最夸张的是,执教授课时弃传统语文教材不用,转而使用自己编写的一套语文教材!

把《三国演义》踢出四大名着?近日,网络上掀起一股对《三国演义》重新评估的热潮,主推人、北京市海淀区新国语培训学校校长王泽钊声称,《三国演义》就是“杀人演义”,他不仅不鼓励学生读,甚至反对学生阅读;学者陈明远也发文声援,直指《三国演义》在文学和思想上的双重价值缺失;学者朱大可则认为,《三国演义》的文学价值很高,但学生的阅读应由家长引导。

把《三国演义》踢出四大名着?近日,网络上掀起一股对《三国演义》重新评估的热潮,主推人、北京市海淀区新国语培训学校校长王泽钊声称,《三国演义》就是“杀人演义”,反对学生阅读学者朱大可则认为,《三国演义》的文学价值很高,但学生的阅读应由家长引导。

 ; ; ; 在“把《三国演义》踢出四大名着”成为网络论坛颇为吸引眼球的标题之后,王泽钊曾作出澄清,认为“踢出”一词不够温和。但如果试图从王泽钊文中寻找“温和”的观点,也是相当困难的,这篇批评文字,从始至终都弥漫着一股偏激的情绪。“《三国演义》被荒谬地列为“四大名着”之首,与巨着《红楼梦》同列,实在令人费解。“就思想性来说,《三国演义》简直就无可称道!”“就文学性来说,《三国演义》根本就算不上文学。”这种绝对化的表达方式,除了给人留下”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印象外,再就是莫名其妙了,《三国演义》和《红楼梦》同列在一起,怎么就荒谬了?如果《三国演义》的思想性存有争议的话,那么它的文学性早已是公认的了,说《三国演义》算不上文学,有不分青红皂白一棒子打死的嫌疑。

“《三国演义》根本就算不上文学,思想性上也无可称道!”近日,传说中的“语文狂人”王泽钊撰文质疑《三国演义》的名着地位,他公开表示不希望学生读《三国演义》,“《三国演义》被荒谬地列为‘四大名着’之首,实在令人费解……它对学生没有任何帮助,不应该把它作为中小学生必读书。”王泽钊的言论更被一网站归纳做成了“呼吁把《三国演义》踢出四大名着”的讨论主题。

[B]“我从来不鼓励学生去读《三国演义》”[/B]

[B]“我从来不鼓励学生去读《三国演义》”[/B]

 ; ; ; 《三国演义》要不要进行重新评估?我觉得,在不同时期,用新的角度去打量经典,无论是有它可以为今所用的发现,还是冷眼衡量它曾被拔高的部分,都是一种收获。学者陈明远在博客撰文声援王泽钊,认为《三国演义》宣扬美化“游民意识”,怀疑它的艺术价值和地位以及对社会的影响。批评家朱大可将《三国演义》列入“流氓文学”范畴,因为它里面含有暴力、战争和潜规则等“流氓色彩”。这些言论实际上就是在对《三国演义》进行再次解读,这种解读是有意思的,但它仅适宜于知识分子或者更小的专家、学者圈子中进行,普通读者对于这种争论不会有太大兴趣,更何况,即便在小圈子里争论,谁又能拿出令人信服的观点?

本报记者 蒋庆 为您报道

这一轮争议中,首先质疑《三国演义》的是北京市海淀区新国语培训学校校长王泽钊。他一直致力于新国语教育的改革,曾因在教学上的革新之举,被迫离开青岛二中,如今以语文教学改革者的身份,多次被邀在国内中小学举行巡回讲座,宣扬自己的语文教学理念。3月7日,王泽钊在自己的博客中贴出了一篇名为《不要再让中小学生读〈三国演义〉了》的文章,迅速在网络上引起了争议。

这一轮争议中,首先质疑《三国演义》的是北京市海淀区新国语培训学校校长王泽钊,他一直致力于新国语教育的改革。3月7日,王泽钊在自己的博客中贴出了一篇名为《不要再让中小学生读〈三国演义〉了》的文章,迅速在网络上引起了争议。

 ; ; ; 《三国演义》流传到现在,中间数代人参与了这个故事的创作,它的受欢迎,很大程度上也源自它对民间智慧的吸纳,它也绝不仅仅是批评者所形容的那样只有杀人放火、假仁假义,至少,它所塑造的诸葛亮、关羽、刘备等栩栩如生的形象,会是中国文学史上一笔宝贵的财富。《三国演义》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尤其在它以广播评书的形式出现后,更是在民间妇孺皆知,很多人写文章,都会把儿时阅读和收听《三国演义》当做美好的回忆。没听说过哪个犯罪分子承认自己的行为和曾经阅读过《三国演义》有关,与流行文化盛行的“蛊惑仔”、“黑社会”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相比,阅读《三国演义》可谓益处良多,不仅可以启发读者对历史的兴趣,还可以从中得到文学的滋养。《三国演义》是“四大名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这一点,时间已经做出了最公正的评价。

观点

在博客文章中,王泽钊说,“《三国演义》被荒谬地列为四大名着之首,与巨着《红楼梦》同列,实在令人费解。就思想性来说,《三国演义》简直就无可称道!残暴的皇权,腐朽的忠孝节义,煞费苦心的阴谋诡计,伏尸百万流血漂橹的战场。”

在博客文章中,王泽钊说,“就思想性来说,《三国演义》简直就无可称道!残暴的皇权,腐朽的忠孝节义,煞费苦心的阴谋诡计,伏尸百万流血漂橹的战场。”

 ; ; ; 反对中小学生阅读《三国演义》,是一种杞人忧天的行为。这种家长式的焦虑非常可笑,就像劝阻孩子不要碰一块蛋糕一样,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说那块蛋糕里面长满了毒素。而事实证明,已经有无数人在吃过那块“蛋糕”之后是安然无恙的,再用夸张的词汇去形容它的不堪就是说谎了。作为一名特级语文教师,应该了解自己在教育中的引导功用,帮助学生如何更好地阅读和使用名着,而不应采取“拒之门外”的简单方式,您可以不信任《三国演义》的价值观和文学性,但对现在眼界开阔的孩子们的欣赏水平总该有一些信心吧。

□“数代人‘集体创作’的产品……陋巷中顽劣小儿喜欢听的故事”

记者昨日电话采访了王泽钊,王泽钊称,这一篇文章,只是他对语文教学病症分析的第一篇,刚开了头,他没想到这篇文章会引起如此大的争议。“在1980年代,我就提出《三国演义》的问题。在课堂上,我从来不鼓励学生去读《三国演义》,不读最好,因为这是一部在思想上和文学上毫无价值的作品。”王泽钊认为,诸葛亮为了自己的主子得天下,让弱势群体变成了尸体,这是“智慧的化身”吗?王泽钊表示对此也感到很困惑,“我们为什么那么喜欢讴歌战争,我们为什么对战争不能厌恶,我们为什么总是津津乐道于杀人放火的‘智慧’?”

记者电话采访了王泽钊,王泽钊称,“在课堂上,我从来不鼓励学生去读《三国演义》,因为这是一部在思想上和文学上毫无价值的作品。”

□“诸葛亮就是一个出乎情理之外的人———哪里是人,已几近妖怪”

[B]“《三国演义》开了胡编乱造的先河”[/B]

学者陈明远在博客中也对王泽钊予以了声援,陈明远称,《三国演义》只是一部胡言乱语、无聊调侃的“戏说”、“大话”,对于它越来越反感,越看越讨厌。

关于王泽钊,语文界一直存在着争议,以至于人送外号“语文狂人”。支持他的学生说遇见他是“一生的幸福”;反对者则指责他“破坏了正常的教学秩序”。正因为如此,央视主持人和晶接棒崔永元主持的首期《实话实说》就邀请了他出任嘉宾……

学者陈明远在博客中也对王泽钊予以了声援,在博客文章中,陈明远也发出质疑,《三国演义》到底算得上“经典名着”吗?

[B]“中小学生可读《三国演义》,但需家长引导”[/B]

现在再度让王泽钊陷入争议的,是他最近发表的一篇《不要再让中小学生读了》的文章。在该文中,王泽钊鲜明地甩出了自己的观点 ———“《三国演义》思想性无可称道”,“残暴的皇权,腐朽的忠孝节义,煞费苦心的阴谋诡计,伏尸百万流血漂橹的战场……这些何足称道!”此外,王泽钊还表示《三国演义》也根本算不上文学大作,“首先,它是数代人‘集体创作’的产品……陋巷中顽劣小儿喜欢听的故事,是什么品质。其次,在文学想像方面乏善可陈。再次,所塑造的人物公式化:好则好到家,坏则坏到底。诸葛亮就是一个出乎情理之外的人———哪里是人,已几近妖怪……我们要学生从中受到哪些熏陶、哪些滋养?是皇权,是愚忠,是阴谋,抑或是血腥?还是其低俗的写作手法?《三国演义》作为“中小学生必读书”,可以休矣!”

陈明远认为,对20世纪国内出版界号称“四大经典文学名着”之一的《三国演义》,多年来被媒体炒作得红红火火,包装得花里胡哨。面对各色各样的评论、着述越来越热闹,“我禁不住发一个疑问:《三国演义》具有多大的艺术价值?她在文化史上究竟有多高的地位?它对于我国社会起了什么影响呢?”陈明远称,《三国演义》只是一部胡言乱语、无聊调侃的“戏说”、“大话”,对于它越来越反感,越看越讨厌。

针对《三国演义》的质疑,孙绍振、学者李新宇等人也参与其中,搜狐网还发起了调查活动。不过,调查显示,有62。71%的网友觉得《三国演义》文学价值很高,有67。04%的网友不认为应该把《三国演义》踢出四大名着。和教师王泽钊、学者陈明远的观点不同,网友对《三国演义》更多的是持肯定态度。

遭批

陈明远分析说,《三国演义》宣扬美化“游民意识”;内容胡编乱造,不近情理,伪造重大历史事实;文字半文不白,像是缠足又半放的小脚,畸形怪状;描写人物脸谱化、公式化。他称尤其厌恶小说中的游民意识,“这是最令人反感的,是没有人味,竟然为了‘结义’而残忍杀戮家人;假仁假义,甚至无情无义,装模作样,虚伪透顶。总之,《三国演义》开了戏说、信口雌黄、胡编乱造的先河。”

学者朱大可昨天也向记者表示,中国的古典长篇小说中,《三国演义》毫无疑问是一部出色的小说,具有可读性。中小学生可以读《三国演义》,但因为《三国演义》可以说属于“流氓文学”,它里面某些内容带有“流氓色彩”,例如暴力、战争以及传统社会中的潜规则等,家长和老师应该给予引导,否则可能会带来负面的影响。

□“您的观点大可以引申出《西游记》宣扬封建迷信,《水浒》号召以暴对暴”

[B]“中小学生可读《三国演义》,但需家长引导”[/B]

□“《三国》的经典是经过几个世纪传播形成的,不是某一个人树起来的”

针对《三国演义》的质疑,孙绍振、学者李新宇等人也参与其中,搜狐网还发起了调查活动。不过,调查显示,有62。71%的网友觉得《三国演义》文学价值很高,有67。04%的网友不认为应该把《三国演义》踢出四大名着。和教师王泽钊、学者陈明远的观点不同,网友对《三国演义》更多的是持肯定态度。

一网站的调查数据显示,65%以上的人认为《三国演义》文学价值很高,69%以上的人反对将《三国演义》踢出四大名着,并认为这本书应该作为中小学生的必读书。针对王泽钊的说法,一些坚定的“拥《三国》”派在网上予以了还击,“您的观点大可以引申出《西游记》宣扬封建迷信,《水浒》号召以暴对暴……不如把四大名着全否定了”“国家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王老师你肯定没读过三国”。

朱大可昨天也向记者表示,中国的古典长篇小说中,《三国演义》毫无疑问是一部出色的小说,具有可读性。他认为人们不应该把阅读视野仅仅局限于“四大名着”上面,中国还有很多优秀的古典小说,比如“三言”、“两拍”等等。“《三国演义》本身是具有文学性的,它是历经数代人集体创作的产物。《三国演义》跟《西游记》相比,在文学想象性方面有所逊色,毕竟它不是一部神话小说。但是《三国演义》同样不缺乏想象,它的想象是建立在一个根本的历史蓝本基础之上的,这种想象具有开放性,而不是一种单纯的、封闭式的想象,它涵盖着一个民间体系,融入了民间戏曲、民间传说、民间说书等等因素,这是一个集体想象,或者说这是对中国古代社会历史现实的一种图解。”

当然,“权威《三国》研究专家”也有话要说。沈伯骏就批王泽钊的观点太过片面和狭隘,“《三国》的经典地位是经过几个世纪的传播形成的,不是某一个人树起来的,也不会因为某个人的言论而改变。王泽钊认为小说就是写人与人的斗智斗谋,但实际上,谋略并非《三国》的精髓,更非书中精华的全部。”沈伯骏表示,他认为《三国》有其厚重的思想价值,“体现了对国家统一的向往,而刘备集团一开始提出的‘上报国家,下安黎庶’的口号,即使放到现代社会也不落后。同时,《三国》还有对历史经验的总结,对理想道德的追求。”

朱大可认为,中小学生可以读《三国演义》,但是前提是家长和老师方面必须提供正确的引导。因为《三国演义》可以说属于“流氓文学”,它里面某些内容带有“流氓色彩”。例如暴力、战争以及传统社会中的潜规则等,中小学生接受这些内容的时候,家长和老师应该给予引导,否则可能会带来负面的影响。

此外,对于“好则好到家,坏则坏到底”的说法,学者孙绍振认为,作家的主观动机和艺术的客观效果不统一,这在世界文学史上是常见的,并不见得都是坏事。

辩解

□“我们几千年来缺的不是勾心斗角,而是大智慧,《三国》在西方默默无闻”

□“大方面指向错误后果严重……有人说我脑子进了牛奶,牛奶总比牛粪好吧”

已经有网站将王泽钊的观点搬上了“讨论区”,如此一来,王泽钊想清净都不行了。

在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王泽钊为自己的观点提出了辩解,他表示自己说这样的话就是为了防止学生误入歧途,“对学生而言,大方面指向错误后果严重,我们看《三国》,学人与人斗智斗谋?我们几千年来缺的不是勾心斗角,而是大智慧,《三国》在西方就基本属于默默无闻的地位。我们应该介绍一些让学生读了以后学会思考,让他们有思想的东西。”王泽钊因此特别推荐了《庄子》《史记》《红楼梦》《聊斋志异》等作品,“另外《鲁滨孙漂流记》《复活》等也很不错,不要觉得这些作品太难,一加一等于二简单,老是这样做有什么意思呢?”王泽钊称,把《三国》踢出四大名着不是他最主要的意思,他也看到了网友对他的责骂,“有人说我脑子进了牛奶,牛奶总比牛粪好吧。”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纯属杞人忧天,是流氓文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