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世界史 2019-11-02 15: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世界史 > 正文

遭挫骨扬灰,终究是谁那么狠

李自成兵败山海关,当时民间多归结为其祖坟被掘。而此事又有各种各样的传说,这里引述的说法来自清朝刘廷玑着《在园杂志》。因其所述大异于当事人自述,且极具传奇颜色,堪为谈资。

李自成气势正盛之时,其兄李自祥改名张自祥,仍在米脂县衙任职,其用意不言自明。一日,米脂县令边大绶刚刚升堂,一人来县衙告状说自己所卖之蒜被抢,请县令做主。

李自成气势正盛之时,其兄李自祥改名张自祥,仍在米脂县衙任职,其企图不言自明。一日,米脂县令边大绶刚刚升堂,一人来县衙告状说自己所卖之蒜被抢,请县令做主。

告状者在跪述过程中,爬到边大绶跟前,使劲儿摁了摁他的脚。边大绶感觉另有文章,忙将告状者带至后堂。卖蒜者请边大绶屏退左右,然后摘下帽子从里面拿出一封信说,我乃内廷太监,皇帝有密旨,命你掘掉闯贼祖坟。边大绶读完,继续升堂,让手下赔偿卖蒜者的损失打发他离开。

告状者在跪述过程中,爬到边大绶跟前,用力儿摁了摁他的脚。边大绶觉得另有文章,忙将告状者带至后堂。卖蒜者请边大绶屏退左右,然后摘下帽子从里面拿出一封信说,我乃内廷太监,皇帝有密旨,命你掘掉闯贼祖坟。边大绶读完,继续升堂,让手下赔偿卖蒜者的损失打发他分开。

但李自成家的祖坟在何处呢?接下来的几天,边大绶心神不宁,坐立不安。其心腹门子贾焕悄悄问他,大人有什么心事吗?不妨给小人说说,没准儿可以替你想想办法。边大绶便讲了事情原委,说,因是密旨,不能大张旗鼓。再说咱们干这事也是玩命。让李自成知道了,一定要灭咱们九族的。

但李自成家的祖坟在何处呢?接下来的几天,边大绶七上八下,坐立不安。其心腹门子贾焕悄然问他,大人有什么心事吗?无妨给小人说说,没准儿可以替你想想办法。边大绶便讲了事情原委,说,因是密旨,不能大张旗鼓。再说我们干这事也是玩命。让李自成知道了,一定要灭我们九族的。

www.649.net,贾焕说,这事儿你找我真找对了。我来告诉你吧。咱们衙门里的捕快张自祥实名李自祥,是闯贼的亲哥。他已经暗中与二十个人结拜为兄弟,约定闯贼到来之日共为内应,我是这二十个人之一。你若想知道其祖坟所在地,可先与李自祥结拜,然后慢慢想办法。

贾焕说,这事儿你找我真找对了。我来通知你吧。我们衙门里的捕快张自祥实名李自祥,是闯贼的亲哥。他曾经暗中与二十个人结拜为兄弟,商定闯贼到来之日共为内应,我是这二十个人之一。你若想知道其祖坟所在地,可先与李自祥结拜,然后慢慢想办法。

边大绶想想,决定按此行事。他把李自祥唤进后堂,问,你本姓李,为何改姓张?李自祥正欲辩解,贾焕走出来说,自祥兄,我已把所有情况向县令做了汇报,不必遮掩。边大绶说,现在天下形势即见分晓,我也要自保,所以想与你结交。李自祥大喜,当即与边大绶结拜。随后,边大绶与李自祥出则为上下级,入则为兄弟,彼此甚相得。

边大绶想想,决议按此行事。他把李自祥唤进后堂,问,你本姓李,为何改姓张?李自祥正欲分辩,贾焕走出来说,自祥兄,我已把一切情况向县令做了汇报,不用遮掩。边大绶说,往常天下形势即见分晓,我也要自保,所以想与你结交。李自祥大喜,当即与边大绶结拜。随后,边大绶与李自祥出则为上下级,入则为兄弟,彼此甚相得。

一日,边大绶酒后跟李自祥说自己会看风水,堪其祖墓便知将来。李自祥遂以出外打猎为名将边大绶领到自己祖坟处。边大绶心中暗喜。数日后,李自成的大兵进犯潼关,边大绶给了李自祥七千两银子,让他带着其他结拜兄弟先行投军,自己和贾焕料理完事情随后也去投奔。

一日,边大绶酒后跟李自祥说自己会看风水,堪其祖墓便知将来。李自祥遂以出外打猎为名将边大绶领到自己祖坟处。边大绶心中暗喜。数日后,李自成的大兵进犯潼关,边大绶给了李自祥七千两银子,让他带着其他结拜兄弟先行投军,自己和贾焕料理完事情随后也去投靠。

李自祥走后,边大绶和贾焕带着家人潜至山野深处的李自成祖坟。但见墓地上有大树一棵,遍垂紫藤。掘墓至棺椁,藤根包裹千匝。用斧头砍断藤蔓,棺椁打开,有一条小白蛇,头角已成龙形,其身尚未变遍。尸骨上皆长着黄毛白毛,三四寸不等。边大绶等将蛇和尸骨焚而毁之,尽扬之。所谓挫骨扬灰是也。掘完墓,边大绶忽然发现贾焕不见了,不由又惊又怕。莫不是……

李自祥走后,边大绶和贾焕带着家人潜至山野深处的李自成祖坟。但见墓地上有大树一棵,遍垂紫藤。掘墓至棺椁,藤根包裹千匝。用斧头砍断藤蔓,棺椁翻开,有一条小白蛇,头角已成龙形,其身尚未变遍。尸骨上皆长着黄毛白毛,三四寸不等。边大绶等将蛇和尸骨焚而毁之,尽扬之。所谓挫骨扬灰是也。掘完墓,边大绶忽然发现贾焕不见了,不由又惊又怕。莫不是……

几天后,贾焕返回,说,我担心李自祥半路回来,发现咱们的勾当,所以特意追赶去送他,直至将他送至潼关。边大绶问,现在咱们该怎么办?贾焕说,此地不可久留。闯贼若知,随时可以杀到。您已为朝廷立了大功,可谓不负君命,何不挂印归山?边大绶听从了建议,遂逃走。贾焕也远遁他乡。二人从此失联。

几天后,贾焕返回,说,我担忧李自祥半路回来,发现我们的勾当,所以特意追逐去送他,直至将他送至潼关。边大绶问,往常我们该怎样办?贾焕说,此地不可久留。闯贼若知,随时可以杀到。您已为朝廷立了大功,可谓不负君命,何不挂印归山?边大绶服从了建议,遂逃走。贾焕也远遁他乡。二人从此失联。

不久改朝换代,天下大乱之后归于平静。数年后,边大绶客居京城绒线胡同。一日忽有一僧叩门求见县令。边大绶有一侄子刚刚被任命为县令,赶紧把侄子叫出来。老僧说,不是年轻人,我找前朝米脂县令。边大绶仔细辨认眼前老僧,问道,你是……贾焕?老僧跪拜道,正是我啊。两人相拥而泣,互述别后情境。贾焕说,你我二人,岂非明朝忠臣,后人谁知也?

不久改朝换代,天灾人祸之后归于宁静。数年后,边大绶旅居京城绒线胡同。一日忽有一僧叩门求见县令。边大绶有一侄子刚刚被任命为县令,赶紧把侄子叫出来。老僧说,不是年轻人,我找前朝米脂县令。边大绶认真辨认眼前老僧,问道,你是……贾焕?老僧跪拜道,正是我啊。两人相拥而泣,互述别后情境。贾焕说,你我二人,岂非明朝忠臣,后人谁知也?

以上故事据说出自边大绶侄子边声威之口。李自成祖坟被掘,尽管被掘方式说法不一,但掘坟确有其事。很长一段时间里,没人认为边大绶做错了什么。

以上故事听说出自边大绶侄子边声威之口。李自成祖坟被掘,固然被掘方式说法不一,但掘坟确有其事。很长一段时间里,没人以为边大绶做错了什么。

目的永远是第一位的。掘坟只是实现目的的方式之一,这种缺了八辈儿大德的事儿,也是有时候可做有时不可做。至今亦然。

目的永远是第一位的。掘坟只是完成目的的方式之一,这种缺了八辈儿大德的事儿,也是有时分可做有时不可做。至今亦然。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遭挫骨扬灰,终究是谁那么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