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物考古 2019-08-16 00:2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文物考古 > 正文

龙泉青瓷渐成高端日用瓷新宠,半路出家的龙泉

有人说,张绍斌是个怪人,不太愿意跟人交流,只沉醉于自己的创作世界中。

这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全球性盛会。在这里,不分国籍、不分种族、不分宗教信仰,各种不同文化能互相激荡不断融合;这也是一届万众瞩目下充满期待的世博会,因为中国人民已经翘首期盼了她百余年。在这里,她是所有中国元素最佳的展示平台,从古至今乃至将来……

龙泉青瓷:世博首张世界陶瓷类“非遗”名片:  这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全球性嘉会。在这里,不分国籍、不分种族、不分宗教信奉,各种不同文化能互相激荡不断融合;这也是一届万众瞩目下布满期待的世博会,由于中国人民已经翘首期盼了她百余年。在这里,她是所有中国元素最佳的展示平台,从古至今乃至将来……  龙泉青瓷,这个有着千年历史文化积淀的china,携世界陶瓷类首张“非遗”手刺之荣出色亮相。  龙泉青瓷元素出色演绎上海世博无处不在  走进上海世博会的浙江馆,最吸引观众眼球的无疑是放在展馆中厅直径长达8米、可以升降的龙泉青瓷巨碗,这是上海世博会浙江馆最核心的部门。  据上海世博会浙江馆总设计师、中国美院公共艺术学院院长杨奇瑞先容,龙泉青瓷几千年的历史沉淀是它成为浙江馆核心元素的最主要原因。  而龙泉青瓷元素在上海世博会的出色演绎,可谓无处不在。5月1日至5月31日期间,在“中国元素流动区”内,将举行以“出色世博?千古瓷韵”为主题的龙泉青瓷驻场项目。  6月18日至6月22日,上海世博会还将举办“浙江周”流动。该流动将集中展示浙江优秀的民间工艺精品,龙泉青瓷又有20件优秀作品参展。  不仅如斯,在龙泉市委市政府的积极引导下,龙泉青瓷企业积极介入上海世博会特许商品制作。龙泉天工瓷厂设计烧制的青瓷茶壶——世博壶、拙匠瓷庄设计出产的世博会吉利物——青瓷海宝,已被纳入世博会特许商品;而嘉翔瓷厂为浙江馆制作、供浙江馆游客品茗使用的首批35万只青瓷茶杯,一部门也已运抵上海……  中国工艺美术巨匠、龙泉青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徐朝兴的一番话,“向世界展示龙泉青瓷,推广龙泉青瓷文化,世博会是最好的舞台”,道出了28万龙泉人民的心声。  “青瓷世家”代表“最浙江”家庭演绎时代变迁  2009年,上海世博会浙江馆在浙江全省范围内寻找最能代表浙江的,虽属不同行业、地域但具有深挚文化底蕴、能反映时代变迁的江南水乡家庭。历经半年的征集、甄选,龙泉张绍斌一家作为“青瓷世家”而幸运入选。  说起张绍斌,在龙泉青瓷界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在海内的陶瓷界,也是申明远播。  他被故宫博物院陶瓷专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张守智誉为“官窑”传人;他因只读了三年半书而在参评中国陶瓷艺术巨匠时被删了下来,却又戏剧性的以他的惊世作品征服了所有评委而终极当选。  说起张家与青瓷的渊源,要从张绍斌的爷爷说起。  张绍斌的爷爷张高礼和叔公张高岳是民国时期制作青瓷仿古瓷的高手,至今在龙泉青瓷博物馆还存放着“寿龟”、“白菜瓶”等他们的多件精品。  1957年,周恩来指示恢复龙泉青瓷出产后,龙泉成立仿古小组。张的叔公张高岳,恰是仿古小组的成员。  而张绍斌本人绝对算得上是大器晚成的典型——直到30岁以后,才走上青瓷的创作道路。但他又绝对是一位为青瓷而生的人,只跟叔公张高岳学了三个月的仿古瓷,几年后,他做的仿古瓷已经可“以假乱真”;为了追求青瓷艺术创作而抛却了仿古瓷,又在短短的几年间,创作出了被张守智以为“这就是官窑作品”的现代青瓷。  而张绍斌对自己的成就,只用了简朴的一句话,“可能是之前积攒的渴想比较多,后劲就爆发得要大一些。”  现在的张绍斌在龙泉可谓独树一帜,薄胎厚釉是他的招牌,还有龙泉独此一家的米黄色哥窑釉,如冻石一般,为业界赞叹。  而他对艺术瓷的执着,也为众人钦佩:在龙泉的十三位青瓷“巨匠”中,张绍斌是唯逐一个没有出产日用瓷而只做艺术瓷的人。曾经有人劝过张绍斌,做点日用瓷增加收入。而张绍斌的回答却十分朴实:“我同心用心一意都做不出几件好的作品,假如再分散精力搞日用瓷,可能两样都做不好。”  作为青瓷世家,张绍斌的父亲张照辉,今年都70多岁了还在老家宝溪独自烧瓷;他的女儿张英英,一脉相承,创作的青瓷作品小巧精致、玲珑剔透,被誉为是龙泉青瓷界的“才女”;他的儿子则去了景德镇陶瓷学院读书;除此之外,他还带了一位门徒。  上海世博会浙江馆总设计师、中国美院公共艺术学院院长杨奇瑞说,张家的糊口变迁可以直观地反映出青瓷的发展传承需要依赖几代人的努力,“而这也是浙江馆设计团队但愿向参观者传递的信息”。  成功入选人类“非遗”龙泉青瓷“依文化而盛”  2009年的9月30日,对于有着千年置县历史的龙泉来说,是意义不凡的一天。这一天,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成功入选“人类非遗”,成为全球陶瓷界首张“非遗”手刺。  中国工艺美术巨匠、宜兴紫砂制作技艺国家非遗传承人汪寅仙巨匠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曾经感触万分:“龙泉青瓷申遗成功,是溘然也是必定。”究其原因,汪巨匠的回答是近年来龙泉市委市政府的倾力搀扶和龙泉青瓷界从艺职员的奋发进取共同努力的结果。  在1700多年的传承过程中,龙泉青瓷凭借青釉配置、多次施釉、厚釉烧成和开片控制等独特的传统烧制技艺,获得了青如玉、胜似玉的美誉。并成为中国乃至世界陶瓷史上烧制年代最长、窑址分布最广、产品质量要求最高、出产规模和外销范围最大的青瓷历史名窑。  而当地政府也充分施展龙泉青瓷这张历史的“金手刺”,采取各种举措鼎力弘扬青瓷文化,发展青瓷工业,积极为青瓷工业的发展与传承营造良好的氛围。同时加大对青瓷烧制技艺的保护力度,并且通过每年举办中国龙泉青瓷?龙泉宝剑节,致力打造展示青瓷文化平台。  与此同时,龙泉青瓷艺人守根固本,烧制出了古韵青瓷,又在装饰、釉色、器形上大胆勇敢立异,使龙泉青瓷成为宋代五大名窑和六大瓷窑体系中恢复最好的窑系,并于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机会只给有预备的人。  如今,龙泉青瓷携首张世界陶瓷“非遗”手刺,在上海世博会上以她清丽雅致、温润似玉的身姿,吸引着众人仰叹的目光。 [责任编辑:admin]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请下载【海湾资讯】APP Tags 龙泉青瓷陶瓷类“非遗”名片

说起中国的陶瓷,国人都知有景德镇,殊不知龙泉青瓷也是久负盛名的。作为全球第一个入选《人类非物质 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陶瓷类项目,龙泉青瓷始于三国两晋时期。在经过漫长的岁月后,它重新复苏,不仅成为赏玩瓷器的收藏佳品,同时还逐渐成为高端日用瓷新宠。精美日用青瓷茶具、餐具、香具,也走上了消费者的餐桌、茶几。

有人说,张绍斌很特别,他对待作品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好的不舍得卖,烧坏了就砸掉,几天几夜吃不下睡不着。

龙泉青瓷,这个有着千年历史文化积淀的china,携世界陶瓷类首张“非遗”名片之荣精彩亮相。

千年古技艺成就青瓷美名

也有人说,张绍斌很真,他把自己的思想感情融入自己的作品,是一个最用心搞创作的人。

龙泉青瓷元素精彩演绎上海世博无处不在

龙泉青瓷始于三国两晋,盛于宋元,产品不仅行销全国各地及供宫廷御用,而且自宋期起远销亚、非、欧等洲的50余个国家和地区。2009年,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被批准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成为全世界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入选的陶瓷项目。

更有人说,张绍斌文化不高,可是修养很高,是一个真正的大师。

走进上海世博会的浙江馆,最吸引观众眼球的无疑是放在展馆中厅直径长达8米、可以升降的龙泉青瓷巨碗,这是上海世博会浙江馆最核心的部分。

11月中旬,由国家林业局、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等多部门联合主办的第七届中国龙泉青瓷龙泉宝剑文化旅游节召开,记者也走进了龙泉。在这个青瓷产地,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青瓷工厂,每走几步,就能看到销售青瓷产品的店面,有的人家甚至在家门口摆出一堆瓷器,供人欣赏购买。

跟张绍斌联系采访,他说他正在烧窑没有时间,能不采访的话就不要采访。这着实让我们吃了一惊,在酒香也需勤吆喝的年代,他是第一个不愿意接受采访的青瓷大师。

上海世博会浙江馆总设计师、中国美院公共艺术学院院长杨奇瑞介绍,龙泉青瓷几千年的历史沉淀是它成为浙江馆核心元素的最主要原因。

在青瓷传承与创新设计评比大赛现场,记者邂逅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浙江省青瓷行业协会会长、国家级“非遗”龙泉青瓷传承人徐朝兴先生,他介绍,“青瓷在烧制中不能有任何瑕疵,它的造型朴素典雅,颜色淡雅,有一种玉的神态,让人看着就很安静,很喜欢,一连看上好几个小时都不觉得累,很养眼。”在他看来,龙泉丰富的瓷土资源、泥料、水等孕育了独特的青瓷。徐朝兴有个徒弟,在其电话指导下采用相同的技艺同样的釉料拿到外地烧,却怎么也烧不出这种釉色。“我也觉得很奇怪,后来我觉得这就是我们龙泉与青瓷有特别的缘分,换了个地方就不是这个味道了。”

半路出家的青瓷大师

而龙泉青瓷元素在上海世博会的精彩演绎,可谓无处不在。5月1日至5月31日期间,在“中国元素活动区”内,将举行以“精彩世博·千古瓷韵”为主题的龙泉青瓷驻场项目。

有着“青如玉,明如镜,声如磬”美誉的龙泉青瓷产品可分为“哥窑”和“弟窑”。“哥窑”薄胎厚釉,面显纹片,丰厚饱满;“弟窑”白胎厚釉,釉色葱翠,色泽柔和,温润如玉,其中的梅子青、粉青釉更为精品。相比景德镇的白瓷,青瓷并不重画工,而重调釉,“因为没有任何遮掩的工艺,青瓷不能有任何瑕疵,讲究一次成型”,所以青瓷往往瓷质细腻,线条明快流畅、造型端庄浑朴。因为烧制程序复杂,需要两次烧成、多次试釉,青瓷都是工匠自己手工拉坯,也就决定了其大多以玲珑小巧见长,越大制作工艺越难。

张绍斌出生在一个陶瓷世家,他的爷爷张高礼和叔公张高岳都是民国时候制作青瓷仿古瓷的高手,至今在龙泉青瓷博物馆还存放着“寿龟”、“白菜瓶”等他们的多件作品。他的叔公张高岳还是1957年周总理批示恢复龙泉青瓷生产后成立仿古小组的一员,可谓家传渊源。

6月18日至6月22日,上海世博会还将举办“浙江周”活动。该活动将集中展示浙江优秀的民间工艺精品,龙泉青瓷又有20件优秀作品参展。

“一部中国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龙泉。”着名中国古陶瓷专家陈万里先生曾如此说。在中国制瓷史上,龙泉窑是烧制时间最长、窑址分布最广、生产规模和外销范围最大的历史名窑。唐代以来就有“南青北白”之美誉,青瓷白瓷二分天下,历史上五大名窑“官哥汝定钧”中的哥窑瓷器,说的就是龙泉青瓷。

然而,幼年的张绍斌由于家庭贫寒原因年少失学,只读了三年半书,虽自幼喜欢玩泥巴习练陶艺,但却一直没有从事陶瓷创作的机会。

不仅如此,在龙泉市委市政府的积极引导下,龙泉青瓷企业积极参与上海世博会特许商品制作。龙泉天工瓷厂设计烧制的青瓷茶壶——世博壶、拙匠瓷庄设计生产的世博会吉祥物——青瓷海宝,已被纳入世博会特许商品;而嘉翔瓷厂为浙江馆制作、供浙江馆游客品茗使用的首批35万只青瓷茶杯,一部分也已运抵上海……

高端日用瓷瞄准京城市场

在家务农二十多年后,三十出头的张绍斌才开始跟着叔公张高岳学做仿古青瓷,而且时间很短也只是学了两三个月,后来就转为自学。“当时学做仿古瓷纯粹是为了养家糊口,到了1996年,我仿古瓷已经做得很好了,如果一直做下去,赚的钱肯定比现在多”,张绍斌开玩笑说。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龙泉青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徐朝兴的一番话,“向世界展示龙泉青瓷,推广龙泉青瓷文化,世博会是最好的舞台”,道出了28万龙泉人民的心声。

“让龙泉青瓷从艺术殿堂走向大众生活,是我们日用瓷艺术化、艺术瓷日用化的两手抓战略。”龙泉市委书记蔡晓春向本报记者介绍道,一直以来,龙泉青瓷致力于传统技艺传承、保护和发展,局限于艺术瓷上的精益求精,现在龙泉提出大陶瓷、大产业、大文化的理念,按照产业化、品牌化、高端化、国际化的方向,走高端艺术瓷、中高端工艺瓷、中高端日用瓷多元化发展新格局。

“后来我认为继承前人一定要突破陈规,仿古只能作为我从事陶瓷事业的起点,我要做艺术瓷,要做自己的东西。”张绍斌告诉我们,也是在1996年,他就开始进行龙泉青瓷胎釉的研究。期间曾多次对大窑、溪口窑等古窑址作实地考察,精研古窑瓷片,并对龙泉地区的瓷土矿源进行了千余次全面系统的试验。

“青瓷世家”代表“最浙江”家庭演绎时代变迁

“单色釉的龙泉青瓷经久耐看,似玉非玉,胜玉超玉。”在蔡晓春看来,龙泉青瓷很有市场潜力,喜欢的人很多。但

苍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千百次的实验,张绍斌终于烧制出较为理想的弟窑粉青、梅子青、天青,哥窑薄胎厚釉,米黄色哥窑釉。这些釉釉层厚,釉色纯,视之呈玉质,米黄釉如冻石一般,为业界惊叹。

2009年,上海世博会浙江馆在浙江全省范围内寻找最能代表浙江的,虽属不同行业、地域但具有深厚文化底蕴、能反映时代变迁的江南水乡家庭。历经半年的征集、甄选,龙泉张绍斌一家作为“青瓷世家”而幸运入选。

传统的器型价位较高,大师的作品一件就要好几万元,完全属于高端人群的收藏品,开发日用青瓷则能让喜欢青瓷的人群也能拥有和欣赏。

现在的张绍斌在龙泉青瓷行业已颇具影响力,1998年,他的作品首次参加四年一届的全国陶瓷艺术设计创新展评即获一等奖。2003年,他又获得了“中国陶瓷工艺美术大师”称号。短短十数年间,他从一个乡间农民成为一代青瓷大师。

说起张绍斌,在龙泉青瓷界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在国内的陶瓷界,也是声名远播。

蔡晓春介绍,龙泉市政府一方面除了把大师的作品做精致,把人类非遗的名片发展传承下去,另一方面要把企业生产的日用瓷高端化艺术化,支持企业申报中国驰名商标,让青瓷产品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现在龙泉青瓷的产值才几十亿,等于我们现在抱着金饭碗,但还没有把潜力开发出来,做到百亿是没有问题的。”

“我半路出家有如今的成就,这在以前我是想都不敢想的。”张绍斌感慨万分。

他被故宫博物院陶瓷专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张守智誉为“官窑”传人;他因只读了三年半书而在参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时被删了下来,却又戏剧性的以他的惊世作品征服了所有评委而最终当选。

据记者了解,在龙泉,已经有一些现代化企业在倾力打造日用瓷,金宏瓷厂是茅台、五粮液等国酒的青瓷酒瓶供应商,龙泉“中国青瓷小镇”的鉴·真青瓷则已经走出龙泉,在杭州、上海、北京开出了品牌店,开始了走向全国之路。

把自己的思想感情融入作品

说起张家与青瓷的渊源,要从张绍斌的爷爷说起。

“在日用瓷打造方面,莱太商城的青瓷店是龙泉青瓷在北京的第一家。”蔡晓春介绍,从客户反馈来看,北京社会各界人士都喜欢龙泉青瓷,北京的收藏界也很看好龙泉青瓷,与此同时,北京很多中高端消费人群希望有龙泉青瓷的餐具、文房四宝、酒具、茶具等。龙泉青瓷在北京有很大的消费潜力,而莱太商城位于使馆周边,国内的高端客户和外国友人都会光顾,“这个店将成为宣传龙泉青瓷的重要窗口”。

张绍斌的青瓷作品做工精致,釉色晶莹剔透,釉层丰满、细腻、滋润如玉而又胜似玉,可以说把龙泉青瓷薄胎厚釉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记者也看到了他拿出来的青瓷碎片,其胎薄得只有几毫米厚。而他最重要的特点是在制作青瓷的过程中,将自己的感情、思想融入到了青瓷作品中去,以气塑形,以形传神,寓意深刻,含而不露。

张绍斌的爷爷张高礼和叔公张高岳是民国时期制作青瓷仿古瓷的高手,至今在龙泉青瓷博物馆还存放着“寿龟”、“白菜瓶”等他们的多件精品。

近日,记者来到北京莱太商城的鉴·真龙泉青瓷店,该店内既有青瓷的茶具、餐具、香具、装饰品,还有一些小型工艺品,如打火机、各式茶宠等,小巧而精致。据店员介绍,很多消费者看到青瓷会很感兴趣,“有的一坐就是一下午”。记者了解到,尽管这里是龙泉青瓷的第一家品牌窗口,但对于北京的消费者来说,网上也有很多青瓷日用品销售,它们也都打着“龙泉青瓷”的招牌,器型相似,价格却相差甚远。

张绍斌有一套青瓷茶具的作品,取名为母爱。他把茶壶喻为母亲,茶杯喻为孩子,一个母亲带着四个孩子。他说他幼年的时候正值文革,父亲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抓去坐了牢。母亲只不过是一个农村妇女,却要独立拉扯着几个孩子,那时候的艰辛可想而知。“我母亲当时为了养活我们几个小孩,去我们当地做瓷碗的瓷厂打工,每天早出晚归,有的时候脚底都是血的回来还要做饭给我们吃。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很酸、很痛,这世间只有母爱是最伟大最无私的,我就把对母亲的这种感情融入了作品当中,烧制出了这套茶具,并把它取名为母爱。”说到那时的艰辛,张绍斌红了眼眶。

1957年,周恩来指示恢复龙泉青瓷生产后,龙泉成立仿古小组。张的叔公张高岳,正是仿古小组的成员。

蔡晓春承认,龙泉有很多自产自销自己接单设计施工的家庭作坊,目前龙泉市正在进行整合工作,支持并鼓励骨干企业通过品牌连锁店来规范和管理市场。“我们正在考虑,对这些品牌连锁店统一品牌,统一标准,统一销售,统一宣传,建一家验收一家。”

张绍斌是一个性情中人,讲到激动处常常热泪盈眶。

而张绍斌本人绝对算得上是大器晚成的典型——直到30岁以后,才走上青瓷的创作道路。但他又绝对是一位为青瓷而生的人,只跟叔公张高岳学了三个月的仿古瓷,几年后,他做的仿古瓷已经可“以假乱真”;为了追求青瓷艺术创作而放弃了仿古瓷,又在短短的几年间,创作出了被张守智认为“这就是官窑作品”的现代青瓷。

想购买青瓷产品的消费者还面临着如何辨别好坏的问题,工艺大师们都说得有点玄乎:“首先要看是否有瑕疵,其次看它的色泽润不润。”总结起来就是通过看和摸,看产品像不像玉。浙江丽水市工艺美术大师李建芬还介绍,如果是器具,可以看其瓶盖等是否紧贴,太松则说明制作不太好。莱太商城鉴·真龙泉青瓷店总经理王博还介绍,龙泉青瓷各家的制作工艺和釉料配方都是不同的,近年来也有厂家添加现代颜料来烧釉,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如果购买餐具、茶具等要盛装食物的产品,最好让商家提供相应的质检报告,这样更安全。

龙泉青瓷的制作是水与土的结合、人与泥胎的相容、土与火的烧就。一件好的青瓷艺术品更需经瓷艺家构思、拉胚、修胚、干胚、上釉、烧窑等80多道工序的制作和1300℃以上的高温才能烧制而成。而釉在1300多度时是会流动的,往往很容易烧坏,成品率很低。特别是当作品胎越薄,釉越厚的时候拿去窑中烧的时候,成品率更低,往往一窑也烧不出几件好的。

而张绍斌对自己的成就,只用了简单的一句话,“可能是之前积攒的渴望比较多,后劲就爆发得要大一些。”

“我爸在每次烧窑后都坐立不安,如果窑烧好了成品率不高没有好的作品时,他会几天几夜吃不好睡不好,整天闷不吭声,要好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稍微有点瑕疵或不好的作品,他就当即砸掉。”她女儿张英英对我们说,“可是如果真的烧出了好的作品,他又舍不得卖掉,喜欢自己一个人把玩。”

现在的张绍斌在龙泉可谓独树一帜,薄胎厚釉是他的招牌,还有龙泉独此一家的米黄色哥窑釉,如冻石一般,为业界惊叹。

“我现在的创作时间一年抵别人两年,我要把把以前浪费掉的时间都补回来。”张绍斌说。

而他对艺术瓷的执着,也为世人钦佩:在龙泉的十三位青瓷“大师”中,张绍斌是唯一一个没有生产日用瓷而只做艺术瓷的人。曾经有人劝过张绍斌,做点日用瓷增加收入。而张绍斌的回答却十分朴实: “我一心一意都做不出几件好的作品,如果再分散精力搞日用瓷,可能两样都做不好。”

在龙泉的十三个青瓷大师中,张绍斌是唯一一个没有生产日用瓷而只做艺术瓷的大师。曾经也有人劝过张绍斌,在做青瓷的同时做点日用瓷,解决一下经济状况。可张绍斌说,我一心一力做不出几件好的作品,如果再分散精力来搞日用瓷,可能两样都做不好。再说现在的日子已经过得去了,没必要为了钱损失了创作的时间。

作为青瓷世家,张绍斌的父亲张照辉,今年都70多岁了还在老家宝溪独自烧瓷;他的女儿张英英,一脉相承,创作的青瓷作品小巧精致、玲珑剔透,被誉为是龙泉青瓷界的“才女”;他的儿子则去了景德镇陶瓷学院读书;除此之外,他还带了一位徒弟。

张绍斌说,“人都是从坎坷中走过来的,那段务农的时间也磨砺了我的意志,没有这种经历可能我就达不到今天这种境界。”在采访中,他老是跟我们重复着一句话,“我很感恩于这个时代,能够让我从事我喜欢的青瓷艺术创作。”

上海世博会浙江馆总设计师、中国美院公共艺术学院院长杨奇瑞说,张家的生活变迁可以直观地反映出青瓷的发展传承需要依靠几代人的努力,“而这也是浙江馆设计团队希望向参观者传递的信息”。

张绍斌认为,龙泉青瓷必须坚持走自己民族特色的路子,青瓷的根本不能丢。由于在遥远的年代。我们的祖先受历史条件和科学技术的限制,还有很多未能实现的愿望留给了后人去探索,龙泉青瓷还有很大的潜力等待人们去挖掘。他说,“只要把自己的思想感情融入其中,用心灵去感悟中华五千年文明精华之所在,龙泉青瓷就能永远屹立于世界陶瓷之林。”

成功入选人类“非遗” 龙泉青瓷“依文化而盛”

2009年的9月30日,对于有着千年置县历史的龙泉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天。这一天,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成功入选“人类非遗”,成为全球陶瓷界首张“非遗”名片。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宜兴紫砂制作技艺国家非遗传承人汪寅仙大师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曾经感慨万分: “龙泉青瓷申遗成功,是突然也是必然。”究其原因,汪大师的回答是近年来龙泉市委市政府的倾力扶持和龙泉青瓷界从艺人员的奋发进取共同努力的结果。

在1700多年的传承过程中,龙泉青瓷凭借青釉配置、多次施釉、厚釉烧成和开片控制等独特的传统烧制技艺,获得了青如玉、胜似玉的美誉。并成为中国乃至世界陶瓷史上烧制年代最长、窑址分布最广、产品质量要求最高、生产规模和外销范围最大的青瓷历史名窑。

而当地政府也充分发挥龙泉青瓷这张历史的“金名片”,采取各种举措大力弘扬青瓷文化,发展青瓷产业,积极为青瓷产业的发展与传承营造良好的氛围。同时加大对青瓷烧制技艺的保护力度,并且通过每年举办中国龙泉青瓷·龙泉宝剑节,致力打造展示青瓷文化平台。

与此同时,龙泉青瓷艺人守根固本,烧制出了古韵青瓷,又在装饰、釉色、器形上大胆创新,使龙泉青瓷成为宋代五大名窑和六大瓷窑体系中恢复最好的窑系,并于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

如今,龙泉青瓷携首张世界陶瓷“非遗”名片,在上海世博会上以她清丽雅致、温润似玉的身姿,吸引着世人仰叹的目光。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龙泉青瓷渐成高端日用瓷新宠,半路出家的龙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