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物考古 2019-09-14 05: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文物考古 > 正文

旧仓库内发现宜川王府石碑,五代墓惊现神秘星

在一个建好了几十年的仓库中,仓库管理人员昨天在这里挖出了两块奇特的石头,上面有“王府”字样,结合石头上的图案,可以判定两块石头显然是古代达官贵人的墓志残块。然而,两个墓志残块为什么会出现在仓库里呢,是否预示着仓库下面埋着重要人物的墓葬?文物人员将对两块石头和仓库地点进行严谨的判断和考证。

图片 1


昨天,西安市北郊大白杨南路9号的一处仓库内,两块残缺的石块成了仓库内大伙热议的话题,他们对石头上面的文字和龙凤图案非常惊讶,却不知道代表着什么。记者看到这两块石块都呈三角形状,分别厚约15厘米,边长都是约1米。两块石头表面上散发着新鲜泥土的味道,说明它们被挖出来不久。热心的仓库管理人员端来一盆清水,用布条将石块表面上的泥土清洗去,随即石头表面上露出了一些文字,分别是“宜川王府镇国中尉”、“不孝嫡长男”、“布政使”、“岁次丙辰二月”、“十三日”等。石头背面则雕刻着繁复的图案,周边是一条条腾云驾雾的龙,中间是多个人物、建筑物、树木、动物图案,线条流畅清晰,十足一幅古代社会的生活画卷。经验丰富的考古专家从这两块石块上的文字和图案判定,这两个石块属于同一块石碑,而且是当时的一位高官家庭。虽然碑石的年代暂时无法弄清楚,但可以肯定是几百年前的东西。另外,从仓库墙上残留的文革时期标语来看,这座仓库已有很多年的历史了。那这两个石块是墓葬里的,还是有人从别的地方挪过来的,又为什么会被打碎等疑问,让这两个石头变得神秘复杂了起来。

王乃驷/摄 本报持续关注的西湖镇经圩村的五代墓昨天又有重大考古发现!前天,经过考古队员对古墓的抢救性挖掘,出土了两件生肖木俑和大量精美的木雕残件后。昨天下午,考古工作人员在现场清理过程中,意外发现墓主人保存完好的墓志。令人惊叹的是,墓志上居然有40多幅佛像图案以及神秘星象图案。拥有丰厚随葬品的神秘墓主人究竟是何身份? 西湖五代墓葬墓志铭完好 墓主身份有望揭开 A 发掘现场惊现完整石刻墓志 昨天下午,记者赶往西湖镇经圩村五代墓考古现场,由于夜里的阵雨,考古现场显得一片泥泞,给考古工作增加了难度。记者在现场看到,工作人员在清淤过程中,清理出不少木刻残件和一些零碎文物。不久,在发掘现场发现一个完整的方盒,一开始记者还以为是“百宝箱”之类的东西,随着发掘的深入,大家才发现,是一方完整的石刻墓志。 随着发掘的深入,记者看到,这方墓志分上下两层:上层为盖,下层为底。据观测,墓志的底表面为正方形,长宽均约有50厘米,刻有墓志铭全文,不过由于满是泥水,具体内容还无法看清。而墓志的盖则呈覆斗状,长宽大概也有50厘米左右,上面刻有墓志铭标题以及各种花纹图案。墓志的上下两层都很重,四个壮汉抬了两次,两层墓志加起来重量要达到200斤左右。 B 墓志铭显示墓主人可能是位女性 出土这样重要的文物,考古工作人员非常重视,为避免破坏,墓志被用蛇皮袋遮挡起来,并被立即送往考古队。本报记者在第一时间拍摄了墓志铭的照片。 记者看到墓志上层表面有9个形似篆书写成的字,经学者韦明铧辨认,应该是“清河郡太君张氏墓铭”。韦明铧表示,太君一般是封建时代官员母亲的封号。唐制,四品官之妻为郡君,五品为县君。其母邑号,皆加太君。宋代群臣之母封号有国太夫人、郡太夫人、郡太君、县太君等称。再加上那个几乎无法辨认的“氏”,墓主人有可能是位女性,而且是一位官员的母亲。不过,在没有看到墓志铭全文的情况下不能下定论。 C 墓志上有多幅佛像和神秘星图 记者看到,墓志上最让人叹为观止的就是众多的佛像图案, 其次还有神秘星图,星图上显示了银河、北斗七星以及太阳和月亮,月亮里依稀还能看到桂树和白兔。而在墓志的中部,还有两条描绘非常精美的鲤鱼,另外,依稀能辨认出一对类似凤凰的神鸟。 韦明铧告诉记者,通常的墓志,由两块石板合成:一块是墓志盖,写明是某人的墓志铭;另一块是墓志本身,镌刻铭文的全文。现在能够辨认字迹的是墓志盖,铭文应在另一块上面,或在盖的反面,不过暂时不得而知。墓志盖上所绘图案,疑为日月、星斗、山川或云彩,四周环绕有佛像若干,这是当时社会对生死意识的生动反映。在隋唐五代时期,灵魂不灭观念日益强化,“死后冥间审判”与“目莲救母变文”等流行文化在民间丧葬习俗中普遍使用。同时,风水说、相墓说、薄葬说、佛家说、地狱说等几乎深入社会各个阶层,并反映在丧葬行为之中。五代时期的扬州,迷信思想盛行,因此在墓志盖上出现如此的图案是不奇怪的。 D 墓志规格和图案印证五代时期特征 我市文物专家吴炜先生的《江苏扬州唐、五代墓志概述》介绍,唐代前期,一般的墓志尺寸都较小,文字也少,内容简略,志石和盖上大都没有纹饰,至中期以后,墓志规格渐增大,文字渐多,且在墓盖和志石上饰有牡丹图案或宝相花纹,反映了这一时期的人们崇尚雍容华贵的审美观念。到了唐末五代时期则更甚,不仅志石文字多,其规格也更大(如寻阳长公主的墓志高72厘米、宽78厘米,字数1500多字),并且于墓盖上分别饰有十二生肖、阴阳八卦、二十八宿和四神的华丽组合图案,反映了当时人们的思想意识形态及其精神风貌。 可以看出,墓志的规格和图案间接印证了西湖经圩村的这个墓葬应该是五代时期的。 E 洛阳铲探测古墓周围是否还有宝贝 出于文物保护的要求,记者暂时无法知悉墓志铭全文,考古人员表示将在做好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对这方石制墓志进行具体研究,从而确定墓主人的具体身份。 记者昨在现场了解到,古墓刚被发现时,墓葬上方覆盖着一方水塘,所以考古队员认为由于水塘的“掩护”,墓葬在盗墓行为频发的近现代被盗的可能性不大。昨天在对古墓进一步挖掘时,却发现古墓并没有逃脱被盗的噩运。墓室内,大多木质葬具已经遭受破损,从破损情况看,盗墓行为不是发生在近现代。但由于出土了完整的墓志,考古工作人员还是对墓葬周围是否还有文物进行了探测,使用的工具就是洛阳铲。不过,经过约20分钟的取土探测,初步认为周边已没有什么文物。 考古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西湖经圩村五代墓葬的考古工作估计还要持续一两天,底下最重要的是破译墓志铭,进一步确认墓主人的身份。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发布时间: 2009/8/5 9:19:49 被阅览数: 次 本报持续关注的西湖镇经圩村的五代墓昨天又有重大考古发现!前天,经过考古队员对古墓的抢救性挖掘,出土了两件生肖木俑和大量精美的木雕残件后。昨天下午,考古工作人员在现场清理过程中,意外发现墓主人保存完好的墓志。令人惊叹的是,墓志上居然有40多幅佛像图案以及神秘星象图案。拥有丰厚随葬品的神秘墓主人究竟是何身份?A发掘现场惊现完整石刻墓志 昨天下午,记者赶往西湖镇经圩村五代墓考古现场,由于夜里的阵雨,考古现场显得一片泥泞,给考古工作增加了难度。记者在现场看到,工作人员在清淤过程中,清理出不少木刻残件和一些零碎文物。不久,在发掘现场发现一个完整的方盒,一开始记者还以为是“百宝箱”之类的东西,随着发掘的深入,大家才发现,是一方完整的石刻墓志。 随着发掘的深入,记者看到,这方墓志分上下两层:上层为盖,下层为底。据观测,墓志的底表面为正方形,长宽均约有50厘米,刻有墓志铭全文,不过由于满是泥水,具体内容还无法看清。而墓志的盖则呈覆斗状,长宽大概也有50厘米左右,上面刻有墓志铭标题以及各种花纹图案。墓志的上下两层都很重,四个壮汉抬了两次,两层墓志加起来重量要达到200斤左右。 B墓志铭显示墓主人可能是位女性 出土这样重要的文物,考古工作人员非常重视,为避免破坏,墓志被用蛇皮袋遮挡起来,并被立即送往考古队。本报记者在第一时间拍摄了墓志铭的照片。 记者看到墓志上层表面有9个形似篆书写成的字,经学者韦明铧辨认,应该是“清河郡太君张氏墓铭”。韦明铧表示,太君一般是封建时代官员母亲的封号。唐制,四品官之妻为郡君,五品为县君。其母邑号,皆加太君。宋代群臣之母封号有国太夫人、郡太夫人、郡太君、县太君等称。再加上那个几乎无法辨认的“氏”,墓主人有可能是位女性,而且是一位官员的母亲。不过,在没有看到墓志铭全文的情况下不能下定论。 C墓志上有多幅佛像和神秘星图 记者看到,墓志上最让人叹为观止的就是众多的佛像图案,其次还有神秘星图,星图上显示了银河、北斗七星以及太阳和月亮,月亮里依稀还能看到桂树和白兔。而在墓志的中部,还有两条描绘非常精美的鲤鱼,另外,依稀能辨认出一对类似凤凰的神鸟。 韦明铧告诉记者,通常的墓志,由两块石板合成:一块是墓志盖,写明是某人的墓志铭;另一块是墓志本身,镌刻铭文的全文。现在能够辨认字迹的是墓志盖,铭文应在另一块上面,或在盖的反面,不过暂时不得而知。墓志盖上所绘图案,疑为日月、星斗、山川或云彩,四周环绕有佛像若干,这是当时社会对生死意识的生动反映。在隋唐五代时期,灵魂不灭观念日益强化,“死后冥间审判”与“目莲救母变文”等流行文化在民间丧葬习俗中普遍使用。同时,风水说、相墓说、薄葬说、佛家说、地狱说等几乎深入社会各个阶层,并反映在丧葬行为之中。五代时期的扬州,迷信思想盛行,因此在墓志盖上出现如此的图案是不奇怪的。 D墓志规格和图案印证五代时期特征 我市文物专家吴炜先生的《江苏扬州唐、五代墓志概述》介绍,唐代前期,一般的墓志尺寸都较小,文字也少,内容简略,志石和盖上大都没有纹饰,至中期(即贞元780—805年)以后,墓志规格渐增大,文字渐多,且在墓盖和志石上饰有牡丹图案或宝相花纹,反映了这一时期的人们崇尚雍容华贵的审美观念。到了唐末五代时期则更甚,不仅志石文字多,其规格也更大(如寻阳长公主的墓志高72厘米、宽78厘米,字数1500多字),并且于墓盖上分别饰有十二生肖、阴阳八卦、二十八宿和四神的华丽组合图案,反映了当时人们的思想意识形态及其精神风貌。 可以看出,墓志的规格和图案间接印证了西湖经圩村的这个墓葬应该是五代时期的。 E洛阳铲探测古墓周围是否还有宝贝 出于文物保护的要求,记者暂时无法知悉墓志铭全文,考古人员表示将在做好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对这方石制墓志进行具体研究,从而确定墓主人的具体身份。记者昨在现场了解到,古墓刚被发现时,墓葬上方覆盖着一方水塘,所以考古队员认为由于水塘的“掩护”,墓葬在盗墓行为频发的近现代被盗的可能性不大。昨天在对古墓进一步挖掘时,却发现古墓并没有逃脱被盗的噩运。墓室内,大多木质葬具已经遭受破损,从破损情况看,盗墓行为不是发生在近现代。但由于出土了完整的墓志,考古工作人员还是对墓葬周围是否还有文物进行了探测,使用的工具就是洛阳铲。不过,经过约20分钟的取土探测,初步认为周边已没有什么文物。 考古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西湖经圩村五代墓葬的考古工作估计还要持续一两天,底下最重要的是破译墓志铭,进一步确认墓主人的身份。高松元 来源:扬州时报 编辑:雪竹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旧仓库内发现宜川王府石碑,五代墓惊现神秘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