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物考古 2019-10-20 05:5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文物考古 > 正文

汉代古玉是什么风格,极致之美

汉代的佩玉——云想衣裳系列

发布时间:2015-09-21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作者:李来玉 汉代初期的玉器基本上继承了战国时代的传统,但是逐渐开始有了变化,至后来,长期积累的变化,已经使汉代玉器几乎全面改观了。两汉时期的用玉特征和发展趋势大致是葬玉制度兴盛,仪式用玉开始衰退,佩玉制度逐渐发展。 南越王墓出土玉器共计有二百多件,无论是玉器总体数量还是质量和品种都是目前单一汉墓出土玉器之冠。其中的部分佩玉,可以让我们一窥汉代佩玉的面貌。 玉组佩,汉代组成“组玉”的各种玉佩的种类和数量减少。南越王墓出土组玉佩11套。除墓主佩带的一套外,其余10套皆出于殉人。殉人玉佩饰的组件多寡不一,少的只有3件,多的由20件组成。 南越王墓出土的玉组佩,共由玉、金、玻璃、煤精球等不同材料的32个饰件组成,以双凤涡纹璧、透雕龙凤涡纹璧、犀形璜、双龙浦纹璜4件玉饰自上而下为主件。中间配以4个玉人、5粒玉珠、4粒玻璃珠、2粒煤精珠、10粒金珠,玉套环居于最末端,形成一套大小有别、轻重有序、色彩斑斓的华贵配饰。图片 1墓主出土的玉组配 南越王随葬有四位夫人,右夫人的地位最高,右夫人的两套组玉佩最突出、最精美。其中B组组玉佩由七件玉雕组成,自上而下依次为两件透雕玉环、玉舞人、两件玉璜、玉管。小玉环双面透雕龙纹,大玉环双面透雕两龙两兽,互相缠绕。玉舞人高4.9厘米,宽1.8厘米,工匠将舞女长袖飘飘、扭腰摆臀的瞬间定格,极为传神。两件玉管一头大一头小,中间中空。最下面的玉璜雕成二龙合体状。两个透雕玉环虽题材相似,但均富有动感,雕刻手法各显其趣。长袖玉舞人的舞姿曼妙生动,是汉代流行的翘袖折腰舞的舞蹈形象,整组玉佩浑然一体,构图精致,均属汉代玉雕的上乘之作。图片 2右夫人组玉佩 玉带钩,其中尤以一件八节铁芯玉带钩最为精美,带钩19.5厘米,重197.5克。由一根铁柱穿连8块玉而成。钩首为龙头。钩尾为虎头,钩身刻有鳞和鳍和缭绕的云纹。图片 3八节铁芯玉带钩 另外南越王墓还出土有玉韘佩,玉韘佩最早是由实用器“韘”演变过来,韘又被称为决,是古代射箭时套在拇指上用于钩弦的工具。商代妇好墓就曾出土过玉韘,至东周时期,玉韘的形制发生变化,由圆柱形变为心形,其功能也逐渐由实用器变成装饰器。西汉时期,玉韘佩逐渐与战国时期的玉韘不同,玉韘两边开始出现附属纹饰。南越王墓出土的玉韘佩形制就是如此。如墓主玉衣左腿外侧出土的一件玉韘佩,长4.3厘米、宽3.6厘米,孔径1.6厘米,青玉制成,两侧皆有纹饰。图片 4玉韘佩 墓主玉衣左腿外侧出土参考文献: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编:《南越王墓博物馆珍品图录》,文物出版社,2007年7月。 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西汉南越王墓》,文物出版社,1992年。 夏鼐:《汉代的玉器—汉代玉器中传统的延续和变化》,《考古学报》1983年第2期。 石荣传:《两汉韘式玉佩分期研究》,《四川文物》2009年第4期。 黄诚:《浅述两汉玉韘佩》,《东方收藏》2015年第3期。 南越王墓博物馆网站

问题:汉代古玉是什么风格?

图片 5

回答:

汉代是我国历史上一个国力强盛、疆域辽阔、经济繁荣的时代。在学术与文艺方面上承先秦,不同地区的文化兼收并蓄,并开时代之新风,创造出举世瞩目的、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形成与发展产生巨大影响的汉代文明。所以说,汉代也是一个继往开来的时代。

汉代玉器继承了战国玉器传统特色,特别是在艺术风格上较多地吸收了战国以来玉雕的清逸脱俗、自由奔放的特色。汉代玉器的变化是巨大的,有其独特的风格:

图片 6

1.用途上汉代玉器可分为礼玉、葬玉、饰玉和陈设玉四大类。

从西汉到东汉,先秦诸子的学说思想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重视。虽然出现过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阶段,但事实上在汉代人的观念意识中决非仅儒一家而已,而是多种观念错综交织。儒家的人伦道德与道家之荒忽之谈并行不悖,经学纬学并治,阴阳之学盛行,并由阴阳家而发展为谶纬迷信。因此,我们在汉代的艺术中看到的是现实世界与冥界、仙界交杂并陈,生人、死者共置一处,或许这正是所谓“通天地人为儒”思想的体现吧。

2.汉代提倡孝道,厚葬之风盛行,故汉代葬玉特別发达,有玉衣、九巧塞、玉琀和握玉四

艺术作为一种精神的产物,反映的是特定时代的观念意识.孰兴孰衰以及风貌特征均由那个时代文化的大环境所造就,玉器艺术当然也不例外。在汉代,一方面是儒家思想中“君子贵玉”的传统得到了继承和发扬;另一方面,长生不死,羽化升仙的美好祈求造成了厚葬之风盛行,这恰好又与儒家教义中的孝子悌弟思想相吻合。凡此种种,都为汉代玉器发展成为我国玉器史上又一高峰期奠定了重要基础。

种。丧葬玉规矩呆板,程式化現象明显。

图片 7

图片 8

与此同时.汉代手工业技术整体发展水平的提高为玉器制作工艺的进步提供了重要的条件。所以在汉代玉器的制作中,镂空技艺的应用更加普遍,透雕、圆雕及高浮雕的玉器作品明显比前代增多。东汉时的琢刻技术更是精益求精,正如明代高濂《燕闲清赏笺》中所说:“汉人琢磨,妙在双钩,碾法宛转流动,细入秋毫,更无疏密不匀交接断续,俨若游丝白描,毫无滞迹。"随着近现代考古发掘工作的开展,目前已出土了相当数量的汉代玉器,这就为汉代文化的研究以及汉代玉器艺术的鉴赏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汉八刀黄玉琀蝉,汉,长157.5px,宽80px。 故宫博物院藏

如果按玉器的社会功能和实际用途的不同进行划分的话,汉代的玉器可分为六个大类,即礼仪用玉、丧葬用玉、日常用玉、装饰用玉、玉艺术品和辟邪用玉。

  1. 汉代盛行谶纬之学,阴阳五行文化,因而厌胜避邪之玉特別盛行。

礼仪用玉

图片 9

图片 10

青白玉辟邪,汉,长337.5px,高212.5px。故宫博物院藏

自先秦以来,礼仪用玉一直是玉器最重要的用途之一,据《周礼》记载,先秦时代的玉礼器主要有璧、琮、圭、璋、琥、璜等六种,但是到了西汉时期,玉礼器的种类发生了变化,在原来的六种玉礼器中,除了圭和璧两种仍然用于礼仪活动外,其余四种均不再用作为礼器了,有的甚至不再制作了。当时玉璧的用途也分两种,一种是天子用于祭祀的玉璧,这类玉璧的装饰比较简单,以线刻纹为主,较多见的有蒲纹、谷纹和涡纹,也有的饰以龙凤纹等;另一类玉璧的功用已发生转变,主要用于佩挂,是成组玉佩中的一件,这类玉璧的制作很讲究装饰的华美且多用透雕手法,在玉璧的好(玉璧中间的孔洞谓“好”)中饰以透雕装饰以及将雕饰附加到璧缘外的现象比战国时更为普遍且丰富,从而使玉璧的形态变得异彩纷呈。这已经属于装饰用玉的范畴了。

4.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因此有“君子貴玉”、“君子比德於玉,故汉时期的礼仪装饰玉特別发达。

装饰用玉

5. 汉时,周礼規定的“元器”仅存璧、圭、璜三类。实际上,汉当家的礼玉只有玉璧一种.玉璧在汉除作礼仪用外,也用作丧葬,常镶嵌在棺椁的外表。

图片 11

6.玉衣是丧葬玉的最高形式,只有高级官吏及皇族人員才能享用分金缕、银缕铜缕、

图5-1 玉璧 西汉前期

丝缕玉衣。玉衣一般都由朝廷特赐。

装饰用玉器历来是玉器艺术中品类最为丰富,造型和纹饰最为多样的一类,汉代的装饰用玉也是如此。尤其是用作佩饰的玉器,汉代在继承先秦风习的基础上发展出了自己的特色。西汉前期的佩玉多讲究组合,从考古出土的情况看,有的佩玉组合数量较多,这当属先秦风尚的延续。白西汉中期以后,成组的玉佩逐渐减少,组合的形式也趋简化。至东汉时,佩玉的品种也所剩无几了。

7.九巧玉有耳塞、鼻塞、口塞、肛门塞、眼盖和生殖器套共九件套。

汉代佩玉的品种主要有各种透雕装饰的玉璧、玉璜、玉珠、玉人、玉环、玉管、玉觿等。特别是在艺术风格上,汉代玉佩已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如1983年广州市象岗南越王墓出土的一件“龙凤透雕玉璧”,中间好内饰一透雕龙纹,以充满张力的“S”形结构创造出一昂首挺胸、稳健有力的龙的形象。不难看出,龙的四肢及尾部的经营位置与构成处理并非仅以所表现对象为法度,同时也是以适合圆形的外框为条件的,故而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件布局合理、虚实得当、结体有力的艺术品。这样的作品在汉代艺术的许多门类中都能看到,如汉代的瓦当装饰、漆器装饰等。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它为后世的装饰艺术树立了典范,把它看做是中国传统装饰艺术的经典风格也是不为过的,因为能够堪当经典之名的作品必须是无懈可击的,汉代艺术家确确实实地做到了。这件玉璧内饰以谷丁勾连云纹,排列规则有序,与充满动感的中央龙纹形成对比,主次分明:璧的两侧各饰一透雕凤纹,对称布局,回首屈体作攀附之状。龙凤内部均以阴线刻勒,简洁明了,并无任何多余的赘饰,整件作品凸现出汉代粗犷豪迈的时代风貌。像这样的玉璧已非传统意义上的礼仪用器了,而是作为组玉佩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出土时的排列关系看,与其相组合的玉佩饰件还有一件玉璧、玉璜、玉人和珠饰等32件不同材质的饰物,组成一长度约600厘米的组佩饰。

8.装饰玉在汉变化十分明显,其特点是战国时期广为流行的大玉组佩开始衰弱趋向简单,汉基本不流行,代之而起的是生动活泼的小型单件玉佩。

图片 12

9 汉饰玉可分为佩挂装饰和器物装饰两大类。佩挂装饰玉有玉舞人,鸡心佩等;汉饰物玉器主要是成套玉具剑的出現。玉剑饰始于東周,由剑首、剑格、剑彘、剑珌配套成组,完成於西汉时期。玉剑饰,图案凶猛精悍。

图5-2 玉舞人佩汉

图片 13

左:高4厘米 宽2.2厘米 厚0.2厘米

青玉兽面纹剑格,汉,高110.00000000000001px,宽170px,厚60px。 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14

10.汉在雕琢技艺的手法上,变对称为均衡,采用使器型或装饰上下左右相对平衡,而不是完全对称的手法。曲线S形作品大增。

图片 15

11.汉玉器造型活泼多样的另一个标志是象生玉器,富有立体感、現实感和蓬勃的生命

图5-4 玉镂雕螭形佩 汉

力。

长8厘米 宽6.8厘米 厚1.5厘米

12. 汉玉器的透雕、镂空不同于战国玉器,仅是器物的附加或延伸,而是作品不可分割的

图片 16

重要组成部分。 西汉玉器的出廓装饰也更趋成熟。

图5-5 三凤玉佩 西汉

图片 17

图片 18

出廓玉“益寿”谷纹璧,汉,高330px,宽262.5px,厚12.5px。故宫博物院藏

图5-6 龙凤透雕玉璧 西汉前期

13.汉玉器的龙凤装饰,已不像周代龙凤相争,而表現出新的姿态,常見凤依附於龙,龙威凤俏,是当时龙凤呈祥的反映。

图片 19

14.汉玉器地子打磨得光滑如镜,抛光技艺一丝不苟。汉代琢玉技术更加成熟,其中汉八刀技术和游丝毛雕技术,对后世影响很大.

图5-7 墓主组玉佩 西汉前期 长60厘米

图片 20

图5-8 组玉佩B组、A组 汉

玉龙螭纹洗,汉,长420px,宽350px,高70px。故宫博物院藏

该组玉佩中的一件“玉犀形璜”也是前代所未有的,其形夸张有力,背部向内弯曲,首尾处理成大致对称的视觉效果,前后肢作蹲曲蓄势之状,这种团肢前冲的姿态又能恰到好处地表现出犀牛威猛有力的特征,其艺术处理的手法及其达到的效果与前面介绍的透雕龙凤纹璧可谓异曲同工。可以看出,设计者在对形体作装饰性夸张处理时完全是在把握动物之结构的基础上进行的,所以才会产生弧线饱满紧扣形体而不漂浮的有力效果。从形式构成的角度看,这些作品之所以能够给人以充满力度的视觉感受,关键在于饱满的外轮廓弧线与各种大小不同、长短不一的弧线的谐调配合。这种令后人赞叹不已的艺术表现力,对于当时的艺术家来说似乎已是驾轻就熟的本领了。

15.西汉打通河西走廊之后,又击败了匈奴在天山南北的统治,从而保证了和田玉料的开采和使用,这也是汉玉器繁荣的一个重要因素。 同时陕西蓝田玉河南独山玉等也得到了大量开采.

图片 21

16.沿续东周玉器为国之重宝,汉时玉发展为国家重要的货宝,财富的象征,因而争相购藏,作为累聚财富的一种手段(金融化),促进了玉器的发展和繁荣.

图5-9 玉犀形璜 西汉前期

声明:本答案由APP鉴定专家整理给出。

汉代佩玉中工艺最精者当数玉环。玉环是当时组玉佩中的重要部分,雕镂琢磨技术高超,艺术设计处理别具匠心是其他朝代难以比匹的。在广东省广州市象岗南越王墓中就出土多件工艺精湛、艺术风格独特的玉环,图5-10是该墓出土的“玉龙螭纹环”,玉工采用透雕的手法雕刻了两龙和两螭相互穿插缠绕为一环,彼此穿插交集,显得非常自如,浑然一体。同墓出土的另一件“龙纹玉环”将龙与卷云纹饰穿插组合为一环形,龙体作连续不断的绞索形式,值得注意的是,这里已经出现了如意云头的卷云形式。整件玉器的直径虽然只有7.4厘米,却显现着宏大的气势和得心应手的形式处理技巧。

回答:

图5-10 玉龙螭纹环 西汉前期

说到汉玉,主要是继承先秦玉器的优良传统,又有所创新。下面以满城汉墓为例,快来看看吧~

图片 22

满城汉墓共两座,一号墓的墓主是西汉中山靖王刘胜,二号墓的墓主是王后窦绾。两墓是同陵而不同墓穴的异穴合葬墓,或称“同坟异藏”的夫妇合葬墓。中山王刘胜墓和王后窦绾墓共出土玉器160余件(套),其数量之多,在已发掘的汉墓中仅次于广州南越王墓和徐州狮子山楚王墓

图5-11 龙纹玉环 西汉前期

图片 23

该西汉南越王墓出土的“双龙联体佩”也是一件形式新颖、工艺精湛的佳作。该玉呈黄白色,外形呈椭圆形,双龙首部环人圈内作对视状;中问有一树状形饰,上有线刻兽面纹饰;龙身上满饰均匀排列的涡卷纹并用阴线相勾连,整件器物在规整中蕴含着一种非凡的气度,这是汉代艺术所共有的时代特征。

玉圭

图片 24

汉玉继承了先秦玉器的优良传统,但又有所创新,从而形成了自己的新的艺术风格。西汉早期的玉器,继承战国玉器的风格,到了西汉中期,社会经济有了很大的发展,给官营玉器手工业的繁荣发达提供了良好的经济基础。在玉器制作方面,出现了一些新的器类和器形,逐渐形成了新的艺术风格。

图5-12 玉龙连体佩西汉前期

一、作为礼仪用玉的玉圭和玉璧

图片 25

中山王刘胜墓出土3件玉圭,其中两件器形较大,近底部有一小圆孔,1件器形较小,皆为素面。玉璧的数量较多,两墓共出土69件(包括镶嵌在窦绾漆棺外壁的26件)。玉璧的纹饰,除了传统的蒲纹、谷纹或涡纹外,流行着分为内、外两区的纹饰,一般内区为蒲纹或涡纹,外区为合首双躯的龙纹或凤鸟纹。玉璧在当时属于珍贵礼品,而且往往是成双赠送。

图5-13 龙凤纹重环佩 汉

图片 26

直径10.6厘米 厚0.5厘米

玉璧

汉代玉佩饰中另一独具艺术特色的作品是舞蹈人物。玉舞人题材的玉佩虽然早在战国时代就已出现,但是数量极少,而汉代舞蹈人物题材的玉佩却十分流行且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汉代的乐舞艺术十分发达,不仅官方设有专门的音乐管理机构,作为一种艺术活动的歌舞也相当流行.甚至皇帝的宠妃爱姬也常常是能歌善舞,这在文献上多有记载。如《西京杂记》上谓汉高祖的宠姬戚夫人“善为翘袖折腰之舞,歌出塞人塞望归曲”;《汉书》上也记有武帝宠爱的李夫人“妙丽善舞”,成帝的赵皇后“学歌舞,号日飞燕”等。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之下,以歌舞作为艺术创作的主题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从出土的玉舞人实物看,造型特征与文献上的描述是相一致的,可见这些玉舞人作品是从现实中提炼而来的。汉代“玉舞人”大多为组佩玉中的一件,其形式多以平面透雕为主.并用阴线刻出五官和衣纹等,也有浮雕形式甚至做成圆雕的。

二、作为殓服的“金缕玉衣”

1986年出土于河南省永城县汉墓的一件“玉舞人”佩饰,该玉呈乳白色,双面透雕,并以阴线刻出五官表情和服饰结构。姿态婀娜优美的舞女身着开衿长袖衣裙,一袖高扬于头顶,另一袖下垂,手置于腰间,长裙曳地。作者通过对舞者颈和腰肢作微微扭动的处理,便将一体态轻盈而飘逸的女子生动地刻画了出来,这不正是文献上所描写的“翘袖折腰”、“轻如飞燕”之态的真实写照吗?

满城中山王刘胜夫妇墓出土的两套金缕玉衣,是我国考古工作中首次发现的形制完备、保存完好的玉衣。玉衣全长1.88米,由2498片玉片组成,编缀玉片的金丝估计共重1100克左右。窦绾的玉衣比较短小。玉衣全长1.72米,由2160片玉片组成,所用金丝重约700克。窦绾的玉衣没有做出腹部、胸部和臀部的形状,可能是由于做出女性人体形象不符合封建传统观念的缘故。

图片 27

图片 28

图5-14 玉舞人西汉

刘胜的金缕玉衣

1983年出土于陕西省西安市的一对“玉舞人”,其动态的设计与上面所介绍的玉舞人是一致的,一臂举起过头顶,长袖下垂;另一手下垂作叉腰之态,然而,我们看到这种叉腰的动作是意象性的,因为玉工将整个手臂设计为一反向翻卷状的装饰、,使舞者柔美的身姿增添了几分优雅之感。

图片 29

图片 30

窦绾的金缕玉衣

图5-15 玉舞人汉

玉衣是两汉皇帝和皇室贵族死时穿用的殓服,是汉代特有的葬玉。西汉时期的玉衣,除了用金缕编缀的以外,还有用银缕、铜缕或丝缕编缀的,皇帝和王侯皆可使用金缕玉衣。当然,这并不排除王侯也有使用银缕或铜缕玉衣的,可见在西汉时期尚未形成严格的分级使用不同缕线的玉衣的规定。到了东汉时期,对玉衣的使用规定了严格的等级制度,只有皇帝用金缕玉衣,诸侯王、列侯始封、贵人、公主用银缕玉衣,大贵人、长公主用铜缕玉衣。

综观汉代玉舞人的形象设计,舞者虽有站和蹲之别,但一袖扬起过头顶,一手置于腰间却是其普遍的特征。如广州南越王墓中出土的“玉舞人”,身体作“S”形的扭动,扬起之袖和另一置于腹前之袖作随风飘动状,加强了舞者的运动感。同墓出土的另一件“玉舞人”则是圆雕形式的,双膝跪地,长袖飘舞,也是一手高举过头的姿态,表演者的神情非常专注。这种圆雕形式的玉舞人在汉代还是相当少见的。

三、翘袖折腰的玉舞人

图片 31

图片 32

图5-16 玉舞人西汉前期

玉串饰

图片 33

玉舞人出土于窦绾玉衣内胸部,舞人上穿长袖衣、下着长裙,透雕作翘袖折腰的起舞姿态。上下各有一圆形小孔。与玉舞人一起出土的有玉蝉和瓶形、花蕊形、联珠形等玉饰,以及水晶、玛瑙和石质珠子。推测这些饰物原当为编联在一起的一组串饰,玉舞人在串饰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图5-17 玉舞人西汉前期

图片 34

丧葬用玉

大葆台二号汉墓出土的玉舞人拓片

重视丧葬的社会风气是汉代人观念意识的又一体现。玉器在丧葬中担当着重要的角色,在丧葬中的玉器除了一部分为死者生前所用之物外.还有一部分是专门用于丧葬的。这与当时的长生思想有很大的关联。道家认为玉是“天地之精”,是“阳精之纯”,故而当时有吞食玉屑能致长寿之说。《周礼·典瑞》中也有“大丧共饭玉含玉”的说法。

汉墓中出土的玉舞人都有一个或两个用于穿系佩挂的小孔,说明玉舞人是随身系挂的佩玉,而具多数应是组玉佩的构成部分。例如北京大葆台二号汉墓出土的玉舞人,也有两个小圆孔,应该也是组玉佩的构件。从考古资料考察,玉舞人主要出在诸侯王亲属等贵族阶层的墓中,墓主人多为女性,由此可见玉舞人应是汉代贵族妇女喜爱的一种佩玉。

汉代的葬玉主要有玉衣、玉九窍塞、玉琀、玉握和玉面饰等。玉衣是汉代皇帝和贵族的殓服,由金银丝等材料编缀玉片成人形并着于死者身上,即所谓“金缕玉衣”。九窍塞是用来堵塞尸体九窍的玉器.以此防止尸体的腐朽,晋时葛洪《抱朴子》载:“金玉九窍,则死人为不朽”。玉琀是放在死者口中的玉,基本上都做成蝉形,其制通常二寸左右,全身作五角形,造型一般比较简洁写实。如1974年出土于江苏盱眙的这件“玉蝉”由羊脂白玉琢成,玉质温润光亮。造型简朴却相当逼真。蝉作为一种装饰母题早在三代的青铜器上就已习见,汉代以此为琀当与其特有的生长规律有关,汉人以蝉的退脱复能成虫的生长特性.比喻“转生”和“再生”之义,因而蝉也就成了一种吉祥物了。玉握为死者手中所握的玉器,许多被雕刻成细长条状的猪形,玉面饰则为缀玉而成的遮面物,有的玉片也被制成一定的象形形状,但一般较少纹饰或无纹饰。

玉舞人在汉代贵族妇女佩饰中的流行,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长袖”和“细腰”是汉代舞蹈的两个重要特点,玉舞人的造型充分体现了这两个特点,因而是汉代妇女翩翩起舞的真实写照。汉代玉舞人不仅是优美的玉雕艺术品,而且也是研究汉代舞蹈的珍贵实物资料。

图片 35

四、外缘有透雕附饰的玉璧

图5-18 玉蝉 西汉后期 江苏盱眙

中山王刘胜墓出土的1件谷纹璧,其上方有透雕的双龙卷云纹附饰,造型生动优美,纹样玲珑剔透。这件玉璧的透雕附饰只有一组,位于璧的上方。与战国时期同类玉璧的造型风格迥然不同,代表了汉代新的艺术风格。

日常用玉

图片 36

作为日常用器的玉制品的数量相对较少,这恐怕与玉材的特性有关。汉代的日用玉器主要有杯、盒、枕、印、带钩和玉砚滴等。从近年来的考古发掘材料来看,日常用玉中也不乏构思奇巧的精彩之作。如1983年广州南越王墓出土的“玉角形杯”,杯身作角状造型,底部束尾成索形回缠于器身下部,使本来可能显得单调的造型产生出其不意的变化,可谓是匠心独运的创意。器外饰一浅浮雕的夔龙,盘绕于杯身,并在外壁饰以线刻勾连涡纹,使全器集圆雕、浮雕和线刻于一体,层次分明,气度不凡。

双龙卷云纹谷纹璧

图片 37

战国时期的这类玉璧,外缘的附饰往往是两组或四组透雕的龙纹或凤鸟纹,多数作对称形式。西汉前期的这类玉璧,基本上承袭战国时期的风格。年代稍早于满城汉墓的广州南越王墓出土的这类玉璧,其透雕附饰还具有左右对称的特点,仍然保留战国的遗风。

图片 38

五、两侧有附饰的韘形玉佩

图片 39

韘形玉佩是汉代流行的佩玉,也称鸡心佩或心形玉佩。它是从古代的玉韘演变而来的。韘又称射决或扳指,是古代射箭时佩戴在右手拇指上钩弦时用的。玉韘从实用器演变为装饰用的韘形玉佩,可能开始于东周时期。

图片 40

图片 41

图片 42

刘胜墓出土的韘形玉佩

图5-19 玉角形杯 西汉前期

西汉中期的韘形玉佩,基本上已经定型,在心形主体的两侧都有透雕的附饰,附饰比前期更为繁缛,虽然不是完全对称,但大小差不多,风格也基本相同。纹样主要是变形卷云纹,个别也有雕成鸟兽纹的。中山王刘胜墓出土的1件韘形玉佩,心形主体较瘦长,两面均阴刻卷云纹,两侧有不对称的透雕流云纹附饰,纹饰优美,流畅。王后窦绾墓也出土1件韘形玉佩,心形主体较短,当中的圆孔较大,两侧的透雕附饰基本对称,而纹饰稍有不同,一侧为变形卷云纹,另一侧似鸟兽相搏状。

同墓还出土了一件“高足玉杯”,并有铜制承盘和托架等配套器具。该玉杯为圆筒形,由杯身和杯足两部分组成;杯身上部近杯口处饰有两组云纹,中部饰勾连谷纹,下部饰五组花瓣纹:杯足部也饰有花瓣纹。与铜盘相连的杯托为一花瓣形玉片,并以三条金头银身之龙为支架与铜盘相衔接。这不仅是一件玉器工艺品,同时也体现了汉代设计师高明的设计才能和精妙的制作技艺,其中也蕴含着当时的设计观念和理想,对于我们今天的设计来说也是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的。

图片 43

图片 44

窦绾墓出土的韘形玉佩

图片 45

满城汉墓出土的这两件韘形玉佩,代表了西汉中期韘形佩的风格;前者应稍早于后者,后者属于典型的西汉中期韘形佩的造型。东汉时期的韘形玉佩,器形有较大的变化,韘的主体部分虽然尚有痕迹可寻,但已由竖置改为横置,当中的圆孔演变为圆角长方形或椭圆形,两侧的附饰发展成为环绕全器的透雕纹饰,形象更为优美。韘形玉佩是汉代较常见的一种佩饰,男女皆可佩戴,与组玉佩似无组合关系,是可以单独佩戴的一种玉饰。

图片 46

六、四种玉饰齐备的“玉具剑”

图片 47

以玉饰剑在我国有悠久的历史,至少可以上溯到西周晚期。严格意义上的玉剑饰,出现于东周时期。剑首、剑格、剑璏、剑珌四种玉饰齐备的“玉具剑”到西汉时期才流行。

图5-20 铜承盘高足玉杯 西汉前期

图片 48

广州南越王墓出土的多件形式不同的带钩也是当时重要的日用器物。带钩有纯玉制的和以玉为主附以其他金属而制成的两种,常见带钩多以龙为母题进行构思设计,有的非常简洁雅致,有的则镂雕得相当华丽繁缛,制作工艺精良。“金钩玉龙带钩”由透雕的玉龙与金质弯钩所组成,玉龙的形式呈“S”形,龙首回顾作张口惊恐之状,尾部向内翻卷;金钩套于龙的尾部,与龙相衔接部分设计为一虎头形,犹如猛虎噬龙一般,再加上惊恐回首之龙的神情恰好与虎形成呼应的关系,可谓是设计者的一种巧思。将龙与虎相合体构成一带钩,该玉呈青白色,有深褐色浸斑。整件带钩有八节组成,钩首部分为一龙形,钩尾为虎形,整件器物装饰比较繁缛华丽,是一件难得的玉带钩艺术品。

玉剑首

图片 49

中山王刘胜墓出土的1把铁剑,是我国考古工作中首次发现的“玉具剑”,四种玉饰齐备。玉剑首为圆形,正面中央作一圆形突起,饰阴刻卷云纹,周围浮雕两只身躯修长的螭虎。玉剑格的断面为扁菱形,一面饰浅浮雕的卷云纹,另一面为浮雕的螭虎、流云纹。玉剑璏为长方形,背面有长条形扁銎,表面饰浮雕螭虎纹。

图5-21 金钩玉龙带钩

图片 50

玉艺术品

玉剑璏

汉代玉器中纯粹用作欣赏的艺术品的数量并不多,但却体现了很高的艺术性和工艺制作水平。汉元帝陵附近出土的几件西汉玉雕是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其中像玉鹰、玉熊、玉辟邪和玉仙人奔马等作品不仅都由珍贵的和田玉制成,而且造型优美而生动。雕琢精细。“玉仙人奔马”,一仙人骑在一匹奔腾的神马上,在中国传统造型艺术中,往往以羽翅来表示人或动物的神性,在汉代艺术中尤为多见。这里的仙人和神马上都加有羽翼,作者还在奔马的蹄下置一象征天界的云板,其所要表达的意境随着这几个简单的象征物而展开,给欣赏者以无限广阔的想象空间,这也是汉代艺术的魅力所在。

图片 51

图片 52

玉剑珌

图5-22 玉仙人奔马西汉

玉剑珌作不规则梯形,两面浮雕5只活泼的螭虎嬉戏于云海之中。可见当时典型的玉具剑,四种玉剑饰的纹饰题材和雕琢技法往往是一致的。东汉继承西汉的习俗,也使用玉具剑,但发掘出土的玉剑饰数量不多,说明在东汉时期玉具剑可能已不像西汉时期那样流行了。

同墓还出土了多件玉雕作品,设计制作得非常传神有趣,如“玉熊”,玉质温润,雕琢精细,丰满凝练的外形逼真地将行动缓慢、憨态可掬的熊的特性表现了出来。再如“玉辟邪”也是该墓出土的一件精美的艺术品,玉呈青白色并伴有天然紫红色斑,造型极为生动,设计者将其设计成作匍匐爬行之状,张口露齿,仿佛正悄悄地向猎物靠近,其神情的刻画真可谓是惟妙惟肖。头上有一角,背上有羽翅,这两者都是象征非同寻常之灵物的符号,这在汉代仙道题材的作品中是很普遍的。

图片 53

图片 54

玉人

图5-23 玉熊西汉

此外,中山王刘胜墓还出土1件圆雕的玉人。玉人作古时王公凭几而坐的形象,底部阴刻铭文“维古玉人王公延十九年”10个字。从铭文的内容考察,这件雕成王公形象的玉人,既是少见的汉代玉雕艺术品,又是厌胜辟邪之物。

图片 55

总之,中国玉文化源远流长,到西汉中期形成了汉玉特有的、新的艺术风格。东汉的玉器基本上承袭西汉的传统,没有什么新的发展。魏晋南北朝是个过渡时期。隋唐以后的玉器,在造型、纹饰题材以及社会功能等方面,都有明显的变化和发展,光辉灿烂的中国玉文化又进入一个新的时期。

图5-24 玉辟邪 西汉

原文作者:卢兆荫

文章来源:《收藏家》2018年3月刊《满城汉墓玉器与汉玉新风格》

(因篇幅限制,原文有删减)想了解更多艺术推介与艺术收藏,欢迎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微博&头条号!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汉代古玉是什么风格,极致之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