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史 2019-08-11 20:0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中国史 > 正文

立时代潮头,500万字巨著问世

作为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应该说,刘诗白教授成功地构建起了一套对中国改革实践富有解释力的严谨理论体系,他的研究成果和学术思想对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构建和完善起到了有益影响,也对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发展做出了贡献。也正是由于他的学术贡献和影响,2013年,他入选了由钱伟长先生任总主编,我、厉以宁、吴敬琏任主编的《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经济学卷》。

刘诗白老先生曾荣膺“影响四川改革开放30周年”十大最具标示性“风云人物”称号;入选“建国60周年四川省杰出贡献经济学家”;“2011成都全球影响力人物”。2017年9月28日,获第六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

12月22日,在北京西长安街有着近60年历史的民族饭店,这对友谊跨越了整整40年,与改革开放历程相依相伴的老友,再次见面。除了挚友,他们还有一个共同身份——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得主。

在影响甚至改变了一代人的思想巨擘中——刘诗白的名字无疑不能错过。

姓名:张卓元 工作单位:

当天,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颁奖典礼暨《刘诗白选集》发布会、经济学创新发展高层论坛举行。除了刘诗白、张卓元,同是93岁高龄、被誉为“理论经济学界泰斗”的卫兴华也莅临现场。

刘诗白是我国较早提出社会主义所有制多元性的学者之一,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先驱研究者,发表了大量有关社会主义产权制度的论文和专着,以其独到见解被誉为中国三大产权理论流派之一。

已经年届93岁的刘诗白喜欢自称为“90后”。但是和爱热闹的90后比,这个“90后”的生活过于低调和安静了。早上8点醒来,简单的早餐之后,刘诗白总会在书桌旁伏案写作3个多小时,午饭小憩后,又是一下午的持续学习和写作。不旅游,不出国,不开会。这是他已经坚守了近十年的“三不原则”。每天固定看四五份报纸,偶尔刷下微信和iPad,关注时事,保持学习。这是他和外界保持沟通的方式。

2017年,92岁高龄的刘诗白教授由于在70多年的经济学研究和教学中做出了突出贡献,荣获第六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可谓实至名归。还有,由于他在经济学界具有崇高声望,西南财经大学特地设立刘诗白经济学奖,每两年评选一次,迄今已评三届。

“刘诗白教授的学术特点,一方面有深厚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功底,同时对西方经济学的最新发展也非常了解,难能可贵的是,他对中国经济学的实际情况又非常清楚,他的研究成果也就体现了这几个方面的结合。”洪银兴教授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刘诗白教授参与编撰的《政治经济学辞典》,曾滋养了自己和一大批经济学人。

据了解,截至2018年5月25日,本次评奖共收到申报成果64项,全部通过形式审查进入评审环节。根据初审投票结果,共18项成果进入终审会。经评奖委员会民主评议、无记名投票,最终评选产生10项获奖成果。

今年是改革开放的40周年,在新的历史节点之下,中国经济好像又走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对此,刘诗白却持十分乐观的态度。

2018年,为纪念改革开放40年、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广东经济出版社计划出版一套“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中国经济学家学术自传”丛书(张卓元、高培勇主编),旨在为我国改革开放伟大进程留下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彰显中国经济学家的历史功绩,继续为全面深化改革贡献力量,同时,帮助人们走近中国经济学家,了解他们的治学历程、学术见解和成功经验,领略他们的丰富人生和理想情怀。经过编委会提名、投票和遴选,刘诗白以卓越的贡献和卓著的声望入选“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中国经济学家”。而《刘诗白选集》的问世,恰是对他学术贡献和影响的最好注脚,可谓正逢其时。在此,再次向我的老朋友老学长表示热烈的祝贺并致以诚挚的敬意!

今年93岁的西南财经大学名誉校长,著名经济学家刘诗白,一直有颗年轻的心。自称“90后”的他思维缜密、逻辑流畅,读书写字笔耕不辍,耍起智能设备和社交软件亦不让年轻人。无独有偶,负责这次《刘诗白选集》部分编辑工作的四川人民出版社编辑张东升也是90后。

张卓元则是第二届吴玉章奖获得者。谈及刘诗白同获此奖,他直言“实至名归”。谈及93岁、相识相交40年的刘诗白,85岁的张卓元还说,别看他现在年纪大了,但他的知识结构却还很“年轻”。张卓元还举例说到刘诗白在产权方面的研究。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卢荡代睿

对于社会主义经济学研究,每到一个阶段,刘诗白提出的理论都会在前一阶段有所发展。这是缘何?

挚友和老学长刘诗白教授在其鲐背之年,集其70余年之研究成果、聚其经济学和哲学思想之大成的《刘诗白选集》出版问世,这是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界的一件喜事。刘诗白教授提出:商业劳动、服务劳动和高科技劳动具有价值创造的功能,我也认为科技劳动、经营管理劳动和一般第三产业劳动参与了价值创造的过程。作为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应该说,刘诗白教授成功地构建起了一套对中国改革实践富有解释力的严谨理论体系,他的研究成果和学术思想对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构建和完善起到了有益影响,也对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发展做出了贡献。

记者张想玲梁波摄影雷远东樊凌峰

洪银兴教授长期从事经济运行机制、经济发展和宏观经济的理论和政策的研究。他介绍说,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评奖工作于今年初启动,申报成果的时间范围为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评奖对象是我国经济工作者公开发表的具有较高理论水平和学术价值,对研究和解决重大现实问题有较强指导意义和应用价值,并取得较好社会反响的经济学研究成果。评奖范围涵盖理论经济学和应用经济学的各个领域。

他是我国较早提出社会主义所有制多元性的学者之一。1979年,他就开始思索,如何构建多样所有制结构,寻找公有制新的实现形式,以取代传统的国有国营模式。

其后,在我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和《经济研究》主编期间,每逢重要学术活动,刘诗白每请必到,对经济研究所和《经济研究》的工作给予大力支持。

在活动间隙,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采访的张卓元坦言他与刘诗白在很多理论领域,“见解一致”。在他看来,这部著作反映了刘诗白的主要研究成果,是对刘诗白学术贡献和影响的最好注脚。也正是因此,“有幸应邀”的他“欣然为之序”。

12月22日,着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刘诗白着作《刘诗白选集》在北京与读者见面。这也是目前为止,汇集刘诗白着作最为完整的一套出版物。

刘诗白对其发表在《经济研究》杂志的第一篇文章《人民公社与队为基础》的调查经过记忆犹新。《经济研究》是中国经济学界最权威杂志。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本文为《刘诗白选集》序言,本报编发时有删改,标题为编者所加。)

仰之弥高,敬之愈深

张卓元也是这一幕的见证者。在这位“稳健改革派”代表人物的眼中,刘诗白治学严谨,“他成功构建起了一套对中国改革实践富有解释力的严谨理论体系。他的研究成果和学术思想对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构建和完善,起到了有益影响。也对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前瞻

作者简介

12月22日,在北京西长安街有着近60年历史的民族饭店,这对友谊跨越了整整40年,与改革开放历程相依相伴的老友,再次见面。除了挚友,他们还有一个共同身份——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得主。

《刘诗白选集》出版方、四川人民出版社社长黄立新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多位经济学家对我国经济领域的改革开放进行了大胆探索和热切关注,结出了丰硕成果,产生了积极而重要的影响,为我国经济社会的进步,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刘诗白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就像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一样,进入新世纪,刘诗白仍思考不止,笔耕不辍,几乎年年都有重要专著问世。

挚友和老学长刘诗白教授在其鲐背之年,集其70余年之研究成果、聚其经济学和哲学思想之大成的《刘诗白选集》出版问世,这是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界的一件喜事。有幸应邀,欣然为之序。

谢谢指正!”当93岁的刘诗白向85岁的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送上《刘诗白选集》时,郑重言谢。“80后”张卓元起身站立,从这位“90后”老学长、老朋友手中接过书作,并连连回礼。

今年93岁的西南财经大学名誉校长,着名经济学家刘诗白,一直有颗年轻的心。自称“90后”的他思维缜密、逻辑流畅,读书写字笔耕不辍,耍起智能设备和社交软件亦不让年轻人。无独有偶,负责这次《刘诗白选集》部分编辑工作的四川人民出版社编辑张东升也是90后。

“出版社开始是准备出版全集,我本人要求改成选集”

我与刘诗白教授已相识相交四十载。1978—1979年,刘诗白教授从四川财经学院借调至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参与时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的许涤新同志为主编的我国第一部《政治经济学辞典》的编撰工作。当时我是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与刘诗白教授在同一层楼办公,我们由此相识并成为好朋友。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和90年代初,我们还都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应用经济学评议组成员,每年评审课题都要相聚一次。在我担任《经济研究》编辑部编辑和主任期间,也多次编辑过他的来稿,其独到深邃的学术见地和飘逸潇洒的笔触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这位93岁成都老人 500万字巨著问世

“刘诗白教授的学术特点,一方面有深厚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功底,同时对西方经济学的最新发展也非常了解,难能可贵的是,他对中国经济学的实际情况又非常清楚,他的研究成果也就体现了这几个方面的结合。”洪银兴教授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刘诗白教授参与编撰的《政治经济学辞典》,曾滋养了自己和一大批经济学人。

1986年后,刘诗白又发表了一系列有关国有企业进行产权制度改革的论文,对过去理论界认为“离经叛道”的产权问题进行了探索。财产权、企业财产权、企业法人、法人财产……这对当时的经济学家们来说,都是些陌生的概念。产权问题一经提出,就引发理论界巨大争论。刘诗白随即发表了大量有关国有企业进行产权改革和组建股份公司制的文章,并出版了《产权新论》。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这种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必将给理论创造、学术繁荣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

四川人民出版社社长黄立新:

四川人民出版社社长黄立新:

32年过去,对于这家银行的挂牌日期,刘诗白记得非常清楚。

学术;刘诗白教授;改革开放;研究成果;选集;中国经济学家;经济研究所;哲学;劳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据了解,时年93岁的刘诗白先生在我国较早提出了社会主义所有制多元性学说,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先驱研究者。他潜心研究社会主义的企业财产权和股份公司制,并出版了《产权新论》这本著作。值得一提的是,1994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到成都时,刘诗白曾将这部书送到朱镕基手上。

在谈到刘诗白经济学奖的意义时,洪银兴表示,关键是要把刘诗白的治学精神和学问发扬光大。尤其是新一代经济学家,要学习他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中又特别注意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研究同中国实际结合起来,更重要的是要研究现实问题。

“改革就是要有突破。没有突破怎么叫改革?”回顾来时路,老人激动地反问道。

2001年,在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的大力倡议下,在刘诗白教授的策划下,中国一所知名的民间学术机构——新知研究院正式成立。研究院由汪道涵同志任名誉院长,刘诗白教授任院长,我与其他三位同志任副院长。大家以研究院为平台,一起工作,从事重大课题研究,并先后多次召开资深学者研讨会,出版了几本研究成果专辑,在国内学术界产生一定影响。我还记得2001年9月在上海召开的新知研究院第一届学术研讨会的情景。当时国内知名经济学家30余人参加了研讨会。我们围绕社会主义的劳动和劳动价值问题展开讨论。刘诗白教授提出:商业劳动、服务劳动和高科技劳动具有价值创造的功能,我也认为科技劳动、经营管理劳动和一般第三产业劳动参与了价值创造的过程。我们在很多理论领域的见解是一致的。

张卓元则是第二届吴玉章奖获得者。谈及刘诗白同获此奖,他直言“实至名归”。谈及93岁、相识相交40年的刘诗白,85岁的张卓元还说,别看他现在年纪大了,但他的知识结构却还很“年轻”。张卓元还举例说到刘诗白在产权方面的研究。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卢荡代睿

华西都市报讯12月22日,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颁奖典礼暨《刘诗白选集》发布会、经济学创新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10位经济学领域学者获奖。

据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查证,刘诗白所述银行,全名叫成都汇通城市合作银行,也是全国首家由教学单位主管的教学、科研实验银行。成都汇通城市合作银行是由公司改组而成的银行。银行总部设在成都,在市区内设有22个营业网点,并在海南设有代表处,实行自主经营、有负盈亏等经营原则。

回顾过去,改革开放获得巨大成功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共产党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践相结合,始终立足中国国情,创造性地走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探索中,中国经济学家在这场波澜壮阔的伟大变革中厥功至伟,他们敢立时代之潮头、发思想之先声,穷尽智慧,为探求真理、为学术使命而跋涉,扎根中国大地,用中国自己的语言逻辑和概念体系,实践着经邦济世、载德立言的崇高理想。刘诗白是此中一位佼佼者。

郭晗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专访时,坦言“荣幸”、“激动”,并表示作为后辈,感受到了“大家风范”。

2017年,四川省委宣传部和西南财经大学启动《刘诗白全集》编撰工作,后经刘诗白本人要求改为出版选集。西南财经大学特聘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张卓元出任编委会主任。经过近两年编辑、审读,13卷17册近500万字的《刘诗白选集》得以出版问世。

“挂牌时间是1986年10月14日,由时任省长蒋明宽和我一起给揭的牌。”刘诗白说,银行的发起者是金融系的几个教师。当时的银行没有股份制,民营性企业银行更是一家都没有。挂牌成立后,当晚就被外媒予以了报道。

刘诗白力求尽善尽美

85岁张卓元“解读”93岁挚友刘诗白:

专访“90后”经济学泰斗刘诗白:

“刘诗白经济学奖”于2012年启动首届申报评审工作,每两年评审一次,分设学术专著奖和学术论文奖,学术专著奖每项奖金8万元,学术论文奖每项奖金4万元。

在这个年龄跨度超过六十余载的颁奖现场,当93岁的刘诗白向31岁的“80后”获奖者、西北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郭晗颁奖时,现场顿时响起了掌声。而特别的一幕发生在颁奖结束时,郭晗礼让刘老先走,刘老则和蔼地拉着郭晗手臂,示意这位年轻人先行。

面对如此高的评价,刘诗白却十分冷静。他说:“我的一切理论和论述,都离不开我对四川实际的调查和研究。这些理论来自于四川的农村和工厂,我没有超前的理论发挥,我都是从跑工厂和农村,通过调研和观察得来的,而不是坐在家里凭空写出来的。”

2017年,四川省委宣传部和西南财经大学启动《刘诗白全集》编撰工作,后经刘诗白本人要求改为出版选集。西南财经大学特聘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张卓元出任编委会主任。经过近两年编辑、审读,13卷17册近500万字的《刘诗白选集》得以出版问世。

洪银兴特别指出,在中国经济学家中,对财富问题的研究,刘诗白教授是具有开创性的,“从我们中国经济学研究来讲,我认为社会主义的研究更要重视增进社会财富,所以他这一个研究的成果贡献很大。”

立言

两位老友的又一个重要交集发生于2017年。那年9月,第六届吴玉章奖在京颁奖,时年92岁的刘诗白获得这一中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最高荣誉。刘老当时谦虚地说,“我从事的工作说不上什么研究,只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进行了粗浅探索。”

当天,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颁奖典礼暨《刘诗白选集》发布会、经济学创新发展高层论坛举行。除了刘诗白、张卓元,同是93岁高龄、被誉为“理论经济学界泰斗”的卫兴华也莅临现场。

一系列敢为人先之举,在当时可谓石破天惊。

《刘诗白选集》出版方、四川人民出版社社长黄立新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多位经济学家对我国经济领域的改革开放进行了大胆探索和热切关注,结出了丰硕成果,产生了积极而重要的影响,为我国经济社会的进步,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刘诗白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刘诗白选集》体系庞大,内容丰富,可谓鸿篇巨制。收录了刘诗白1946年至2018年期间公开出版的主要论着、讲话稿、会议发言和访谈等。此外,还特别收录了他1961年至2016年的未刊论文,以及2018年近15万字随笔笔记,充分体现了刘诗白一以贯之的经济学思想、哲学思想、治学理念。

刘诗白说,作为理论工作者,他遇到了好时代。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理论研究生态非常宽松。尽管大家对一个观点有争论,但“不扣帽子、不上报纸”。

华西都市报讯12月22日,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颁奖典礼暨《刘诗白选集》发布会、经济学创新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10位经济学领域学者获奖。

刘诗白力求尽善尽美

刘诗白说,经济学是致用之学,应把理论研究立足实际,有所创新,有所发展,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改革服务。而理论工作工作者,也就是智库的重要职责,就是要建立具有实用价值的学术,并能够给政府决策提供建议,不能是空理论。特别是经济学更不能讲空理论。要为经济建设、经济改革提供理论支持,实用、致用。“当然,经济学家不是神,只是看问题看得远一点。”

“刘诗白经济学奖”是西南财经大学和刘诗白奖励基金面向全社会设立的经济学奖项,主要奖励国内具有较高理论水平和学术价值,对研究和解决重大现实问题有较强指导意义和应用价值,并获得较好社会反响的经济学研究成果。

在活动间隙,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采访的张卓元坦言他与刘诗白在很多理论领域,“见解一致”。在他看来,这部着作反映了刘诗白的主要研究成果,是对刘诗白学术贡献和影响的最好注脚。也正是因此,“有幸应邀”的他“欣然为之序”。

1946年,刘诗白从武汉大学毕业,应彭迪先的邀请,受聘于四川大学经济系,从此开始经济理论研究。

《刘诗白选集》体系庞大,内容丰富,可谓鸿篇巨制。收录了刘诗白1946年至2018年期间公开出版的主要论著、讲话稿、会议发言和访谈等。此外,还特别收录了他1961年至2016年的未刊论文,以及2018年近15万字随笔笔记,充分体现了刘诗白一以贯之的经济学思想、哲学思想、治学理念。

郭晗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专访时,坦言“荣幸”、“激动”,并表示作为后辈,感受到了“大家风范”。

针对我国金融体制缺乏活力和资金分配吃大锅饭的诸多弊端,他在1985年率先提出银行企业化改革的设想。1990年,他提出的“缓解市场疲软十策”又被中央采纳,对治理当时的经济疲软起到了积极作用。

洪银兴教授评价称,刘诗白教授是我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他在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探索、政治经济学学科建设和经济学教育方面做出杰出的贡献,享有崇高的威望。西南财经大学设立刘诗白经济学奖,既是铭记大师贡献、弘扬大师精神的最好形式,也是推动中国经济学繁荣发展,引领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经济学研究导向的有力举措。

图片 1

2005年,刘诗白出版《现代财富论》一书。刘诗白说,他在书中提出了财富多样化的命题。并认为财富的结构是由生产力、社会生产的状况和产业结构决定的。由物质生产、服务生产和知识与精神生产三大部分组成的三维产业结构成为现代产业结构的基本特征。物质产品、服务产品、知识与精神产品等三大类产品成为现代社会财富的组成要素。

洪银兴特别指出,在中国经济学家中,对财富问题的研究,刘诗白教授是具有开创性的,“从我们中国经济学研究来讲,我认为社会主义的研究更要重视增进社会财富,所以他这一个研究的成果贡献很大。”

张东升说,老先生虽年事已高,但身体却还颇为硬朗,记忆力也不错,谈起稿子总是头头是道。张东升说,在《刘诗白选集》编辑的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先生严谨而又精益求精的治学态度。《选集》中,除自然哲学卷和未刊稿卷论文多为手稿外,其余各卷论文与专着大多是曾经出版过的。整套书一共近500万字,除了要经过出版社三审之外,还要由西南财大的专家通读全稿,然后老先生再翻阅各卷。在这样的情况下,老先生依然细细地翻看了全部书稿,除了对审校环节的改动加以确认,对个别疑问进行解答外,还对不少内容再次做了删改,一些地方还加了批注。

西南财经大学光华村街55号院子里,穿过一排排老旧的家属楼,绿树掩映中,著名经济学家刘诗白的家就静静坐落于此。空荡荡的客厅一角有些斑驳了,但是另一个角落里,沉甸甸的奖章被安置在玻璃柜子里,比如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

洪银兴教授长期从事经济运行机制、经济发展和宏观经济的理论和政策的研究。他介绍说,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评奖工作于今年初启动,申报成果的时间范围为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评奖对象是我国经济工作者公开发表的具有较高理论水平和学术价值,对研究和解决重大现实问题有较强指导意义和应用价值,并取得较好社会反响的经济学研究成果。评奖范围涵盖理论经济学和应用经济学的各个领域。

从2017年初次见面到如今《选集》正式出版。近两年时间的接触,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张东升坦言,对普通的年轻编辑,依然保持着非常谦和、耐心的态度,他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位和蔼亲切的邻家老人一样。“仰之弥高,敬之愈深。”

记者张想玲梁波

在谈到刘诗白经济学奖的意义时,洪银兴表示,关键是要把刘诗白的治学精神和学问发扬光大。尤其是新一代经济学家,要学习他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中又特别注意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研究同中国实际结合起来,更重要的是要研究现实问题。

“刘诗白经济学奖”是西南财经大学和刘诗白奖励基金面向全社会设立的经济学奖项,主要奖励国内具有较高理论水平和学术价值,对研究和解决重大现实问题有较强指导意义和应用价值,并获得较好社会反响的经济学研究成果。

出书

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主任、原南京大学党委书记洪银兴教授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刘诗白教授在一些经济学领域尤其是财富问题的研究上是具有开创性的。

谢谢指正!”当93岁的刘诗白向85岁的着名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送上《刘诗白选集》时,郑重言谢。“80后”张卓元起身站立,从这位“90后”老学长、老朋友手中接过书作,并连连回礼。

谈及当前中国经济形势,老人早有洞悉。“发展的门关了,改革的门要打开;外面的门关了,内部的门就要再开一点。我对中国经济非常有信心。”

张东升说,老先生虽年事已高,但身体却还颇为硬朗,记忆力也不错,谈起稿子总是头头是道。张东升说,在《刘诗白选集》编辑的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先生严谨而又精益求精的治学态度。《选集》中,除自然哲学卷和未刊稿卷论文多为手稿外,其余各卷论文与专著大多是曾经出版过的。整套书一共近500万字,除了要经过出版社三审之外,还要由西南财大的专家通读全稿,然后老先生再翻阅各卷。在这样的情况下,老先生依然细细地翻看了全部书稿,除了对审校环节的改动加以确认,对个别疑问进行解答外,还对不少内容再次做了删改,一些地方还加了批注。

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颁奖 《刘诗白选集》发布

作为改革支持者,刘诗白认为,大学是改革理论的发源地,但仅仅有理论没有实践,就算不上参与了改革。因此,当金融系老师向他提出成立股份制民营银行后,他投了赞成票。尽管后来因债务问题银行被合并了,但对改革影响很大。

85岁张卓元“解读”93岁挚友刘诗白:

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主任、原南京大学党委书记洪银兴教授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刘诗白教授在一些经济学领域尤其是财富问题的研究上是具有开创性的。

对中国经济持十分乐观的态度

与民族饭店同在长安街、东西相望的中国社科院,曾是张卓元与刘诗白的重要交集点。

仰之弥高,敬之愈深

从学生到学者,从学习到学术,从故往到现今,近两个小时访谈中,刘诗白始终保持一个语速,娓娓道来。

当90后编辑遇上“90后”经济学家:

这位93岁成都老人 500万字巨着问世

而这些论证和建议,都来自于对基层的调查。几十年过去了,刘诗白对自己的经济学研究也有了一个自我评价。他说:“我是一个肯下乡、下场,重视联系实际的经济学理论研究者。作为知识分子,必须要和工农相结合,要跟实践相结合,否则你提出的理论就没有根据。”

从2017年初次见面到如今《选集》正式出版。近两年时间的接触,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张东升坦言,对普通的年轻编辑,依然保持着非常谦和、耐心的态度,他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位和蔼亲切的邻家老人一样。“仰之弥高,敬之愈深。”

500万字稿件逐页翻看

为中国首家民营银行挂牌

在这个年龄跨度超过六十余载的颁奖现场,当93岁的刘诗白向31岁的“80后”获奖者、西北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郭晗颁奖时,现场顿时响起了掌声。而特别的一幕发生在颁奖结束时,郭晗礼让刘老先走,刘老则和蔼地拉着郭晗手臂,示意这位年轻人先行。

“刘诗白经济学奖”于2012年启动首届申报评审工作,每两年评审一次,分设学术专着奖和学术论文奖,学术专着奖每项奖金8万元,学术论文奖每项奖金4万元。

“每跑一个地方,就写一篇人民公社的报告,每篇报告起码是五千到一万字,都是我亲自动笔写。”刘诗白说,所以人民公社背后隐藏的后患,他十分清楚。通过调研和观察,他论证了人民公社必须发展商品生产、发展农村副业的必要性。并提出了提高生产者的权责利的建议。“这个责权利,就是生产者、集体必须要有自己的权责利,要有权、要有利,产品要归他所有,不能调拨。”

据了解,截至2018年5月25日,本次评奖共收到申报成果64项,全部通过形式审查进入评审环节。根据初审投票结果,共18项成果进入终审会。经评奖委员会民主评议、无记名投票,最终评选产生10项获奖成果。

两位老友的又一个重要交集发生于2017年。那年9月,第六届吴玉章奖在京颁奖,时年92岁的刘诗白获得这一中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最高荣誉。刘老当时谦虚地说,“我从事的工作说不上什么研究,只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进行了粗浅探索。”

把人民财富的最大增值、合理分配与优化使用作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内容

面对这些前辈,71岁的南开大学原副校长、经济学家逄锦聚笑言自己作为“70后”,感到“青春焕发”。

据了解,时年93岁的刘诗白先生在我国较早提出了社会主义所有制多元性学说,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先驱研究者。他潜心研究社会主义的企业财产权和股份公司制,并出版了《产权新论》这本着作。值得一提的是,1994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到成都时,刘诗白曾将这部书送到朱镕基手上。

《刘诗白选集》分为13卷17册,选择性收录了刘诗白1946年至2018年期间公开出版的主要论著、讲话稿、会议发言、访谈等百余篇,还特别收入了其1961年至2016年的未刊发论文近50篇,以及2018年完成的近15万字哲学笔记和书法作品,共计500万字。

40年前的1978年,刘诗白从四川财经学院借调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后来曾担任该所所长的张卓元,当年还是所内一名研究人员。借调北京的刘诗白,亲历了一项载入中国经济学史的重要事件——参与编撰我国首部《政治经济学词典》。正是在此期间,同在一层楼办公的两人相识相交,并成为挚友。

当90后编辑遇上“90后”经济学家:

往事并不如烟。改革开放40年,在中国经济腾飞的伟大变迁背后,召唤集合了一批憧憬民族强盛的硕学鸿儒、志士仁人,体恤民生、研究国计。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的最后一页,凯恩斯曾写下了一段话:“经济学家以及政治哲学家之思想,其力量之大,往往出乎常人意料。”

张卓元也是这一幕的见证者。在这位“稳健改革派”代表人物的眼中,刘诗白治学严谨,“他成功构建起了一套对中国改革实践富有解释力的严谨理论体系。他的研究成果和学术思想对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构建和完善,起到了有益影响。也对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1986年,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成都汇通城市合作银行诞生。该银行是由西南财大的老师发起。挂牌仪式上,时任四川省长蒋明宽和西南财大校长刘诗白一起亲手为其揭下红绸。这家银行的诞生时间,要比后来认定的中国大陆第一家由民间资本设立的全国性商业银行——中国民生股份公司诞生早10年。

黄立新还透露,刘诗白治学严谨、精益求精,在编辑出版过程中,他90多岁高龄,亲自指挥工作团队,并一丝不苟对近500万字的稿子,逐页翻看。文字表示、数据核实、引文出处、译文对照、版本选择等方面都亲自把关,平均每天工作4小时以上,对其中的观点和文字反复斟酌、修改,力求尽善尽美。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卢荡柳青

洪银兴教授评价称,刘诗白教授是我国着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他在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探索、政治经济学学科建设和经济学教育方面做出杰出的贡献,享有崇高的威望。西南财经大学设立刘诗白经济学奖,既是铭记大师贡献、弘扬大师精神的最好形式,也是推动中国经济学繁荣发展,引领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经济学研究导向的有力举措。

“我是一个肯下乡、下场,重视联系实际的经济学理论研究者”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黄立新还透露,刘诗白治学严谨、精益求精,在编辑出版过程中,他90多岁高龄,亲自指挥工作团队,并一丝不苟对近500万字的稿子,逐页翻看。文字表示、数据核实、引文出处、译文对照、版本选择等方面都亲自把关,平均每天工作4小时以上,对其中的观点和文字反复斟酌、修改,力求尽善尽美。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卢荡柳青

刘诗白说,改革不可能都是成功的,要容许失败。“改革的事情都是依法无据的,依法有据还叫改革吗?”当然,这不是去违法乱纪、走后门、搞勾兑,只能与现行法规所符合——他解释说。

他的知识结构还很年轻

他的知识结构还很年轻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梁波张想玲摄影雷远东樊凌峰

500万字稿件逐页翻看

与民族饭店同在长安街、东西相望的中国社科院,曾是张卓元与刘诗白的重要交集点。

12月20日,《刘诗白选集》正式出版发行前夕,四川成都,著名经济学家刘诗白接受了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的专访。

刘诗白是我国较早提出社会主义所有制多元性的学者之一,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先驱研究者,发表了大量有关社会主义产权制度的论文和专著,以其独到见解被誉为中国三大产权理论流派之一。

记者张想玲梁波摄影雷远东樊凌峰

而早在1986年,刘诗白就用自己的行动,回答他对股份制改革持支持态度。当年,刘诗白任西南财经大学校长,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汇通合作银行就在西南财大挂牌成立。

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颁奖 《刘诗白选集》发布

刘诗白老先生曾荣膺“影响四川改革开放30周年”十大最具标示性“风云人物”称号;入选“建国60周年四川省杰出贡献经济学家”;“2011成都全球影响力人物”。2017年9月28日,获第六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

刘诗白回忆说,当时是1958年。整个生产以公社为单位,实行产品调拨,比如怎么撒种,怎么插秧等等,都得按照调拨指令要求来操作。这使得基层实践中丧失了生产能动性和创新力。于是,中央对此已有了调整计划。为论证其必要性和紧迫性,刘诗白带着几个人,开始跑公社,到田间地头去观察调研。

12月22日,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刘诗白著作《刘诗白选集》在北京与读者见面。这也是目前为止,汇集刘诗白著作最为完整的一套出版物。

40年前的1978年,刘诗白从四川财经学院借调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后来曾担任该所所长的张卓元,当年还是所内一名研究人员。借调北京的刘诗白,亲历了一项载入中国经济学史的重要事件——参与编撰我国首部《政治经济学词典》。正是在此期间,同在一层楼办公的两人相识相交,并成为挚友。

采访 手记

面对这些前辈,71岁的南开大学原副校长、经济学家逄锦聚笑言自己作为“70后”,感到“青春焕发”。

刘诗白说,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矛盾和困难,是历年来最大的。不过,现在就是要把握还存在的机遇,去化解当前的困难。

在我们整整两个小时的采访中,满头银发的老人思维清晰,逻辑缜密。对于细节的记忆和复盘,仿佛昨日。

“此门关小了,彼门我就开大点。”刘诗白说,中国已经是这么大了,这么大一个经济体,14亿人,人均GDP八千多美元了,算一算这个市场有多大,如果调动了中国的发展潜力,保持必要的速度,80多万亿的总产值乘14亿人的消费,尽管人均消费世界不算最高,但是这个消费市场从国内需求足够推动我们一定幅度的稳定发展。所以不要把中国看得太悲观,要看得积极。现在就是发挥主动性、拓宽发展空间,通过改革扩大发展空间。

尽管专注经济学研究已超过70年,尽管《选集》字数多达500万字,尽管桃李满天下,我国经济学界泰斗级人物、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先驱研究者、“90后”的刘诗白却十足谦虚。他说:“经济学家不是神,只是看得远一点!”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研究

“出版社开始是准备出版全集,我本人要求改成选集。”刘诗白说,早期,他曾发表过很多文学方面的写作,如《论古诗19首研究》、小说《秋叶的故事》,还有用笔名写的《追悼李闻两教授的惨案》等。但这些文章都找不到了。“所以全文不全,就不能叫全集,只能成为选集。”

经济学家不是神 只是看得远一点

这家民间银行的发起人包括1982年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金融系,后留校任教,1986年任汇通银行副总经理,1989年任总经理的张炜。

12月20日下午,负责出版《刘诗白选集》的四川人民出版社送来两套。指着精美的书封,以及自己撰写的“刘诗白”三个字题书,刘诗白再一次显示出其谦虚:“这些都是他们的功绩,都是他们出版社的功绩,都是他们弄得好。这个印刷是绝对的精美,内容达不到精品。”

砥砺前行,初心不改。那一瞬间,满头白发的老人眼中,闪现了一抹光亮。

在《刘诗白选集》中,收录了1992年刘诗白主编的《社会主义经济学原论》。这本书把“人民财富”的研究作为贯穿全书的一条主线。在刘诗白自己看来,这一架构的新颖之处在于:把人民财富的最大增值、合理分配与优化使用作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内容;把人民财富上升为一种理论形态进行全方位的分析、归纳和科学概括。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在于发展生产力,实现全体劳动者共同富裕。

“我的名字叫刘诗白。白字以前是有单人旁的佰。”刘诗白说,“这有点自我吹嘘。”寓意采集众人之长,通过积累,发散,成自己之“诗风”。后来,就把单人旁给取掉了。

缓步走来,和来访者依次握手,一个不落。泡茶,招呼落座,今年93岁高龄的刘诗白像邻家爷爷一样,热情、和蔼、可亲……

刘诗白于1925年出生在一个教育世家。在抗战时期,其父亲曾担任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母亲工于诗词歌赋,与当时著名女词人沈祖棻是好友。正是受书香门第的文化熏陶,刘诗白自小就热爱文学和社会科学。

践行

在刘诗白的记忆中,1990年关于股份制改革的问题,当时在学界有过“姓社还是姓资”的公开争论。“这场争论可大了,现在你们大家都觉得这个很正常了。但这个在实践之初,中外经济学家中都有不同的声音,很多经济学家是不接受的。”

70多年过去,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张卓元研究员对刘诗白在经济学方面的研究轨迹有一个系统概括。张卓元说,从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到研究方法,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到社会主义所有制多元论,从宏观层面的体制转型到微观层面的国有企业改革,从科技创新到现代财富等的研究来看,刘诗白成功地构建起了一套对中国改革实践富有解释力的严谨理论体系。

刘诗白的初心和“三不原则”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立时代潮头,500万字巨著问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