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史 2019-08-21 07:4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中国史 > 正文

大东北为什么这么多蒙古人,嘎仙洞石室与鲜卑

清代道光、咸丰年间,边疆史地学家何秋涛在其所著《朔方备乘》一书中推断“乌洛侯国即尼布楚之地”,因而判定魏先帝石室“当在尼布楚城正西之地”。尼布楚原为中国领土,1689年中俄《尼布楚条约》签订后划归沙俄,其地在今内蒙古满洲里之北的额尔古纳河流域。鲜卑族秦汉时游牧于西拉木伦河与洮儿河之间,西拉木伦河旧称潢水,与洮儿河都在内蒙古东部,洮儿河为嫩江支流,鲜卑族的活动区域并未逾越额尔古纳河。因此,鲜卑族石室在尼布楚城正西之说不能成立。

文/王凯迪

鲜卑历史介绍 鲜卑族建立了哪些政权 鲜卑如何消亡的

论剑历史网 - www.lishiweb.com/2016-12-19/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鲜卑,东胡族的一支。秦汉时,游牧于今西拉木伦河与洮儿河之间。附属于匈奴。北匈奴西迁后,进入匈奴故地,并其余众,势力强盛。桓帝时,首领檀石槐建庭立制,组成行军政联合体。分为东、中、西三部,各置大人率领。檀石槐死后,联合体瓦解,有步度根、轲比 ...

鲜卑,东胡族的一支。秦汉时,游牧于今西拉木伦河与洮儿河之间。附属于匈奴。北匈奴西迁后,进入匈奴故地,并其余众,势力强盛。桓帝时,首领檀石槐建庭立制,组成行军政联合体。分为东、中、西三部,各置大人率领。檀石槐死后,联合体瓦解,有步度根、轲比能等首领各拥所部,附属汉魏。两晋南北朝时,有慕容、乞伏、秃发、宇文、拓跋等部先后在今华北及西北地区建立政权。内迁的鲜卑人多转向农业生产,渐与汉族及其他各族相融合。

www.649.net,从大鲜卑山走出来的强大民族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一首《敕勒歌》,意境深远,旋律优美。它是敕勒族的歌谣,确实经鲜卑人的传唱才在中原大地上流传至今。

东胡被匈奴击破部落后,一支退居乌桓山,就是前面提到的乌桓;而另有一支退居鲜卑山附近,这就是鲜卑。

鲜卑族名的“鲜卑”一词,在秦汉文献中也常常被写作“师比”、“犀比”、“胥纰”。“鲜卑”这个名称是由中原人对东胡人发明的革带上的金属构件称呼而来的,含义是“带钩”或“祥瑞、吉兆、美好”。

鲜卑各部基本是奴隶制社会,同乌桓一样,社会组织分为“部”和“邑落”。部的首领同样叫作是“大人”,邑落的首领是也同样叫作“小帅”。

与乌桓一样,鲜卑没有文字,使用东胡语。他们居无常处,随水草放牧,生活的主要来源是畜牧和狩猎。

鲜卑部落集团,先秦时就已活动于大兴安岭山脉中部与北部,但由于鲜卑山还在乌桓山之北,所以,乌桓兴盛的时候,鲜卑和中原的接触还比较少。直到东汉初年,随着乌桓的衰落以及南迁,鲜卑人乘机占据了这块地方,才开始活跃起来。当时,鲜卑人仍处在匈奴人的控制之下,在匈奴强迫下不时骚扰汉朝边境。

www.649.net 1

鲜卑族;嘎仙洞石室;发源地

纵观今天富饶的东三省,无论是黑、吉、辽的任何一个省份,带有蒙古族名称的行政区划都十分常见:辽宁的喀喇沁蒙古自治县、阜新蒙古自治县,吉林的郭尔罗斯蒙古自治县,黑龙江的杜尔伯特蒙古自治县等等,至于以蒙古语命名的地方则更加不可计数。那么,为什么大东北会有这么强烈的蒙古色彩呢?

在中国北部建立过北魏王朝的鲜卑拓跋氏,是鲜卑的一部,《魏书·序纪》说“国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这表明鲜卑族发源于大鲜卑山。但是,大鲜卑山位于何处,是史学界长期未决的一桩公案。《魏书·礼志》说:“魏先之居幽都也,凿石为祖宗之庙于乌洛侯国西北,自后南迁,其地隔远。真君中,乌洛侯国遣使朝献,云:石室如故,民常祈请,有神验焉。其岁,遣中书侍郎李敞诣石室,告祭天地,以皇祖先妣配。”这里只是指出了鲜卑人祖先石室的方位在乌洛侯国西北,至于具体位置在何处,仍是语焉不详。那么,乌洛侯国又在何处?《魏书·乌洛侯传》云:“乌洛侯国,在地豆于之北,去代郡四千五百余里……其国西北有完水,东北流合于难水,其地小水皆注于难,东入于海……世祖真君四年来朝,称其国西北有国家先帝旧墟,石室南北九十步,东西四十步,高七十尺,室有神灵,民多祈请,世祖遣中书侍郎李敞告祭焉,刊祝文于室之壁而还。”这里大致介绍了乌洛侯国的方位:在“地豆于”之北,离代郡4500余里,其国西北有完水,东北流与难水汇合,那里的小水皆注入难水,东流入海,石室在乌洛侯国西北的某个地方。“地豆于”是中国古代一个民族,北魏时散居室韦以西,北与乌洛侯国毗邻,西至兴安岭与柔然相接,南邻奚、契丹,以游牧为业,常向北魏朝贡。代郡是指山西大同。完水即今中蒙、中俄交界的额尔古纳河及黑龙江。难水则指嫩江。至于石室的准确位置,长期以来扑朔迷离,聚讼纷纭。

www.649.net 2

答案大相径庭

01 蒙古的回归

清代道光年间,边疆史地学家张穆在《蒙古游牧记·科尔沁右翼中旗》中说:“旗西三十里有鲜卑山,土人名格格。”既有鲜卑山,鲜卑族当发源于此。但这一推论并不恰当。一是北魏时乌洛侯国游牧于嫩江西,嫩江乃松花江支流,在黑龙江省西部,而科尔沁右翼中旗属内蒙古兴安盟,在内蒙古中东部,离嫩江路远程赊,石室不可能在此处。二是鲜卑山不止一处,诚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白翠琴在《魏晋南北朝民族史》一书中所说:“鲜卑南下或西进,每到一处驻牧屯居之山区,往往称为鲜卑山。”她据《十六国春秋》一书的记载,考证出鲜卑山有二,一在棘城,一在辽西。明末清初历史地理学家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一书中说:“柳城东二百里有鲜卑山,东胡因以为号。或曰鲜卑山即青山。”鲜卑山既有多处,何处为真,还须考证,但内蒙古通辽市所属科尔沁右翼中旗的鲜卑山,不是鲜卑族的发源地。

如果论世界征服者成吉思汗是哪里人,那么终极答案一定不是今天的外蒙。因为成吉思汗的祖先蒙兀室韦来自于望建河下游的深山中,最早的蒙古部落很可能就是早期生活在大兴安岭东麓深山中的一支半游牧、半渔猎的部落。这些蒙古部落在唐朝末年开始逐渐沿着嫩江河谷向西迁徙,最终到达了克鲁伦河上游的肯特山一带,繁衍出后世的成吉思汗家族。然而,当蒙古人统一高原之后,他们也自然而然地发动了回归故地的征战。

清代道光、咸丰年间,边疆史地学家何秋涛在其所著《朔方备乘》一书中推断“乌洛侯国即尼布楚之地”,因而判定魏先帝石室“当在尼布楚城正西之地”。尼布楚原为中国领土,1689年中俄《尼布楚条约》签订后划归沙俄,其地在今内蒙古满洲里之北的额尔古纳河流域。鲜卑族秦汉时游牧于西拉木伦河与洮儿河之间,西拉木伦河旧称潢水,与洮儿河都在内蒙古东部,洮儿河为嫩江支流,鲜卑族的活动区域并未逾越额尔古纳河。因此,鲜卑族石室在尼布楚城正西之说不能成立。

www.649.net 3

清代同治年间,地理学家丁谦在《魏书外国传地理考证》中说:乌洛侯国“当为今呼伦贝尔城境”,“魏先帝石室在湖南滨”。说乌洛侯国在今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境内,大致方位不差,但说鲜卑石室在贝加尔湖南滨,则纯属臆测。贝加尔湖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南部,古称北海,汉代苏武曾在湖滨牧羊,离乌洛侯国山水遥远,鲜卑人的活动范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到达贝加尔湖。因此,丁谦的说法无人采信。

图/蒙古人祖先

郭沫若在《中国史稿》中认为“乌洛侯分布在今黑龙江呼伦池一带”。呼伦池也称呼伦湖,蒙古语称达赉诺尔,在今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西部,位于新巴尔虎左旗和新巴尔虎右旗之间,长约80公里,宽约35公里,流经面积两千多平方公里。郭沫若所说的方位是正确的,但只说“呼伦池一带”,鲜卑石室究竟在何处,仍无法确定。

02 东部蒙古诸王

翦伯赞主编的《中国史纲要》第二册中说:“鲜卑拓跋部先世居于嫩江西北的大兴安岭地区,同包括九十九个氏族的三十六个游牧狩猎部落结成部落联盟。”马长寿著《乌桓与鲜卑》认为:“嫩江流域的西北为额尔古纳河,魏之祖先的石室当在二河之间的大兴安岭山脉之内。”两书都提到了大兴安岭,但是,兴安岭乃内蒙古东部及黑龙江北部山脉的总称,西为大兴安岭,东为小兴安岭,北为伊勒呼里山。即以大兴安岭而言,北起黑龙江岸,南止西拉木伦河上游,全长1200公里,鲜卑石室究竟在何处,仍不能确指其地。日本学者白鸟库吉的《东胡民族考》推论乌洛侯之地必在今嫩江流域,“乌洛侯西北部之拓跋氏祖先之石室,亦必在嫩江流域之中,而当在兴安岭近旁”。说嫩江流域之中、兴安岭近旁,均无错误,但仍然没有具体指出鲜卑石室在哪里。以上学者都从《魏书·礼志》中“石室南距代京可四千余里”推测,于是就有了贝加尔湖、呼伦湖、额尔古纳河、嫩江流域、大兴安岭等大相径庭之说,但无人能指出鲜卑石室的准确位置。

成吉思汗在经略蒙古草原统一诸部时,外戚特薛禅家族和几个弟弟都立下了战功。蒙古太祖九年,成吉思汗分封诸侯,把外戚特薛禅家族和四个弟弟,分封在东蒙古,史称东方诸王。《元史·特薛禅传》和拉施德·哀丁的《集史》对东蒙古诸王的封地做了详细的记述。

外戚特薛禅家族的分封之地主要集中在额尔古纳河东部的大兴安岭东麓一带,即今天黑龙江西北部的大兴安岭一带。另外,特薛禅家族在内蒙古锡林郭勒与西拉木伦河上游也有封地存在。由此可知,特薛禅家族的蒙古封地广泛分布在大兴安岭一线的东北平原西缘地区。

成吉思汗的弟弟们同样在东北大兴安岭一线有着广阔的封地,其大弟术赤哈萨尔封地在呼伦湖与拉尔河一带。成吉思汗二弟合赤温的封地则位于金国的北边长城附近,处在今天内蒙古呼伦贝尔市一带。成吉思汗三弟帖木哥斡赤厅的封地则深入了东北腹地,在外兴安岭以南,直至嫩江、松花江流域。

别勒古台是也速该小儿子,成吉思汗异母弟,他的封地同样在东北附近的赤峰一带。由上可知,与成吉思汗关系非常紧密的蒙古东方诸王管辖着东北的大量土地,这些地区的其他诸如契丹与女真等少数民族在发展过程中也表现出明显的蒙古化趋势。

www.649.net 4

图/元朝的辽阳行省

03 大明蒙古战略

明朝初年的捕鱼儿海之战后,北元朝廷基本覆灭,本来聚集在东北边缘的蒙古势力趁机归降明朝,而明政府不仅不担忧这些蒙古部落在东北地区存在的隐患,反倒希望利用这些蒙古人作为自己的武力储备。

明朝于洪武二十二年四月,在今巴林地方设全宁卫,安置捏怯来等降臣。五月,在今洮安附近设泰宁卫,以辽王阿机失里为指挥使;在今齐齐哈尔一带设福余卫,以海撒男答奚为指挥同知;在今洮儿河上游设朵颜卫,以脱鲁忽察儿为指挥同知。七月,在今达来诺尔湖畔设应昌卫,安置失烈门等。其中泰宁、福余、朵颜,即是明代东北着名的兀良哈蒙古三卫。

www.649.net 5

图/被蒙古严重吞噬的明朝东北领地

这些蒙古边卫的存在虽然在明朝初年为北方诸王(尤其以燕王朱棣与宁王为首)带来了足以扭转战局的兵力,但同时也带来了尾大不掉的隐患。明朝的羁縻统治政策使这些东方蒙古部落最终成为了摇摆于蒙古草原与北京之间的缓冲个体,并且不断吞噬着明朝本就薄弱的东北边防体系,其游牧地带不断扩张到辽西、松花江中上游地区,甚至直抵海岸,逐渐形成了今日蒙古族的广泛分布局面。

参考文献:1.东北史纲要

2.中国全史百卷本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大东北为什么这么多蒙古人,嘎仙洞石室与鲜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