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史 2019-09-02 00:4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中国史 > 正文

元朝的忽里台制度,确立皇孙

远从蒙古人的氏族、部落时代开始,所有关于氏族或部落酋长(汗)的选举,以及战争、围猎等大事的决定,隆重宗教仪式的举行,都是以忽里台,意即大聚会的形式进行的。人元以后,忽里台制度作为宗亲勋贵的特权之一而长期保存下来,在政治生活中有着重要的作用。首先是表现在皇位的继承上。皇位的继承是关系到政局的重大问题。如前所述:12世纪的草原上的蒙古人中,长子继承权已得到习惯上的承认,但同时幼子在继承父业中又有其特权。因此,严格地说,它当时仍无制度可循。由大汗所指定的继承人,即使是以成吉思汗的权威,窝阔台也只有在宗亲勋贵参加的忽里台上经过推戴,才可以成为合法的大汗。入元以后,忽必烈很早便立真金为皇太子,但并没有采汉制嫡长继承的明确规定。据(史集》记载:“先时,当那木罕尚未为海都军所执时(合罕)曾有言:欲以彼为继承人,此希望曾存于合罕之心。”西汶艺术网这与旧来蒙古大汗习惯上多可以指定两人为其身后汗位候选的做法是不矛盾的,因而,它虽然不见于汉籍,然而是可信的。由于真金早死,忽必烈在自己死前以皇太子宝授真金的幼于铁穆耳。当时那木罕可能尚存,铁穆耳亦有长兄甘麻刺健在。然而忽必烈却指定铁穆耳为继承人,这里面虽有一些疑窦有待考证,但当时对皇位继承迄无定法是肯定的。这种情况,有元一代莫不如此。这样,忽里台在新皇帝的最终确定上便一直拥有决定性的作用。一些皇位的觊觎者都利用忽里台以争夺皇位,这就大大加剧了皇位继承上的动乱危机。一些拥有实力的权臣,也利用忽里台施加影响而拥立自己所欲立的人物,以达到攫取权力与赏赐的目的。忽必烈以后,朝政极不稳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皇位继承上的纠纷所造成的。其次是重大政务的决定,其中特别是涉及到诸王投下直接利益的,都必须通过忽里台共同商定。由于汉人无权参与忽里台,因此,有关这方面的记载已无可稽引。但从一些零碎的迹象中仍可窥见其端倪。《事林广记·官制》和胡紫通《紫山先生大全文集》卷15《杨珠台神道碑》中都提到诸王共议的制度。一些圣旨条文中也有明白的记载。如:“至元二年二月,钦奉圣旨:诸王共议条画内一款:依先帝圣旨,诸王公主驸马并诸投下,不得擅行文字,招收户计。”又:“送兵部检会到至元二年三月,钦奉圣旨,谕中书省,去岁与诸王共议定条画内一款节该:依哈罕皇帝、先帝圣旨:据各投下分到民户,除五户丝外,不拣什么差发,不教科要,钦此。”又:“至元七年诸王共议定圣旨条画内一款:依着先帝圣旨,诸王公主驸马并诸投下,不得擅行文字,招收户计来。”在蒙古国时期,蒙古贵族把被征服的农耕城市地区视为全体黄金氏族的公产,而由大汗派出官吏,会同他们的代表进行管理。“共议”便是从这种共管沿袭下来的。第三是对宗族成员大狱的谳定。阿里不哥与忽必烈争夺汗位,失败来降,忽必烈惩办了他的从叛异密(义为大臣),而对于阿里不哥,则留待拟于1267年召开的忽里台上由与会宗亲裁决。南坡之变,御史大夫铁失等弑英宗,与乱者中有诸王按梯不花。据许有壬奏:“近按忒(梯)不花太子等尝与恶逆,此在圣上(指泰定帝)躬断者,尚且会集宗亲,共议处置。”足证这一制度,有元一代皆沿行不替。第四对宗亲横赐的颁行。所谓“横赐”,是指在常额的岁赐以外颁赐宗亲的巨额赏赉。这往往是在选举皇帝之后或其他庆典时进行,数额之巨,十分惊人。事实上,它便是黄金氏族内部分享国富的主要形式之一。通过各种赐赏,大量的财富流人蒙古贵族手中,形成所谓“富夸塞北”的情况。以上分析表明:忽里台制度在元代政治与国用方面的影响和作用是巨大的。它实际上是蒙古贵族在“共享”这一传统观念支配下,干预朝政的重要手段之一。<

真金于至元十年被立为皇太子,至元十六年参决政事,至元二十一年那木罕被释还朝,第二年真金死亡,于是, 在那木罕心中又燃起了继承帝位的欲望。那术罕以为,真金死亡,皇太子之位非他莫属,因此忘乎所以,做出了“宣使持香祠岳渎”的僭 越礼分的事情来,受到桑哥的谴责,并想借此整倒安童。这件事,使忽必烈更加不高兴,并最终放弃了选举那木罕为皇位继承人的打算。其实,真金与忽必烈并非完 全对立的两派,真金属于地地道道的义理派,坚决反对功利派。忽必烈主张调和两派的观点及其治国措施,更加适合于国家建设,而在忽必烈的思想实际中,则稍稍 倾向于义理派。所以,父子两人并没有根本性分歧,不过是治国主张稍有不同而已。这也是忽必烈没有深究南台御史上章而大加挞伐的主要原因。因此,真金死亡, 忽必烈十分伤感,迟迟没有着手重新选立太子。 忽必烈迟迟没有选立太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没有物色到合适人选。忽必烈正皇后察必其生 四子,长子朵儿只死得比较早;次子真金因为朵儿只早卒;三子忙哥刺至元九年被封为安西王,至元十年又晋封为秦王,至元十五年 死;四子那小罕,至元二年被对为北平王,至元十九年改封为北安王。 据《史集》记载,“合 汗在数年之前,当海都的军队还未掳上那木罕之时,曾无意中说出了由他继承大位,这个热望一直都存在他心中。但后来,合汗注意到真金很聪明能干 时,就很喜欢他。”那木罕为察必所生幼子,按照蒙古族的风俗习惯,幼子继承家庭财产并有继承汗位的权力,因此,忽必烈可能说过由那木罕继承大位的话。 此时,真金的妻子阔阔真看到忽必烈在选拔皇太子的问题上举棋不定,有意让自己的儿子继承帝位,于是积极地活动起来。 阔阔真是一个很懂礼节的人。据《元史·后妃传》记载,忽必烈早年游猎时,由于未带马奶子和水等饮料,很是口渴,便来到一座蒙古包前,见一女子正在整理驼 茸,便向她寻觅一些马奶子喝。那位女孩子很有礼貌地说:“我家有马奶子,但我的父母和兄弟都不在家,我一个小女子很难将马奶子给你。”忽必烈见女孩子不肯 给马奶子喝,准备离去。那位女孩子又说道:“我一个女孩子独居此地,你自来自去,于理不宜。我的父母很快就回来,请你稍稍等一等。”早就接受了儒家“仁 义”思想的忽必烈听了这话,很受感动,便留了下来。不一会儿,女孩子的父母果然回来了,他们拿出马奶子,热情地招待了忽必烈。忽必烈离去,曾十分感叹地 说:“得此等女子为人家妇,岂不美耶!”后来,文臣们为太子真金选择妻子,选了一个又一个,忽必烈都不中意。一位老臣想起了忽必烈游猎寻求马奶子时见到的 那位女孩子,以及忽必烈所说的话,便去寻找问讯那个女孩子,得知那位女孩子还未出嫁,便建议忽必烈娶为太子之妻。忽必烈一听,非常高兴,立即纳为太子妃。 这位女子就是阔阔真。阔阔真“性孝谨,善事中宫,世祖每称之为贤德媳妇。”《史集》也说“阔阔真很聪明,合汗对他很赏识,她的一切命令都照执行。” 因此,阔阔真出来为自己的儿子活动太子的位置就优越多了。阔阔真有三个儿子,即长子甘麻刺、次子答刺麻八刺、幼子铁穆耳,阔阔真有意让自己的幼子继承汗 位。在阔阔真的活动下,忽必烈开始考虑重新立太子的问题了。这时,赛典赤的孙子伯颜开始得到忽必烈的赏识,据《史集》记载,曾有人告发河南、江北行省平章 伯颜挥霍了大量钱财,忽必烈一听,非常生气,便向伯颜索还。伯颜回答道:“这些资财,我已发放给人民了,因为在一连三年中都有自然灾害,禾苗不长,臣民贫 困。现在,如果合汗有旨,我就去卖他们的妻子和儿女,把钱送给合汗,但国家要因此而被毁了。”忽必烈听了伯颜的话,对伯颜“所流露出的对臣民的同情”十分 赞赏,曾感叹地说:“所有的大臣都只关心自己,伯颜却关怀国家和臣民”。因此,赏赐伯颜很多东西,给他穿上了饰有宝石的衣服,并且把一切重要的事都托付给 他办阔阔真见伯颜得到忽必烈的宠爱,便把伯颜召来,说道:因为你获得了这样一些奖赏,并且合汗已经把国事委托给了你,请你去问一问,真金的宝座被封存九年 了,你对此有何吩咐! 至元三十年的年底,忽必烈忽然卧床不起,大臣们虽请来了朝廷御医和各地的名医,为他百般调治,但 病情仍然不见好转。至元旦,已不得不停止朝贺。于是,忽必烈召右丞相知枢密院事伯颜入京。越十日,伯颜自大同归。又越七日,世祖精神稍有好转,伯颜与丞相 不忽术等人承顺命。 病榻上的忽必烈已经没有往日的风采,伯颜、不忽术见过礼后,忽必烈喘息着,把他们两人招至御帐前,吩咐为他们赐 宴。过了很久,忽必烈才长叹一声说道:“我自小立定志向,想大有为于天下即位后,我诚惶诚恐,革故鼎新,务一万方,总算没有辜负,先帝嘱托。如今,朕已病 入膏肓,将不久于人世。两位爱卿,朕把大位传给谁为好?” 伯颜和不忽术慌忙跪下说道:“皇上洪福齐天,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如今偶染 风疾,不日即可痊愈,皇上不必担心。”忽必烈说:“两位都是朕的股肱大臣,是朕的左膀右臂,有什么想法,但讲无妨。”伯颜声泪俱下地说道:“皇上把这样的 大事垂询于臣下等,使臣等不胜惶恐。臣披肝沥胆地向皇上举荐铁穆耳王爷!他才德齐天,大有成吉思汗和皇上的风范,就浩浩然有帝王之相。皇上把大位交给他, 则国家幸甚,黎民幸甚!”忽必烈微微点了点头:“叫他回来吧。”说完便闭上了双眼,沉沉地睡去了。伯颜、不忽术见忽必烈睡着,便起身悄悄地退到室外。 真金被立为皇太子以后,那木罕想当皇帝之心并没有死。因为,按照蒙古族选汗的习惯看,在选举大汗时,可以有两个候选人,那木罕一直梦想成为另外一个候选 人。为了争夺帝位,他曾对忽必烈说:“他继位后,将怎样称呼你呢?”忽必烈非常生气,把他大骂一顿,从自己身边赶开,并说道:“不许再朝见 我。”忽必烈开始对那木罕产生不满。更能使忽必烈不愿意立耶木罕为皇位继承人的,还是因为那木罕有着至元十三年被西北诸王俘获的不光彩历 史。

www.649.net,真金于至元十年被立为皇太子,至元十六年参决政事,至元二十一年那木罕被释还朝,第二年真金死亡,于是, 在那木罕心中又燃起了继承帝位的欲望。那术罕以为,真金死亡,皇太子之位非他莫属,因此忘乎所以,做出了宣使持香祠岳渎的僭 越礼分的事情来,受到桑哥的谴责,并想借此整倒安童。这件事,使忽必烈更加不高兴,并最终放弃了选举那木罕为皇位继承人的打算。其实,真金与忽必烈并非完 全对立的两派,真金属于地地道道的义理派,坚决反对功利派。忽必烈主张调和两派的观点及其治国措施,更加适合于国家建设,而在忽必烈的思想实际中,则稍稍 倾向于义理派。所以,父子两人并没有根本性分歧,不过是治国主张稍有不同而已。这也是忽必烈没有深究南台御史上章而大加挞伐的主要原因。因此,真金死亡, 忽必烈十分伤感,迟迟没有着手重新选立太子。 忽必烈迟迟没有选立太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没有物色到合适人选。忽必烈正皇后察必其生 四子,长子朵儿只死得比较早;次子真金因为朵儿只早卒;三子忙哥刺至元九年被封为安西王,至元十年又晋封为秦王,至元十五年 死;四子那小罕,至元二年被对为北平王,至元十九年改封为北安王。 据《史集》记载,合 汗在数年之前,当海都的军队还未掳上那木罕之时,曾无意中说出了由他继承大位,这个热望一直都存在他心中。但后来,合汗注意到真金很聪明能干 时,就很喜欢他。那木罕为察必所生幼子,按照蒙古族的风俗习惯,幼子继承家庭财产并有继承汗位的权力,因此,忽必烈可能说过由那木罕继承大位的话。 此时,真金的妻子阔阔真看到忽必烈在选拔皇太子的问题上举棋不定,有意让自己的儿子继承帝位,于是积极地活动起来。 阔阔真是一个很懂礼节的人。据《元史后妃传》记载,忽必烈早年游猎时,由于未带马奶子和水等饮料,很是口渴,便来到一座蒙古包前,见一女子正在整理驼 茸,便向她寻觅一些马奶子喝。那位女孩子很有礼貌地说:我家有马奶子,但我的父母和兄弟都不在家,我一个小女子很难将马奶子给你。忽必烈见女孩子不肯 给马奶子喝,准备离去。那位女孩子又说道:我一个女孩子独居此地,你自来自去,于理不宜。我的父母很快就回来,请你稍稍等一等。早就接受了儒家仁 义思想的忽必烈听了这话,很受感动,便留了下来。不一会儿,女孩子的父母果然回来了,他们拿出马奶子,热情地招待了忽必烈。忽必烈离去,曾十分感叹地 说:得此等女子为人家妇,岂不美耶!后来,文臣们为太子真金选择妻子,选了一个又一个,忽必烈都不中意。一位老臣想起了忽必烈游猎寻求马奶子时见到的 那位女孩子,以及忽必烈所说的话,便去寻找问讯那个女孩子,得知那位女孩子还未出嫁,便建议忽必烈娶为太子之妻。忽必烈一听,非常高兴,立即纳为太子妃。 这位女子就是阔阔真。阔阔真性孝谨,善事中宫,世祖每称之为贤德媳妇。《史集》也说阔阔真很聪明,合汗对他很赏识,她的一切命令都照执行。 因此,阔阔真出来为自己的儿子活动太子的位置就优越多了。阔阔真有三个儿子,即长子甘麻刺、次子答刺麻八刺、幼子铁穆耳,阔阔真有意让自己的幼子继承汗 位。在阔阔真的活动下,忽必烈开始考虑重新立太子的问题了。这时,赛典赤的孙子伯颜开始得到忽必烈的赏识,据《史集》记载,曾有人告发河南、江北行省平章 伯颜挥霍了大量钱财,忽必烈一听,非常生气,便向伯颜索还。伯颜回答道:这些资财,我已发放给人民了,因为在一连三年中都有自然灾害,禾苗不长,臣民贫 困。现在,如果合汗有旨,我就去卖他们的妻子和儿女,把钱送给合汗,但国家要因此而被毁了。忽必烈听了伯颜的话,对伯颜所流露出的对臣民的同情十分 赞赏,曾感叹地说:所有的大臣都只关心自己,伯颜却关怀国家和臣民。因此,赏赐伯颜很多东西,给他穿上了饰有宝石的衣服,并且把一切重要的事都托付给 他办阔阔真见伯颜得到忽必烈的宠爱,便把伯颜召来,说道:因为你获得了这样一些奖赏,并且合汗已经把国事委托给了你,请你去问一问,真金的宝座被封存九年 了,你对此有何吩咐! 至元三十年的年底,忽必烈忽然卧床不起,大臣们虽请来了朝廷御医和各地的名医,为他百般调治,但 病情仍然不见好转。至元旦,已不得不停止朝贺。于是,忽必烈召右丞相知枢密院事伯颜入京。越十日,伯颜自大同归。又越七日,世祖精神稍有好转,伯颜与丞相 不忽术等人承顺命。 病榻上的忽必烈已经没有往日的风采,伯颜、不忽术见过礼后,忽必烈喘息着,把他们两人招至御帐前,吩咐为他们赐 宴。过了很久,忽必烈才长叹一声说道:我自小立定志向,想大有为于天下即位后,我诚惶诚恐,革故鼎新,务一万方,总算没有辜负,先帝嘱托。如今,朕已病 入膏肓,将不久于人世。两位爱卿,朕把大位传给谁为好? 伯颜和不忽术慌忙跪下说道:皇上洪福齐天,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如今偶染 风疾,不日即可痊愈,皇上不必担心。忽必烈说:两位都是朕的股肱大臣,是朕的左膀右臂,有什么想法,但讲无妨。伯颜声泪俱下地说道:皇上把这样的 大事垂询于臣下等,使臣等不胜惶恐。臣披肝沥胆地向皇上举荐铁穆耳王爷!他才德齐天,大有成吉思汗和皇上的风范,就浩浩然有帝王之相。皇上把大位交给他, 则国家幸甚,黎民幸甚!忽必烈微微点了点头:叫他回来吧。说完便闭上了双眼,沉沉地睡去了。伯颜、不忽术见忽必烈睡着,便起身悄悄地退到室外。 真金被立为皇太子以后,那木罕想当皇帝之心并没有死。因为,按照蒙古族选汗的习惯看,在选举大汗时,可以有两个候选人,那木罕一直梦想成为另外一个候选 人。为了争夺帝位,他曾对忽必烈说:他继位后,将怎样称呼你呢?忽必烈非常生气,把他大骂一顿,从自己身边赶开,并说道:不许再朝见 我。忽必烈开始对那木罕产生不满。更能使忽必烈不愿意立耶木罕为皇位继承人的,还是因为那木罕有着至元十三年被西北诸王俘获的不光彩历 史。

铁穆耳(1265-1307),元朝第二代皇帝元成宗孛儿只斤·铁穆耳,蒙语称完泽笃皇帝。元世祖忽必烈之孙、忽必烈次子太子孛儿只斤·真金之子,其母弘吉剌氏·阔阔真。 1294年忽必烈逝世。同年4月,蒙古诸王贵族召开选举皇帝的忽里台于上都。会上,铁穆耳与长兄晋王甘麻剌为继承皇位竞争激烈。尔后,铁穆耳在其母阔阔真、重臣伯颜和玉昔贴木儿的支持下,由宗室诸王会议推立为帝。建元元贞(1295~1296),后改大德(1297~1307)。 铁穆耳鉴于忽必烈晚年宠信桑哥、用兵海外等错误,优礼汉人旧臣,限制诸王参与的非法活动,罢侵日本、侵安南之役,减免江南地区的一部分赋税,又令编辑整理律令。这些措施使社会矛盾暂时有所缓和。因此,他在位前期基本上保持了守成的局面。 不过,他在位时,元军成功地击败了海都、笃哇的侵扰,迫使察合台和窝阔台两兀鲁思的统治者息兵请和,重振大汗在西方诸汗国中的宗主地位,基本上结束了西面延续四十多年的皇室内争。 大德十一年正月,铁穆耳病逝。 关于铁穆耳的政绩,史书惯称“成宗守成”。其实,他并非只是守成者,而是推陈出新者居上,且政绩与功德卓然。然后来铁穆耳与其独子相继病逝,未及安排皇位承继事宜,引起了元朝政局的动荡。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元朝的忽里台制度,确立皇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