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史 2019-09-07 07:0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中国史 > 正文

泼墨闹新春若羌县开展写春联送春联活动,由耄

在历代中国人看来,每到春节的时候都会家家户户都写着好听的春联额,人对于春联上来说的话到底如何去写才是最好的吗,对此经典春联大全书法有哪些?下面一起来看看以下文章吧。

由耄耋老人义务写春联想到的陈景胜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印刷体春联逐渐取代毛笔写就的春联,年味也越来越淡。为即将到来的新春节日营造喜庆气氛,也为回归中国传统的毛笔写春联风俗。羊年春节前夕,江苏邳州市老年书画协会的书法家们,年龄在60—80岁左右,最大的年龄已经88岁了,他们冒着严寒,奋战在社区、农村,义务为群众写春联 ,火红的春联写起来,大大的“福”字送出去,现场墨香四溢,热闹非凡,好一派喜气景象。我怀着敬佩的心情,看到老书法家们两三个小时不住笔的坚持写春联,心中有些感慨,写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骏马迎春,灵羊纳福,笔墨飘香,温暖群众。义务写春联红红火火地进行着。寒冬腊月,又是在外边写春联,虽然辛苦,但是老书法家们乐在其中。书法家们以苍劲有力、如行云流水的笔法,在红红火火的纸上挥毫泼墨,为现场的市民们书写量身打造的最合心意的春联! 活动现场,36名老书法家挥毫泼墨、现场书写带着浓浓年味的春联,用自己手中的笔将真挚的祝福及党和政府的关怀送到群众心中,掌声、欢笑声此起彼伏,为寒冷的冬日增添了丝丝暖意。为人民群众送去一道文化大餐,精神年货。据了解,连续4天来他们已先后在多个乡镇、街道共计送出了1万多副春联。大家都手捧大红春联,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遒劲飘逸的笔风、饱满潇洒的字体,请春联群众对书法家书写的春联和大红“福”字赞不绝口。看着老书法家们写春联,实在是一种享受。 83岁的娄瑞华老人,爱好书法。最近两年因为手发抖,但是一拿起毛笔写春联。他就不发抖了,而且他写的春联优雅、大方、耐看,群众都乐意找他写。他都很高兴的满足群众的要求。 88岁的戴启汉老大爷,是这次义务写春联年龄最大的老人,他写的春联苍劲有力。白发,以及布满皱纹的脸颊丝毫没有影响老人挥笔写字的热情,一撇、一捺,每一笔都铿锵有力。寒风中,一位居民说:“羊年春节马上要到了,我们过来讨副对联挂门边,希望新的一年日子红红火火!戴老88岁了,每年都给我们送春联,我们很敬重戴老。”不少群众都说,他老人家身体还很好,这么大年纪了,还义务写春联,我们都很受感动。 这几天最辛苦的有曹树同、李全喜、王以伟、李超然、闫志安、周道楼、陈光辉、陈道贤、龚广武、王浩川……等人不顾严寒,在社区、农村义务写春联,为人民群众送去了新年的祝福。看着一副副春联送到群众的手上,书法家们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在羊年春节到来之际,祝愿他们新年快乐,身体健康,羊年吉祥,万事如意,幸福美满! “年”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过年贴春联是我国自古以来的风俗,也是人们对来年美好生活的期盼。 在中国,春联的出现,几乎和印刷术一样古老,但两者合而为一却是近几年的事。印刷体春联的出现,再次证明了我们处在一个“新意迭出”的时代。可是,印刷体春联千篇一律。印刷体春联给我的印象,一言以蔽之曰:丑。没有手写体有味道。以前写春联的风气,在这种印刷体春联的冲击下不断弱化,说明中国传统文化在群众中已是日渐衰微,这实在是一件很可惜的事。张贴印刷体春联,虽然缺少那种墨香,让人感到某种失落,但对于多数人家来说,张贴印刷体春联总算有胜于无,图个祥和了。 春联,俗称对联、联语,雅称楹联。对联是中国特有的文学样式,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对联已成为中国的象征,成为中华民族最普及、最受欢迎的文学艺术形式。它的渗透力、实用性以及覆盖面,是现今其它文学样式所无法比拟的。春联,文化之美的集中体现。春联上,那美好的词句和美轮美奂的书法像吉祥灵动的鸟儿,能引领我们行走在春天里,那是文化的春天,是古老而年轻的春天。 我非常喜爱春联。它不仅句子工整,格调优美,雅俗共赏;而且可以用来写景、抒情、咏物、言志、记史和感叹等。好的对联是一首美妙的诗,是一幅精美的画,给人以深沉的启迪与美的享受。红艳艳,亮灿灿,每当看到那些贴在家家门口的春联,我都感到异常亲切,对它怀有一份痴情、一份春恋。这是因为少年时我和它们有着特殊的情缘。 过去每逢春节,写春联贴春联是每个人家的大事。写春联,在我看来,首先要书法好,其次要联子对得好,而这两样,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元素。若是二者兼备,非饱读的老儒或青年才俊不可为之。记得小时候,过年,父亲写得一手好字,都是自己写春联。买来红纸,裁纸写春联,写好凉干后,母亲打好浆糊,我们就帮着父亲贴春联。春联,给了我一个缤纷的世界。春联,使我的眼界变得更宽广了。在婚丧嫁娶或喜庆节日里,家乡淳朴的风俗依然时兴在门窗上贴上自己喜爱的对联。由于我特别感兴趣,只要谁家贴上对联,是一定要去看的。尤其是那些结婚办喜事的对联,诸如“西阁画眉张京兆,东床袒腹王右军”、“成全两家儿女意,了却一片父母心”、“幸有彩轿迎淑女,愧无琼浆宴佳宾。”等等,都把历史的典故,喜庆的气氛,美好的祝愿和新鲜的知识留在了我的心田。春联,在我们最渴求知识的时候,给我们送来了汩汩不尽的知识源泉。春联,在我那落后的故乡,在我那贫瘠的童年,它是我最好最丰富最直接而又用不着花钱去买的书籍。常有一些报刊或出版社来信问我,最早受什么文学书籍或哪位作家的影响而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我回答说,在接触文学作品之前,是那些楹联给了我文学和生活方面的知识,楹联是我诲人不倦的启蒙老师。 现在,我每年都创作一些春联发给一些报刊、网站。每当我在喜气洋洋的氛围中看到那亮灿灿、红艳艳的春联发表或在平日看到漂亮的楹联时,我的心头总有些激动,总感到亲切,甚至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感激与崇敬之情。 对于这次义务写春联活动,前来请联的人们纷纷赞许义务写春联活动意义非凡,感谢老年协会的书法家们送来了新年慰问,让他们感觉到春的暖意。更重要的一点是,在欢庆传统佳节、呕歌盛世华年之时,邳州市老年书画协会的书法家们,把手写春联这个流传了上千年的中国人的文化符号传递下去,可喜可贺,让人欣慰。老人们说,就是想发挥余热,为社会出点力,让大家红红火火地过上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 春节前夕,也是一年最忙的时候,邳州老年书画协会的书法家们舍小家,顾大家,发挥余热,不吝笔墨为居民们义务写春联。这种精神,更值得称赞和学习!

在我们家,真正感到年味的就是那满屋子浓浓的墨香。

亚心网讯“山青水秀风光好,人寿年丰喜事多。这个好!麻烦老师帮我写这个。”1月28日上午,若羌县4名书法爱好者分别来到文化社区、果勒吾斯塘村、尤勒滚艾日克村等4个点位,现场为老百姓书写春联。参加完升旗仪式的群众将书法家们团团围住,好不热闹。

图片 1

每年过了腊月二十,能写一手毛笔字的父亲就支起桌子,拿出笔墨纸砚开始写春联了,这一写就要持续到大年三十。

“书法和春联是我们的国粹,写春联、送春联活动年年火爆,这正是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体现,我已经连续参加写春联、送春联活动10多年了。”在若羌县果勒吾斯塘村,书法爱好者黄鑫楼边写春联边对群众们说。

从我记事起,年前的那几天里,我们家屋子里到处晾晒的都是大红春联。那时,村里本来识字的人就不多,会写毛笔字的就更少了,几乎满村子的人家都来请父亲写春联。

在若羌县尤勒滚艾日克村,上午10点半,写春联、送春联活动正式开始,参加完升国旗仪式的各族群众纷纷赶来,王耀邦老师和两位工作人员忙得不可开交。其中最忙的当属写春联的王耀邦,他可是有名的“一支笔”,写得一手好字。只见王耀邦手中握着一支大号毛笔,另一只手拿着一支中号毛笔,大号毛笔用来写“福”,中号毛笔用来写对联,为了节省时间,王耀邦两只手各拿一支毛笔,以便随时切换。

父亲的春联写得龙飞凤舞,许多人看了都说好。其实,父亲的春联也就写那么几幅,什么“大门外青山绿水,家庭内孝子贤孙”、“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六畜兴旺年年旺,生猪满圈季季肥”、“烹煮三鲜美,调和无味羹”等,以至于全村家家户户张贴的春联成了一个模式。

王耀邦书写速度相当快,毛笔在他手中“唰唰”地飞舞,笔者看了一下表,发现他写一张“福”字平均耗时10秒左右,写一副七言对联,平均耗时不到40秒。

那些天里,父亲从早晨开始写,一直要写到晚上,家里的床上、凳子上、桌子上到处是晾晒的大红春联,闹腾得整个屋子红彤彤一片。有些不识字的人家来取春联,父亲就在上下联上用铅笔标注上记号,嘱咐人家别贴倒了。看人家取了春联喜滋滋走了,父亲就像是完成了一次作业,笑得很得意。

王耀邦告诉笔者:“每年春节前,都要写三四百幅,对联和‘福’字加起来,估计要有上千张。”

直到除夕那天,父亲才开始写我们家的春联。这天,贴完了我们家的春联,我还要去给村里的五保户张奶奶家贴,并送去一些糖块和年菜,张奶奶就乐得对我夸了又夸,夸得我心里美滋滋。

若羌县书法协会会长卢长会说:“作为一名最基层的文化工作者,在新年来临之际,我们开展写春联送春联活动,目的就是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让老百姓过一个红红火火的中国年。”

大年初一,父亲总喜欢到街上打逛,见了人一边热情地打招呼拜年,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家家门楣上的春联,他的神情,特有成就感。

据了解,此次写春联送春联活动,若羌县文明办、总工会邀请4名书法协会、民间书法爱好者,以“喜迎新春·楹联送祝福”为主题,以现场书写春联、免费赠送群众的方式传递浓浓年味,共送出春联1800余幅。

现在,尽管集市上有了风格不同、花样繁多的印刷春联,到了腊月二十,父亲依然铺开摊子写春联。村里人除了少部分人去买印刷春联,大多数的人家还是来请父亲写。父亲总说,不写春联好像就不是过年。乡亲们也说,不贴父亲写的春联好像就没有了年味儿。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泼墨闹新春若羌县开展写春联送春联活动,由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