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史 2019-10-05 08:1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中国史 > 正文

苏坟曾发生过灵异事件,两派较量或决定最高领

二郎神劈山救母

摘要: 这次大选不仅将决定未来四年伊朗内外政策走向,更有可能对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继任者人选产生影响,继而影响更长时期内的伊朗政治格局。伊朗现总统哈桑·鲁哈尼 视觉中国资料图原标题:伊朗大选丨改革派与保守派的较量或决定未来最高精神领袖人选伊朗第十二届总统大选投票周五拉开帷幕,包括现总统哈桑·鲁哈尼( Hassan Rouhani)在内的4名候选人将接受近6000万伊朗选民的选择。这是2015年7月伊朗核协议签署以来,伊朗举行的首次总统选举。外界不仅将这次选举视为对鲁哈尼过去四年执政成绩的一次检验,更将其视为伊朗改革派与保守派的一次较量。这次大选不仅将决定未来四年伊朗内外政策走向,更有可能对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继任者人选产生影响,继而影响更长时期内的伊朗政治格局。不过,以色列海法大学国际政治学博士研究生王晋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对外界而言,伊朗此次总统大选的一个重要意义是通过大选观察伊朗民心以及未来四年伊朗外交走向。改革派与保守派的较量在投票前数日,改革派与强硬保守派都已迅速完成了力量整合。5月16日,改革派候选人、现任第一副总统贾汗吉里(Eshaq Jahangiri)宣布退出竞选,号召伊朗民众投票支持现总统鲁哈尼。此前一天,保守派候选人、德黑兰市市长卡利巴夫(BagherGhalibaf)也宣布退出选举,并转而支持强硬保守派总统候选人、前司法部副部长易卜拉欣·莱希(Ebrahim Raisi)。如此一来,4月20日获得总统候选人资格的6人中,只剩同属改革派的鲁哈尼与前副总统穆斯塔法·哈希米-塔巴(Mostafa Hashemi Taba),以及同属强硬保守派的莱希与原总统顾问穆斯塔法·米尔萨利姆(Mostafa Mirsalim)。按照伊朗的选举规则,5月19日的投票如果没有人获得半数以上的选票,则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将进行第二轮投票。据报道,第二轮投票安排在5月26日。尽管目前仍有四名总统候选人,而鲁哈尼真正的对手或许只有一个——莱希。四年前,鲁哈尼以50.3%的支持率在第一轮投票中拔得头筹,直接当选伊朗总统。如今,鲁哈尼正面临着莱希的强大挑战。伊朗学生民调机构(ISPA)5月7日、8日所做的民调显示,鲁哈尼以42%的支持率远远超过莱希27%的支持率,但随着有25%支持率的同属强硬保守派阵营的德黑兰市市长卡利巴夫的退出,部分选民势必可能转而支持莱希。如此一来,莱希与鲁哈尼的支持率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缩小。事实上,根据IPPO民调公司5月17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莱希与鲁哈尼的差距的确正在缩小。尽管鲁哈尼面临莱希的有力竞争,但是外界仍然认为鲁哈尼连任的机会非常大。特别是考虑到改革派在去年2月的议会选举中占据上风的结果,说明鲁哈尼政府仍然得到了伊朗民众主流的支持。去年议会选举中,改革派获83席,保守派获78席。此外,同样属于保守派的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Khamenei)近期的表态也值得注意。就在大选前不久,哈梅内伊对鲁哈尼接连提出批评。哈梅内伊倡导“抵抗经济”(resistance economy),及更多的致力于增加国内生产,降低进口。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几星期前针对鲁哈尼试图吸引外资的努力,哈梅内伊表示“候选人应该承诺不要盯着国外”。而在几天之后,哈梅内伊又对鲁哈尼有关伊核协议的言论提出直接批评。鲁哈尼称其对西方的缓和政策使得战争威胁消退,而哈梅内伊在推特上针锋相对地表示,“是人民在政治舞台上的存在,从这个国家消除了战争的阴影。”结果影响伊朗政治格局?此次总统选举之所以受到广泛的关注,不仅因为它将决定未来数年改革派和保守派谁将主导伊朗政治,也因其可能对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未来的继任者人选产生重要影响。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今年已经78岁,2014年接受前列腺手术后,有关其继任者的猜测越来越多。英国《卫报》指出,此次总统大选有可能对下一任最高精神领袖的竞争发挥决定作用,对一代伊朗人产生影响。半岛电视台则直接表示,此次大选将决定未来伊朗的最高领袖和改革运动。虽然伊朗最高领袖是由专家委员会推选产生的,但是总统在最高领袖继任者这个问题上任然能够重要的作用。1989年伊朗前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去世时,现任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正担任总统一职,他被专家委员会推举为霍梅尼的继任者成为伊朗第二任最高精神领袖。“根据伊朗1979年以来仅有的一次最高精神领袖更替来看,哈梅内伊就是由总统变为精神领袖,因此伊朗总统归属也就可能成为下一任的精神领袖。”王晋对澎湃新闻表示。实际上,鲁哈尼的对手莱希被认为其政治野心远非仅仅是赢得总统大选而已。早在去年伊朗的一些媒体就宣扬莱希有望成为哈梅内伊的继任者。而同属保守派的哈梅内伊也曾称赞莱希“值得信任,经验丰富”,这也令许多人猜想他可能成为哈梅内伊的接班人。不过,如果莱希输掉此次总统大选,那么则有可能断送他成为最高精神领袖的机会。《卫报》表示,尽管在伊朗政治体制内有许多限制,但是民众支持对于领袖仍然极端重要。《卫报》援引一名德黑兰大学教授的话说,“如果你输掉总统大选你就没法成为最高领袖。”王晋则表示,最高领袖的人选还很难确定,尤其是考虑到哈梅内伊身体状况,以及伊朗国内政治力量对比,这其中变数很大。“只能说存在下一任总统会有提升自己(成为)最高精神领袖的可能性,但是不能确定。”经济不如意拖累鲁哈尼鲁哈尼在过去四年的执政成绩可圈可点。在这位温和改革派总统的带领下,2015年7月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达成了历史性的全面解决伊朗核问题的协议,成为伊朗与西方国家改善关系的转折点。不过伊核协议的成功并没有为伊朗迅速带来预想中的经济利益。彭博社此前报道,虽然经济学家普遍认为,鲁哈尼将通胀率从30%的高峰降到一位数、伊朗石油产量从每天280万桶猛增至每天380万桶“令人印象深刻”,但保守派仍然有理由赢得胜利,因为伊朗经济形势依旧趋紧。伊朗国内的失业水平仍然很高。据半岛电视台伊朗目前的失业率高到13%,有近三分之一的年轻人没有工作。半岛电视台表示,失业问题将成为本次大选中的一个中心问题。“鲁哈尼确实尽力了,但是难以改变现状。”王晋表示,鲁哈尼的思路是对外开放,希望通过伊核协议同美国改善关系,然后引入外资尤其是西方的技术和资本。“不过过去四年看,由于美国制裁还在,西方国家对于重新回归伊朗市场并不热情。”经济上的乏善可陈,都成了保守派攻击鲁哈尼的借口。据《德黑兰时报》报道,在此前三场电视辩论中,三名保守派候选人指责鲁哈尼政府未能有效提升就业,并缺乏财政的透明度,导致经济增长未能达到预期水平以及腐败现象。莱希指出如能当选将向有需要的民众提供三倍的福利支持,卡利巴夫则承诺将创造500万个就业机会。不过,保守派虽然指责鲁哈尼在经济领域的表现,但是保守派也并没有提出更加合理的经济政策。据《德黑兰时报》报道,本月早些时候就有数十名伊朗经济学家发表公开声明,敦促国民支持现任总统鲁哈尼连任。这些经济学家对对保守派候选人的施政纲领持保守态度,警告如果保守派候选人当选下一任总统,将导致通货膨胀,并扩大贫富差距。“无论谁上台,都要面对伊朗国内高失业率,经济发展窘境,环境问题(沙尘暴,水资源枯竭),”王晋评论说,“从大选电视辩论看,外交议题比重很少,大家都集中在经济议题,所以无论谁上台,都需要做好经济问题。”

战后的西班牙

常言道:落叶归根。尤其是在更加遵循传统的古代,如果没有赶上天灾人祸,以及无能为力的个人因素,人死一定要葬回祖坟的。

西班牙内战结束后,并未代表内部的屠杀和政治迫害就此结束。弗朗哥上台后,着手对于之前“共和国政府”的官员和支持者进行清算。直到1940年,弗朗哥监狱里还有40多万名政治犯。究竟有多少人在战后被清算,似乎谁也说不清楚。

但作为在“唐宋八大家”中占据三席的苏家,苏洵的两个儿子却没有下葬至祖坟,兄弟俩也没有埋在客死之地,而是跑到了河南莲花山。不仅如此,当地还有“苏坟夜雨”的灵异事件,这是怎么回事呢?

二战当中的西班牙

一、苏子的人生

弗朗哥宣布西班牙内战结束后,德国开始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拉开帷幕。弗朗哥要效仿德意的模式,尤其是意大利的工联主义。似乎西班牙与德意越走越近,马上就要加入到世界大战当中。

不得不说,苏东坡的命运不错。在学堂军事化的高压管理之下,在父亲言传身教的氛围之中,苏东坡不仅打下了夯实的文化基础,还比同龄人更具备文学修养,他的弟弟也是这般。

但是在最为关键和重要的时刻,弗朗哥做出了坚决的选择,把西班牙置身于世界大战之外。希特勒为了拉拢弗朗哥,主动提出援助西班牙攻打直布罗陀。但是弗朗哥以国家刚刚结束内战,需要大量财力回复国家元气为由,拒绝了希特勒。虽然希特勒转而变为威胁,但是弗朗哥展现了刚毅的军人一面,使希特勒没有达到目的。1941年,弗朗哥象征性的支援了德国4万多名志愿展示,1944年又撤回了这支部队。这是二战期间,西班牙对德国最大的支持。

在那个把文人、士子捧上天宋朝,“学而优则仕”是最完美的出路。但步入仕途的苏东坡显然没有做好当官的准备,打起了政治上最忌讳的“十三不靠”。改革派上台,他就攻击改革派;保守派上台,他又抨击保守派。所以王安石和司马光这两个政治上的死对头对于苏东坡的看法却是出奇地一致——老苏这人太讨厌了!

1942年,盟军发起北非战役,而直布罗陀是决定盟军能否登陆北非的一个重要地点。弗朗哥再次以沉默表达了中立的态度,使盟军顺利登陆北非。二战期间,弗弗朗哥还收留了大量的犹太人,帮助法国人通过西班牙进入北非战场,帮助美国拯救被法西斯迫害的科学家和艺术家。尤其在1943年以后,弗朗哥越来越偏向于盟军,并与希特勒周旋,没让德国人踏进西班牙一步。

图片 1

二战后的西班牙

二战结束后,弗朗哥本来想利用自身对盟军的支持,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但是1946年,在法国的坚持下,西班牙仍被排斥在国际社会排斥。虽然西班牙受困于国际环境,但是他还没有自我封闭。他尝试着通过发展旅游解决当时的经济问题。但是开放与否,决定权在弗朗哥的手里。因为开放能够给西班牙带来生机,也会对弗朗哥的统治造成冲击。但是弗朗哥选择了开放。

随后,西班牙以飞快的速度回到国际社会。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西班牙经济得到恢复,社会环境和整治环境都逐渐放松。但是弗朗哥独裁政治制度仍是西班牙返回欧洲的一个重要障碍。弗朗哥稳定统治的方式是不让任何异己有组织起来的机会,禁止任何反对党的存在。虽然国际社会不认同西班牙,但是弗朗哥并没有因此而产生怨恨,他在寻求一切机会回到国际怀抱当中。虽然他的统治是独裁的,但是在经济上他又是开放的。1953年,西班牙和美国恢复外交,西班牙开始回到国际社会主流当中。

后弗朗哥统治时期的西班牙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弗朗哥已经统治西班牙三十年,但是经济的开放和政治的独裁之间的矛盾并没有得到改善。1969年,弗朗哥做出两个重大的决定。弗朗哥正式宣胡安·卡洛斯为未来的西班牙国王,这个决定完善了传统的政治格局。第二个决定是自己退居二线,把大权交给自己选定的接班人布兰科。

经历过血腥变革的弗朗哥深知“大变化”的残酷,所以他总是小心翼翼甚至是畏惧。但是西班牙在世界大的潮流中还是在发生着悄然的变化。例如西班牙通过的取消预先审查制度的新闻法,使西班牙媒体自由更进一步,而八十岁左右的弗朗哥同意了这一做法。

布兰科当政的后弗朗哥时期,西班牙内部政局也在动荡,保守的统治者已就对改革派紧盯死守。于是此时的西班牙逐渐形成一种想法,就是在现有政治体制框架下实现改革。这是一种温和的改革态度。这个时期是开明的改革派要求保守派进行变化和放弃一步记得利益的时候,也是西班牙最为危险和重要的时刻。这一时刻,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间的矛盾也体现在社会活动当中。罢工潮此起彼伏,但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1973年布兰科成为西班牙总统,半年之后被巴斯克激进组织炸死。

弗朗哥又在布兰科内阁中选定纳瓦罗作为继任者。而纳瓦罗也是一个改革派。此时,西班牙局势岌岌可危。纳瓦罗上台以后,推出了一个谨慎的改革,包括市长和地方官员由选举产生,而不是政府任命。但是他的改革仍旧受到弗朗哥的约束。

此时,弗朗哥年事已高,他依赖保守派和军内将领来维持他的权威,所以当改革派和保守派发生僵持的时候,保守派总是能够得到弗朗哥的支持,改革便受到阻碍。

1975年11月20日,弗朗哥去世,消息传出的那一刻,整个西班牙都送了一口气。在弗朗哥直接或者间接统治西班牙的这四十年当中,西班牙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经济上回归到世界经济体系当中,社会文化的自由度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民主进程已在一直推进,为未来的西班牙变化打好了基础。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苏坟曾发生过灵异事件,两派较量或决定最高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