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史 2019-11-29 17: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中国史 > 正文

www.649.net中国正在改变世界物流格局,玩具等出口

www.649.net 1

在非洲待了10年 日本人感叹:中国正在改变世界物流格局

2019-05-23 11:40 133次浏览

www.649.net 2

南非德班,自1497年达伽马开辟新航路被发现以来,已经成长为连接欧洲和亚洲的海湾城市。笔者是一名管弦乐团的指挥,从在这座印度洋沿岸城市的第一次演出至今,已经过去了10年。每年巡演时,都会经过德班的港口,见证它的巨大变化。

现在的德班是非洲大陆上最大的港口城市。尤其在索马里海盗肆虐的时候,选择南非航路的船舶越来越多。装有大型集装箱的船舶挤靠在德班的港湾。在日本港口没有见过的如此巨大的集装箱船。事实上,在日本没有可以停靠这些巨大船只的港口,货物只能通过像上海、釜山这样的枢纽港口中转卸货才能运进日本。

1980年代,日本神户港的集装箱交易量占世界第四,发挥着亚洲枢纽港口的作用,但是,近年来,集装箱船只体积越来越大,日本错过了这一发展趋势。据2015年国土交通省的调查,集装箱交易量的港口排名中,日本的名古屋港口居国内首位,世界第19位,而中国的上海港居世界首位,货物总交易量是名古屋港的3.7倍。

在过去的十年间,笔者见证了快速发展的中国国际贸易。起初,在德班港停留的多为欧美公司的船只,但很快,中国公司的船只开始抢夺市场。现在,德班港口停留的基本是中国公司的船只。在与驻南非的日本公司的社员们一起用餐时,笔者曾告诉他们:“照这个速度,日本会被中国追上的。”在场的人都嗤之以鼻。事实上,中国发展的速度比想象的还要快。2011年,中国超过了日本,GDP位居世界第二位,并且保持到了现在。

当时,在经济中心约翰内斯堡的旅馆里挤满了中国人。在日本还在为南非的安全状况担忧,畏缩不前时,中国的发展足迹已经遍布整个非洲了。港湾货物交易量的世界排名数据也可以证明这一事实。2000年的排名为:新加坡、鹿特丹、南路易斯安娜、上海、香港,欧美国家的港口位居前位;而到了2015年,排名变为了上海、新加坡、青岛、广州、鹿特丹。中国的港口贸易发展迅速,15年间,世界的物流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

笔者作为乐团的指挥,在这10年间深切地感受到了两个国家的变化。南非和中国同为金砖国家,这十年间,两国的经济发展较快,居民生活安定。而音乐事业超越人种和性别,在南非不断发展。这周的工作是南非“妇女节”音乐会的演奏。(联合国规定妇女节是3月8日,但在南非,“国民妇女节”是8月9日)

目前,由于亚洲出口南非的货物流量和南非出口亚洲的货物流量呈不对等现象,南非集装箱运输进出口随之也因此“冷热失调”. 亚洲——南非装得满当当 联合经营航线是亚洲-南非贸易集装箱运输市场的一大亮点,例如在2005年第二季度初开通每周一班的亚洲-南非-南美洲东海岸钟摆服务航线.该航线是由法国达飞、南美航运等远洋承运人通过各自分别派船和相互租赁箱位等形式合伙经营,这条新建成的航线挂靠韩国釜山,中国上海、宁波、赤湾和香港、巴生,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和桑托斯等港口,从互相拼死竞争转变为密切合作,该联合航线充分利用运力,最大限度降低了集装箱运输经营管理成本,合伙经营的远洋承运人各自按照协议规定和合伙资本的比例分成. 据英国伦敦2005年5月份出版的国际集装箱化媒体报道,2004年从亚洲出口至南非的集装箱运量为32.5万标准箱,相较上一年增长了大约30%,其运量在2005年持续强劲增长,估计可能激增到6.5万标准箱.与此同时,各大远洋承运人继续扩大其集装箱船队,贸易集装箱船队的运输能力在2005年第一季度增长21%.进入2005年第二季度,远洋承运人所经营的亚洲到南非的每一艘集箱船现在几乎都是满载. 其原因是,从亚洲国家,尤其是从中国出口到南非的集装箱贸易量突飞猛进,不断增长.亚洲出口到南非的货物用标准箱或者40英尺集装箱运输的主要是日用消费品,如电子器材、玩具、纺织品和其它高消费品,其中,主要出口国家是中国. 集装箱货物从亚洲国家出口到南非的卸货港是南非的德班港(Durban),其集装箱进口量相当于南非年均进口总量的70%,德班港是南非的重要进口门户,其次是开普敦和伊丽莎白港,南非的主要进口商,托运人和零售批发商在这些个港口都有常驻代表,配送中心或者办事处.南非附近的许多国家,如津巴布韦、莱索托、斯威士兰的进口贸易集装箱货物大多喜欢从德班等南非港口转运. 南非——亚洲船载空荡荡 但是从南非出口到亚洲的集装箱运量仍然低迷,致使亚洲和非洲之间的北向和南向航线集装箱设备用量出现严重不平衡,目前在德班港的20英尺空箱,尤其是40英尺干货空箱堆积如山,这些导致亚洲与南非之间的南向和北向航线在集装箱收费方面的差距十分鲜明.非洲进口集装箱运输的走俏,导致从中国到德班港每只标准箱运费为2000~3000美元,而出口方向的则仅仅为800美元,甚至更低.不过从南非出口到亚洲的40英尺冷藏箱的运费很高,达到4000美元(其中包括附加费).分析该现象形成的原因就是,从南非出口的货物大多是用标准箱装运的初级加工产品,其中不乏钢材、铝锭、纸浆、化工品、矿砂和铁合金产品,客户需求量相对固定而且比较有限,而南非出口的细加工产品不多,所以运量难以大幅提升.至于为何南非出口到亚洲的40英尺冷藏箱的运费很高,则是因为从开普敦和德班出口、用40英尺冷藏箱装运的南非水果如苹果,梨和柑橘等等,近年来增长不少. 据了解,截至2004年底,服务于亚洲和南非之间的集装箱化贸易班轮公司有25家,其中主要远洋承运人是地中海航运、马斯基海陆、长荣、汉堡南方、日本邮船、大阪三井、铁行渣华、法国达飞、川崎汽船等等,主要航线14条,其主要挂靠港口大多是中国上海、韩国釜山、日本名古屋、中国香港、新加坡、斯里兰卡的科伦布、南非的德班、开普敦和伊丽莎白等港. 为此,日本邮船(NYK)常驻南非德班港代表坂本先生认为,由于亚洲出口到南非的集装箱运量远远超过南非出口到亚洲的运量,所以经营亚洲和南非航线的每一个远洋承运人目前所遇到的挑战就是:调运集装箱设备成本居高不下,此外,每一个远洋承运人必须继续增加从亚洲到南非的南向航线的运力,提高其在亚洲-南非集装箱运输市场中的份额.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与亚洲出口到南非的集装箱贸易航线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其它与南非相关的贸易航线,如美国到南非,北欧到南非的集装箱贸易航线相对清淡得多,其2004年集装箱贸易运量增长率仅仅在10%~12%,不到亚洲至南非贸易航线集装箱运量的一半.

南非德班,自1497年达伽马开辟新航路被发现以来,已经成长为连接欧洲和亚洲的海湾城市。笔者是一名管弦乐团的指挥,从在这座印度洋沿岸城市的第一次演出至今,已经过去了10年。每年巡演时,都会经过德班的港口,见证它的巨大变化。

现在的德班是非洲大陆上最大的港口城市。尤其在索马里海盗肆虐的时候,选择南非航路的船舶越来越多。装有大型集装箱的船舶挤靠在德班的港湾。在日本港口没有见过的如此巨大的集装箱船。事实上,在日本没有可以停靠这些巨大船只的港口,货物只能通过像上海、釜山这样的枢纽港口中转卸货才能运进日本。

1980年代,日本神户港的集装箱交易量占世界第四,发挥着亚洲枢纽港口的作用,但是,近年来,集装箱船只体积越来越大,日本错过了这一发展趋势。据2015年国土交通省的调查,集装箱交易量的港口排名中,日本的名古屋港口居国内首位,世界第19位,而中国的上海港居世界首位,货物总交易量是名古屋港的3.7倍。

在过去的十年间,笔者见证了快速发展的中国国际贸易。起初,在德班港停留的多为欧美公司的船只,但很快,中国公司的船只开始抢夺市场。现在,德班港口停留的基本是中国公司的船只。在与驻南非的日本公司的社员们一起用餐时,笔者曾告诉他们:“照这个速度,日本会被中国追上的。”在场的人都嗤之以鼻。事实上,中国发展的速度比想象的还要快。2011年,中国超过了日本,GDP位居世界第二位,并且保持到了现在。

当时,在经济中心约翰内斯堡的旅馆里挤满了中国人。在日本还在为南非的安全状况担忧,畏缩不前时,中国的发展足迹已经遍布整个非洲了。港湾货物交易量的世界排名数据也可以证明这一事实。2000年的排名为:新加坡、鹿特丹、南路易斯安娜、上海、香港,欧美国家的港口位居前位;而到了2015年,排名变为了上海、新加坡、青岛、广州、鹿特丹。中国的港口贸易发展迅速,15年间,世界的物流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

笔者作为乐团的指挥,在这10年间深切地感受到了两个国家的变化。南非和中国同为金砖国家,这十年间,两国的经济发展较快,居民生活安定。而音乐事业超越人种和性别,在南非不断发展。这周的工作是南非“妇女节”音乐会的演奏。(联合国规定妇女节是3月8日,但在南非,“国民妇女节”是8月9日)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www.649.net中国正在改变世界物流格局,玩具等出口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