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史 2019-12-09 04: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49.net > 中国史 > 正文

我国正研发天地往返飞行器,2020年我国将进行两

中国载人空间站进展如何?中国人会登上月球吗?美国“龙”飞船运送“中国货”释放什么信号?6日在北京开幕的2017年全球航天探索大会上,中国进入太空第一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副主任杨利伟就载人航天领域的热门问题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

我国正在研发水平起降、可重复使用天地往返飞行器,并已完成发动机等多项关键技术地面试验,取得显着进展。在此间举行的2017年全球航天探索大会上,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刘石泉透露上述信息。

载人空间站的建设阶段,我国将进行4次以上的载人飞行任务。杨利伟6日在北京举行的全球航天探索大会上表示,2020年我国将进行两次载人飞行任务。

作为中国航天事业发展重要的参与者和推动力量,近年来,航天科工集团在空间运输系统、微小卫星、空间有效载荷、空间信息应用等方面多点开花,取得了众多成果。

据介绍,我国发射首个核心舱到空间站完全建成,需十几次发射,其中最主要的发射有三次,即发射核心舱和先后发射两个实验舱,其中计划于2019年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发射载人空间站核心舱。若进展顺利,中国将于2022年前后建成载人空间站。

“在进入空间方面,性能可靠、成本受控的固体运载火箭研发有了新进展,今年已成功完成快舟一号甲、开拓二号甲两次火箭发射任务,快舟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也将于今年年底首飞,面向大规模组建星座的商业运载火箭‘班车化’应用有望成为现实。”刘石泉说,在空间返回方面,空间货物返回舱进展顺利,计划2019年搭载发射入轨进行验证。

空间站2022年前后将投入运营

刘石泉介绍,以高空太阳能无人机、临近空间浮空器和近地轨道卫星为平台,装载通信、遥感及导航增强载荷,开发相应的地面装备和空间信息应用产品,多层次构建信息网络,实现全域信息覆盖和局域信息增强。目前,无人机平台、临近空间浮空器、卫星平台及地面应用系统研制顺利推进,有望在2020年前后提供相应服务,实现良性可持续发展。

“随着我国空间实验室任务的圆满完成,我国载人空间站工程已全面启动。”杨利伟说,中国载人空间站计划到2022年前后完成在轨组装并投入运营,开展较大规模的空间科学实验与技术试验。

嫦娥四号将搭载4台国外载荷

杨利伟说,中国空间站基本构型包括核心舱和2个实验舱,采用对称T形构型,轨道倾角42度,高度340至450公里,设计寿命10年,额定成员3人,乘组轮换时最多可达6人,乘组一般在轨执行任务周期为半年。

中国计划于2018年发射的嫦娥四号,将搭载荷兰、德国等国低射频电探测仪等4台科学载荷,共同飞赴月球,探索宇宙科学奥秘。这有望成为世界上首个在月球背面着陆和巡视探测的航天器。

他说,空间站各舱段将由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货运飞船将由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发射;神舟载人飞船将由长征二号F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

记者在2017年全球航天探索大会中国专场全体会议上获悉,嫦娥四号任务已确定搭载荷兰低射频电探测仪、德国月表中子与辐射剂量探测仪、瑞典中性原子探测仪和沙特月球小型光学成像探测仪4台国际合作科学载荷。

杨利伟介绍,中国空间站在核心舱和2个实验舱上均配备了具有国际化标准接口的科学实验柜,用于开展各类空间科学实验,主要领域包括:空间生命科学与生物技术、微重力流体物理与燃烧科学、空间材料科学、微重力基础物理等。此外,还将研制发射2米口径的空间天文望远镜,可用于开展大规模、多色成像与无缝广谱巡天,为天文和物理科学前沿提供观测数据。

这4台国际合作科学载荷由中国探月工程总体单位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按照技术指标先进性、科学目标创新性等原则,面向全球征集,集中体现了各国在相关领域的技术优势,将有助于科学家获得月球空间低频电磁波环境背景分布变化信息,利用月表粒子实测数据精确分析月壤、岩石水含量,并有望解决月表能量中性原子和正离子等相关的国际前沿月球科学问题,开辟空间天文学探测研究的新疆界。

“龙”飞船送“中国货”释放积极信号

同时,利用月球背面区域可屏蔽地球无线电干扰等独特优势,各类科学载荷将共同实现月基低频射电天文观测与研究、月球背面巡视区形貌和矿物组分探测与研究、月球背面巡视区浅层结构探测与研究等方面的科学目标。通过发射月—地数据中继卫星,嫦娥四号任务将在国际首先实现地月之间的测控和数传中继通信。

6月5日,美国“龙”飞船往国际空间站送“中国货”。尽管受阻于美国国会2011年出台的“沃尔夫条款”,中国与美国官方的太空合作被“冷冻”,但“龙”飞船将中国独立设计的实验项目送向国际空间站,仍在释放一个积极信号,那就是航天探索国际合作仍有很大空间。

将进行四次以上载人飞行

杨利伟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在发展过程中,按照和平利用、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原则,与俄罗斯、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以及联合国外空司、欧空局等国际或地区航天机构,建立了稳定的合作框架,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合作。

在载人空间站的建设阶段,我国将进行四次以上的载人飞行任务。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副主任杨利伟6日在北京举行的全球航天探索大会上表示,2020年我国将进行两次载人飞行任务。

载人登月的预先研究正在进行

据介绍,我国发射首个核心舱到空间站完全建成,需十几次发射,其中最主要的发射有三次,即发射核心舱和先后发射两个实验舱,其中计划于2019年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发射载人空间站核心舱。若进展顺利,中国将于2022年前后建成载人空间站。

杨利伟说,中国的载人航天发展是立足于近地空间,并以此为根本向深空发展。中国人进入更远的深空,包括载人登月都是我们的发展方向。尽管目前我国载人登月尚未立项,但载人登月的预先研究正在进行,为未来任务储备技术基础。

杨利伟说,中国的载人空间站建成后,航天员驻留时间将延长至三个月到半年,还要完成大量的科学实验以及空间站的维护维修任务,这对航天员的知识储备和训练都提出新的挑战,比如航天员地面训练将用到虚拟现实的技术手段,帮助航天员在更真实的模拟太空环境中操作。

对普通人来说进入太空是否遥不可及?

杨利伟说,目前,航天员正在为载人空间站任务做准备。同时,我国将于2017年启动第三批航天员选拔,选拔的范围会扩大,不仅要从空军的飞行员中选拔出航天驾驶员,还要从航空航天相关技术的专业领域中选出工程技术人员担当航天飞行工程师。

杨利伟说,我们知道,1998年当时已77岁的美国宇航员约翰·格伦乘坐航天飞机上天,成为史上年龄最大的飞天者。2017年我国计划启动第三批航天员选拔,选拔的范围还会扩大,相信随着我国航天事业不断发展,未来普通人去空间飞行不是大问题。

空间站建设全面启动

关于是否还会进入太空,杨利伟说,目前还没有时间表,“但我现在还在参加训练,根据载人航天工作需要,时刻准备着。”“载人登月您愿意去吗?”记者问。“如果有机会,没有问题。”杨利伟说。

“随着我国空间实验室任务的圆满完成,我国载人空间站工程已全面启动。”杨利伟说,中国载人空间站计划到2022年前后完成在轨组装并投入运营,开展较大规模的空间科学实验与技术试验。

天地往返飞行器发动机等试验已完成

杨利伟说,中国空间站基本构型包括核心舱和2个实验舱,采用对称T形构型,轨道倾角42度,高度340至450公里,设计寿命10年,额定成员3人,乘组轮换时最多可达6人,乘组一般在轨执行任务周期为半年。

2017年全球航天探索大会上,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刘石泉则介绍,我国正在研发水平起降、可重复使用天地往返飞行器,并已完成发动机等多项关键技术地面试验,取得显着进展。

杨利伟介绍,中国空间站在核心舱和2个实验舱上均配备了具有国际化标准接口的科学实验柜,用于开展各类空间科学实验,主要领域包括:空间生命科学与生物技术、微重力流体物理与燃烧科学、空间材料科学、微重力基础物理等。此外,还将研制发射2米口径的空间天文望远镜,可用于开展大规模、多色成像与无缝广谱巡天,为天文和物理科学前沿提供观测数据。

“在进入空间方面,性能可靠、成本受控的固体运载火箭研发有了新进展,今年已成功完成快舟一号甲、开拓二号甲两次火箭发射任务,快舟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也将于今年年底首飞,面向大规模组建星座的商业运载火箭‘班车化’应用有望成为现实。”刘石泉说,在空间返回方面,空间货物返回舱进展顺利,计划2019年搭载发射入轨进行验证。

杨利伟说,中国的载人航天发展是立足于近地空间,并以此为根本向深空发展。中国人进入更远的深空,包括载人登月都是我们的发展方向。尽管目前我国载人登月尚未立项,但载人登月的预先研究正在进行,为未来任务储备技术基础。

刘石泉介绍,目前,无人机平台、临近空间浮空器、卫星平台及地面应用系统研制顺利推进,有望在2020年前后提供相应服务,实现良性可持续发展。

链接

第三批航天员选拔扩大到工程技术人员

杨利伟昨日介绍,中国的载人空间站建成后,航天员驻留时间将延长至三个月到半年,还要完成大量的科学实验以及空间站的维护维修任务,这对航天员的知识储备和训练都提出新的挑战,比如航天员地面训练将用到虚拟现实的技术手段,帮助航天员在更真实的模拟太空环境中操作。杨利伟说,目前,航天员正在为载人空间站任务做准备。

人类前往深空必然要有长时间的空间飞行,对航天员来说将面临哪些挑战?

“首先是时间长,比如人要去火星,往返就需要八九百天的时间;其次是狭小空间给人带来的生理和心理压力;再一个是技术,怎样给航天员提供安全的环境。此外,还需航天员掌握丰富的深空探测知识,来面对未知的环境。”杨利伟说。

空间站时代需要什么样的航天员?新时代的航天员需要具备哪些素质?杨利伟介绍,我国将于2017年启动第三批航天员选拔,选拔的范围会扩大,不仅要从空军的飞行员中选拔出航天驾驶员,还要从航空航天相关技术的专业领域中选出工程技术人员担当航天飞行工程师。

杨利伟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分析过相关问题。他表示,在空间站中,科学实验大大增多,需要航天员有更多的知识储备,“过去我们第一批航天员都是本科生,从现役空军飞行员中选拔,而现在会更多从工程角度考虑,增加飞行工程师、载荷专家,从地方、社会上选拔工程师和科研人员,大都需要研究生以上学历。”

新型航天员的选拔与训练标准也进行了调整,身体素质方面的要求也许不如第一二代航天员那么严格,但需要有更稳定的心理承受能力,以及长期在狭小空间高负荷工作的忍耐力,对慢性病的检查也更加严格。

从身体上看,航天员像飞行员一样,不仅要健康而且要完美,“骨折过的就不选了,阑尾炎手术能容忍,但胸部做过任何手术不行。如果近视了就很难选上,因为进入太空载荷大,很容易视网膜脱落。”杨利伟说。

杨利伟说,航天员队伍的建设规模主要取决于执行飞行任务的密度、培养训练周期,以及飞行任务对乘组的基本要求等因素。初步计划,每间隔4年左右,选拔一批航天员。

杨利伟介绍,新一批航天员会选拔10到12名,其中女性为两名左右。从国际惯例上来说,各国女航天员的比例都比较小,而且未来空间站的工作科研任务负荷大,有长时间出舱任务,重体力活动多,不一定适合女性。

相关

嫦娥四号明年探月将搭载4台国际探测仪

记者从昨天召开的2017年全球航天探索大会中国专场全体会议上获悉,嫦娥四号任务已确定搭载4台国际合作科学载荷,计划于2018年实施发射,有望成为世界首颗在月球背面着陆和巡视探测的航天器。

嫦娥四号将搭载的4台国际合作科学载荷分别是:荷兰低射频电探测仪、德国月表中子与辐射剂量探测仪、瑞典中性原子探测仪、沙特月球小型光学成像探测仪。昨天,中国国家航天局向相关的4个国家航天机构颁发了“中国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国际合作伙伴”纪念杯。这些科学载荷是由中国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面向全球征集的,集中体现了各国在相关领域的技术优势,将有助于科学家获得月球空间低频电磁波环境背景分布变化信息,利用月表粒子实测数据精确分析月壤、岩石水含量,并有望解决月表能量中性原子和正离子等相关的国际前沿月球科学问题,开辟空间天文学探测研究的新疆界。

嫦娥四号将成为世界首颗在月球背面着陆和巡视探测的航天器。据国家国防科工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利用月球背面可屏蔽地球无线电干扰等独特优势,各类科学载荷将共同实现月基低频射电天文观测与研究、月球背面巡视区形貌和矿物组份探测与研究、月球背面巡视区浅层结构探测与研究等方面的科学目标。同时,通过发射月—地数据中继卫星,嫦娥四号任务将在国际首先实现地月之间的测控和数传中继通信。

近年来,中国国家航天局积极贯彻“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推进空间领域国际合作,先后与欧洲空间局、俄罗斯、巴西、法国、意大利、阿尔及利亚、阿根廷等国家及国际组织建立双边航天合作机制,签署一系列合作大纲,明确在空间科学、空间技术、空间应用等领域,特别是在深空探测方面加强交流与合作。今后,中国将更广泛地与各航天国家共商空间探索大计、共建合作平台、共享探测成果。在月球探测、火星探测、载人航天、空间环境探测等领域积极开展国际合作,和平探索开发和利用太空。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国正研发天地往返飞行器,2020年我国将进行两

关键词: